茅山捉鬼人第二百四十五章 肉尸,茅山捉鬼人第245章 肉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肉尸
这问题,自然没人能回答,只好先搁置下来,叶少阳面向女鬼,厉声问道:“姓氏名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不说老实话,我立刻让你魂飞魄散!”
  
  那女鬼一言不发,长发遮脸,双手垂在身前,一动不动。
  
  叶少阳顿时感到不解,魂飞魄散,对一只鬼来说,是最惨的结果,虽然几百年后还能聚魂,但一身修为算白费了,所以鬼魂一旦被人制住,听说这句话,就算不求饶,也一定会有恐惧的表现,但面前这只鬼却毫无反应,难道真的不怕死到这个地步?
  
  连小马也感到奇怪,说道:“这鬼怎么没反应,不会是聋子吧?”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鬼哪有聋子,除非是魂魄不全,被封了天听,不过自己能感知到,这个鬼魂魄齐全,又尝试了几次跟她对话,还是没有回应,皱眉思索起来,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取出一张灵符,手蘸朱砂,飞快的画了几道,贴在女鬼额头上,念了一遍咒文,大叫一声:“破!”
  
  一股鬼气,从女鬼身上震荡而出。叶少阳急忙来到她的侧面,往后一看,立刻深吸了一口气,果然,女鬼身后,有七根红绳,穿进她体内七大鬼穴中,绷得直直的,那一头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被树木所挡,看不到来源。
  
  “七绳定魂!”叶少阳惊叫一声,当即抽出灭灵钉,对着七根红绳斩去,那女鬼却忽然向后飞去,速度极快,避过灭灵钉,同时挥舞双臂,附近的樱花树立刻一阵剧烈摇晃,樱花漫天飞舞,挡住了叶少阳的视线。跪求百独一下
  
  叶少阳一剑下去,将凝聚在樱花上的鬼气震碎,樱花簌簌落下,叶少阳举目望去,早已经没有那女鬼的影子。
  
  “女鬼呢?”小马问道。
  
  “被拉回去了。”
  
  “谁拉的,拉回哪里了?”
  
  叶少阳没有回答,对这件事,他虽然有一些推测,但在得知真相之前,还是不要瞎猜的好。
  
  叶少阳手持七星龙泉剑,继续在樱花园走迂回前进,小马二人跟在后面,小马突然一拍脑门,说道:“我看那妹子呸,那女鬼的打扮,很像是学生啊,会不会就是小慧的表姐?”
  
  叶少阳心中一动,之前女鬼刚被拉走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小马接着遗憾的说道:“可惜没看到她的正脸,不然回去跟小慧描述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了。”
  
  叶少阳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遗憾,反正这是最后一个鬼阵,所有一切都在这了,或许不久之后,自己就能找到一切谜团的真相。
  
  想到这,内心也是生出几分兴奋,加快脚步走去。
  
  几分钟后,三人走出樱花园,抬头看去,对面是一座山崖,山崖与樱花园之间,有一小块空地,中间有一座高大的陵墓,用水泥石台圈起来,墓前竖立着一块大理石碑,上面写着墓主的姓名,是一个叫马杜源的人。
  
  “这里埋的,肯定是马家的长辈,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老郭说道,绕到墓碑背面,突然惊奇的“咦”了一声,“小师弟,你过来看看!”
  
  叶少阳立刻走过去,坟墓的后面,有一口水井,井口砌成八角形,井水很满,一直漫到井沿上。
  
  “水好清啊,”小马蹲下去,好奇的想要掬一捧水看看。
  
  叶少阳立刻拉住他,瞪眼道:“你找死是不是,七奶奶就在下面!”
  
  “什么!”小马和老郭都吓了一跳,连退好几步,怔怔地看着叶少阳。
  
  叶少阳没理会他们,他们趴在井边,朝水中看去,见井壁只有两三米深,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水中空间,其中氤氲缭绕,看不透彻,水下……好像有一棵树?
  
  用念力感知了一下,水井周围的空间,只有淡淡的阴气,没有一丝鬼气和妖气,这反而更加证明了自己的推断,不过……为什么会有尸气?
  
  叶少阳转过身,打量了一会那方坟墓,说道:“这下面的尸体,有问题。”
  
  小马立刻问道:“什么问题?”
  
  叶少阳只想着尸体的事,随口说道:“说不清楚,得挖出来看看才知道。”
  
  一抬头,看到小马手拿工兵铲走过来,插在坟堆上,就要铲土,立刻跟老郭一起把他拉住。
  
  “卧槽,你疯了!”叶少阳骂道。
  
  小马眨着眼睛,“怎么了啊,你不是要我挖坟吗?”
  
  “我就是那么一说,特么的,你敢挖马家的祖坟,你不要命了!”
  
  “我……”小马这时才回过神来,嗫嚅道:“你不是说尸体有问题吗,万一是僵尸什么的,咱们帮着灭了,对他家也有好处吧?”
  
  叶少阳斥道:“什么好处!你跟人家说的通吗,我见到马承,跟他说我掘他家祖坟的时候发现他祖宗变僵尸了,被我好心给灭了,你说他会不会砍死我?”
  
  老郭也上前训斥小马乱来。
  
  小马挠了挠后脑勺,道:“不能挖坟,那怎么验证尸体出了什么问题?”
  
  “当然有办法。”
  
  叶少阳说完,取出一张空白灵符,用朱砂画了几笔,做成试冤符,然后从坟头上拔下最长的一根草,包在试冤符里,双手握住,凑近嘴边,默念了一遍咒文,然后对着试冤符吹了一口气,打开来,只见那根草居然萎缩成了一堆焦灰。
  
  叶少阳用手指沾了一点,伸进嘴里尝了尝,小马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说道:“啥味儿?”
  
  叶少阳看了老郭一眼,道:“肉尸。”
  
  “肉丝?”小马怔住,“这东西还能吃出肉丝的味道?”
  
  叶少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要打岔了!我这说正事呢!”
  
  小马撇了撇嘴,不做声了。
  
  老郭听见“肉尸”二字,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道:“果然是九爻之数啊,九爻拱月,这口井,就是月-?”
  
  叶少阳点点头,走到那面山岩前,仔细观察了一下,虽然是峭壁,但也并不是完全平整,叶少阳一直看上去,推测和牢记住每个可以落脚的位置,然后撸起袖子,敏捷的攀爬起来。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