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八十七章 雨夜鬼来访4,茅山捉鬼人第287章 雨夜鬼来访4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雨夜鬼来访4
窗外风雨交加,偶尔一道闪电晃过,照见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异常。
  
  庄雨柠抖抖索索的坐在床上,猛然想到什么,抓起手机,颤抖着播出叶少阳的号码,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通了,庄雨柠哭叫道:“少阳哥,那个鬼童来了,快来救我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传来一声儿童的哭泣,随后响起一个低沉的震人心肺的叫声:“妈妈、妈妈……”
  
  “啊!”庄雨柠大叫着扔掉手机,一路后退到墙角,只听吱呀一声响,窗户被打开了,一只留着齐耳短发的小脑袋,从窗户的缝隙挤了进来。
  
  惊魂铃不断响着。
  
  叶少阳猛然惊醒,闭上眼睛,用神识感知了一下,听见了惊魂铃的响声,心下一惊,没想到鬼童来的这么快。
  
  当即飞身下床,幸好为了防止意外,睡觉的时候没有把腰带解下去,飞快的披上衣服,抓起背包就往外跑,刚出门就跟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刚要动手,耳边响起小马的声音:“小叶子是我!”
  
  叶少阳一惊,看清是小马,说道:“你在这干什么!”
  
  “我听到有脚步声,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刚看到雨雨刚跑下去,所以想叫醒你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叶少阳仔细一听,楼下的确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急忙顺着楼梯跑下去,小马也跟在后面。请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来到一楼,顿时一股狂风,夹杂着细碎的雨点迎面扑来,叶少阳转头看去,通往花园的移门敞开着,一个身穿红色睡衣的身影在花园里跌跌撞撞的奔跑着,不时发出恐惧的叫声。
  
  “是雨雨,她这么晚出去干什么?”小马惊道。
  
  叶少阳没回答,赶紧追出去,一边大声叫庄雨柠的名字,让她停下。庄雨柠却好似没有听见,打开院门,脚下不停的跑了出去。
  
  叶少阳二人只好也跟出去,暴风雨没头没脑的打下来,两人压根顾不上,一路追逐着庄雨柠的身影,来到小区门外,深夜的街道一片漆黑,庄雨柠钻进夜幕之中,立刻消失不见。
  
  “她去哪了?”小马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叶少阳耳边大声喊道。
  
  叶少阳哪里知道她去哪了,脑海中飞快的想了好几个追踪的手段,然后又一一否定:在这种暴风雨的夜里,很多道术根本无法使用。就在这时,从某个方向传来了一阵嘤嘤的哭泣声。
  
  叶少阳一个箭步冲上去,钻进街边的小花园里,一眼看到庄雨柠正双手捂脸,从雕塑下面跑过。
  
  叶少阳飞快的取出一张灵符,划破指尖,在上面画了数道,却将它直接丢在水中,大拇指在旁边的水中划了一下,念道:“天地无极,太一生水,急急如律令!”
  
  那灵符非但没有被雨水打烂,反倒顺着水快速的滑了出去,溜向庄雨柠消失的方向。
  
  叶少阳闭目念咒,等了片刻,感受到灵符上的某种变化,心下稍定,吐了口气说道:“总算找到她了。走吧。”说完快步追了过去。
  
  小马紧随其后,边跑边纳闷的问道:“你那灵符好奇怪啊,不但不怕水,还能在水中行走,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太一生水符,专门就是在水中用的,能追踪人的生魂气息。”
  
  叶少阳通过太一生水符的定位,领着小马一口气追下去,跑过了几条街,陆续向着没人的地方走去,越追下去,心中越是纳闷,庄雨柠奔跑的速度怎么有点快得离谱?就算是被鬼附身,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到底怎么一回事?
  
  突然,叶少阳心中划过一个怀疑的念头,但随后又否定了,因为从太一生水符上传来的气息,的确是属于庄雨柠的生魂气息,于是放心的追了下去……
  
  别墅的三楼,窗户已被完全打开,那个雪白的孩子终于扯断了惊魂铃,完全钻进屋里,四肢着地的落在地板上。
  
  这时候的庄雨柠,已经完全吓傻,缩在床角,眼看着这个浑身上下白的像纸一样的幼童一点点爬过来,它爬行的姿势很怪异,身体几乎贴在地上,像一只爬行动物,身体大幅度的扭动着,每爬一步,身体内部就传来关节摩擦的“咯吱”声,更是平添了几分恐怖。
  
  它一直爬到床边,轻轻一跳,爬到床上去,坐在庄雨柠的面前,歪着头,睁着一对血红的大眼睛看着她,庄雨柠在极度恐惧之下发现它没有嘴巴。
  
  突然,鬼童脸部的肌肉活动,嘴巴的位置生生咧开了一道缝,一直咧到耳根,红绿色的液体,从它一排乳白色的小牙的缝隙里流出来。
  
  “妈妈……”它口中发出这么一声类似哭泣的呼喊,然后张开双臂,对着庄雨柠扑了过来,似乎想钻进它的怀里。
  
  “咔嚓”一声,从庄雨柠的胸口传来,一道紫色的光,从胸前透出来。庄雨柠立刻明白,是那块护身符碎了。
  
  在这最可怕的时刻,庄雨柠猛然记起了叶少阳的嘱咐,对着右手心哈了口气,然后抬起手,用力拍击在鬼童的脸上。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掌心传来,鬼童惨叫出身,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滚落下床,钻进了床底下。
  
  求生的**帮庄雨柠恢复了力气,跳下床,鞋子也顾不上穿,扑到房门前,抓住把手用力一拉,谢天谢地,门开了,庄雨柠一口气跑到二楼,来到叶少阳的房门前,举起的手没等敲下去,立刻傻眼了:房门大开,叶少阳不在里面。
  
  她又来到小马的房间,也是空空如也。
  
  “叶天师,叶天师!”庄雨柠一连叫了好几声没反应,就在这时,三楼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只雪白的小脚踏了下来。
  
  庄雨柠无奈只好跑到一楼,看到院门敞开,赶紧跑出去,外面风雨交加,打湿了她单薄的睡衣,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奔跑着,叶少阳既然不在家里,留下只是等死。
  
  她一口气跑到小区的门卫室,疯狂敲门,大声叫救命。
  
  保安室的门打开了。*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