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夜鬼来访3,茅山捉鬼人第286章 雨夜鬼来访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夜鬼来访3
“庄小姐,昨晚,那个厉鬼还缠着你吗?”叶少阳突然想起这件事,问道。
  
  “没有,自从叶先生来,再也没有那种有人在身边窥视的感觉了,睡觉也很安稳。”庄雨柠发自内心的赞道,“真是多亏叶先生了。”
  
  叶少阳让她把护身符取下来,托在手中,用罡气感知了一下,发现鸡血石里的鬼气又浓郁了一分,心中一动,昨晚上,那鬼童还是来了!而且没有放弃对护身符的侵蚀,心中虽然吃惊,但事情毕竟是在按照自己预计的发展下去,所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为了不让庄雨柠紧张,他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看着外面狂暴的雨幕,对庄雨柠道:“下雨天阴气最重,今晚你小心一点。”想了想,伸手去抓庄雨柠的手。
  
  “叶先生,你……”等庄雨柠反应过来,手已经被他抓住了。叶少阳也没多说,从腰带里取出一支朱砂笔,在她手心画起掌心雷。
  
  庄雨柠这才反应过来,静静的看着他低头专注的神情,又感受着自己的手被他握住的温度,心中滑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道掌心雷,你不要洗掉了,万一到时候出什么意外,我没来及赶到,你就对着手掌哈一口气,然后往鬼身上拍,能暂时把它逼退。”
  
  庄雨柠摊开手掌,看着掌心的双鱼图案,惊奇的说道:“为什么要哈气,什么原理?”
  
  “这掌心雷是用阳气激发的,所以普通人也能用,阳气从命灯出,人只有三盏命灯,所以你只能用三次,非到关键的时候不要使用。”
  
  庄雨柠道:“三次之后怎么办?”
  
  叶少阳笑了笑,说道:“你在用尽三口气之前,我肯定会赶到的。”
  
  大雨两个小时之后才停,但是天色灰暗,这种天气显然不适合出去玩,三人只好仍然呆在家里,庄雨柠弹起了钢琴,叶少阳虽然不懂音乐,但还是从悠扬的琴声中听出了一丝烦恼和忧郁,不知道是曲子的本意,还是她心情的作用。
  
  晚上吃完饭,叶少阳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画符,一直画到深夜,突然眼前一黑,停电了,心中一惊,急忙来到阳台,伸头看了看别的楼房,也都漆黑一片,这才放下心来,猜测大概是暴风雨之后,电线出现什么问题了,大半夜的肯定也没人来修了,只好把门窗关紧,上床睡觉。
  
  在他睡下不到半个小时,大雨又下了起来。
  
  咔嚓一道闪电,把庄雨柠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摸到手机看了一眼,凌晨十二点半,窗外风雨交加,拍击在玻璃窗上,发出一种有节奏的诡异的声音,庄雨柠立刻感到一阵紧张,伸手去开灯,结果没亮。
  
  停电了?
  
  庄雨柠顺手从床头摸到了电视遥控器,按下电源键,想检验一下是真的停电还是电灯或开关烧掉了,结果等了几秒钟,电视亮了起来,出现一片雪花点。
  
  庄雨柠愣了一下,信号不好?可这是网路电视啊,又不是闭路电视,就算没信号也不会出现雪花点这种古老的东西啊?
  
  就在她分神的工夫,电视屏幕一点点亮了起来,出现画面,庄雨柠松了口气,一时间失去睡意,也不去管什么雷雨天不能使用电器的常识,靠在床头,等着屏幕一点点变的清楚起来:
  
  画面是黑白的,昏暗的天空下,一行人打着灯笼,走在一条山脊上,画面质量很低,镜头又拉的比较远,看不见这些人的脸,只能通过形体和头发长度判断,有男有女。
  
  其中有几个人吹着唢呐一样的乐器,一股哀乐,通过电视机的音箱传出来,听的人毛骨悚然,庄雨柠赶紧换台,结果屏幕上还是黑白影像,似乎还是刚才那几个人,抬着一口棺材,正在挖坟下葬,庄雨柠赶紧又换台。
  
  画面一转,出现在一个破屋子里,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怀里抱着一个很大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根锥子似的大号的针,正在缝制孩子的脸皮。
  
  房间里光线很暗,画质也差,根本看不清那孩子的模样,庄雨柠怀疑那是一只布娃娃,画面播放了好长时间,那个女人就在那一直缝啊缝,这诡异的画面,令庄雨柠感到一种不详的预感,赶紧换台,然而不管按什么键,画面都没有反应了,连关机都关不掉。
  
  这是怎么回事?
  
  庄雨柠盯着屏幕,这才发现屏幕上没有台标,什么都没有……
  
  急忙走到电视机前,试图把插头拔下来,结果一眼看到插座,愣了几秒钟,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一阵天旋地转,傻傻的盯着空空的插座面板,和挂在电视机后面的插头。
  
  电视机……根本没插电!
  
  庄雨柠缓缓后退,跌坐在床上,一双眼睛空洞的盯着电视屏幕,画面上,镜头越拉越近,慢慢的对准了那个“布娃娃”,那是一张男孩的脸,闭着眼睛,脸上伤口累累,有些已经被缝了起来。
  
  很粗的黑线,像一只只丑陋的蜈蚣,趴在白皙的脸皮上。
  
  女子手握长针,把黑线一次次穿过布娃娃白皙的脸皮,将两边的伤口缝在一起,镜头逐渐拉近,就在这时候,女子对着镜头,缓缓撩起自己的头发,冲着庄雨柠咧嘴一笑,居然……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不,那就是自己的脸!
  
  还没等庄雨柠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镜头中的“布娃娃”猛然睁眼,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球瞪着自己,裂开嘴,冲自己喋喋怪笑着。
  
  笑声不光从电视里传来,身后也有,庄雨柠猛然转身,看到一个全身雪白的男孩站在窗外的雨幕中,双手拍打着窗玻璃。
  
  “啊”
  
  庄雨柠失声尖叫起来,向后退去,跌倒在床上。这时候那雪白孩子已经伸手把窗户打开,身体向里面挤了进来,手臂碰到挂着惊魂铃的红线,立刻铃声大作,男孩的声音迅速消失,电视也关闭了,屋里一片漆黑。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