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九十章 鬼童的来历,茅山捉鬼人第290章 鬼童的来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九十章 鬼童的来历
趁着庄雨柠转身走向旋转门的时候,叶少阳快速的冲出去,双手拉出墨斗,抓住朱砂线的一头,用力一弹,墨斗凌空飞出。
  
  庄雨柠意识到危险,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看向叶少阳,还没来及做出反应,便被墨斗击中右肩,叶少阳顺势一拉,墨斗在庄雨柠脖子上绕了一圈。
  
  庄雨柠怪叫一声,立刻伸手去抓朱砂线,叶少阳从后面快速扑上去,双手拽住线头两边,几秒钟工夫便打成了一个法结。
  
  用力一拉,细细的朱砂线,竟然将庄雨柠的身体拽动,向后跌倒,就在这时,小马飞身过去,口中大喊:“雨雨得罪了!”一脚踢在庄雨柠肚子上,庄雨柠惨叫一声,身体向反方向飞出去,倒地不起。
  
  朱砂线的绳套里,却仍然有一个人影:是一个通体惨白的小男孩,双手抓住朱砂线,在地上翻滚挣扎着,不时爬起来,咧开嘴巴,试图凑到叶少阳脸上去吹气。
  
  叶少阳一把扼住它的咽喉,另只手迅速抬起,将一张空白灵符贴在它嘴巴上,指甲弹出朱砂,飞快的画了几笔,一口鬼气,从鬼童口中喷吐而出,将灵符顶起一个鼓包,但是一丝也没有流出去,全缩回了鬼童肚子里。
  
  就在这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鬼童的脸部突然出现了几道黑线缝的针脚,一共七八条,与惨白的肤色形成强烈对比。
  
  “噗噗噗噗……”
  
  黑线一根根炸开,鬼童原本光洁的脸庞立刻多了几条血口子,皮肤外翻,血肉像肉酱一样流出来,看上去极为触目惊心。
  
  “卧槽……”小马喃喃自语。
  
  叶少阳左手卡着鬼童的脖子,右手大拇指点在鬼童印堂上,念了一遍咒语,拇指抬起,扯出了一抹虚影,几秒钟不到就消散在空气中。
  
  居然扯不出命魂?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从腰带里摸出灭灵钉,对着鬼童的面门,用力扎了下去。
  
  “啊”鬼童大声哀嚎,四肢用力挣扎,却被叶少阳一只手卡的死死的,灭灵钉一刺到底,黑色的血不断流出,鬼童的身体一点点瘪下去,最终完全化成了一滩血水。
  
  叶少阳吸了口气,画了一张符丢在血泊中,灵符一遇到血,立刻腾起一团蓝火,不一会工夫就将血浆完全烤干,地板上光洁如初,看不到一点它存在过的痕迹。
  
  叶少阳来到庄雨柠身边,见她还在昏迷中,便让小马把她背起来,刚走出大厦,外面传来了警笛声,两辆警车从远处开来,停在大厦前。
  
  谢雨晴第一个下车,带着若干警察,朝叶少阳走过去。看到旋转门里的惨象,一个个当场都愣住了,一个警员惊叫起来:“怎么可能,旋转门居然把人夹死了,而且夹成这个程度!”
  
  谢雨晴知道是鬼怪作祟,见怪不怪,安排他们调查取证,自己来到叶少阳面前,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庄雨柠,对叶少阳道:“有人死在这,不管怎么样,你们得去警局录下口供,现在方便吗?”
  
  “已经没事了,走吧。”
  
  谢雨晴于是腾出一辆警车,让他们上车,叫来一个警员,让他负责协调现场的取证和记录,自己开车送叶少阳等人回到市局刑警队。
  
  到地方后,谢雨晴找来两个女警,把庄雨柠送到休息室,然后带叶少阳和小马来到隔壁房间,名义上是录口供,叶少阳让小马讲述事情的经过,自己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等小马把一切讲完,谢雨晴难以置信的吸了口气,放下笔记本,苦笑道:“笔录是没法写了,我回头去跟领导说一下,随便写点东西,走下程序算了。”
  
  抬头看着叶少阳,说道:“虽然死了一个人,处理起来比较麻烦,不过好在那个鬼被你灭了,事情也结束了。”
  
  叶少阳看了她一眼:“谁说那鬼被灭了?我灭的只是一缕魂魄,不是它的真身。”
  
  此言一出,谢雨晴和小马都吓了一跳。
  
  谢雨晴道:“那它的真身在哪?”
  
  “我怎么知道,这件事复杂的很,远不是你们想的这么简单,等庄小姐醒来,我要好好问问她。”
  
  谢雨晴道:“你们还是先去洗澡换身衣服吧,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落汤鸡似的。”
  
  经她这么一提醒,叶少阳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在水,座位下面已经汇聚了很大的一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泡也泡一晚上了,就先这样吧,待会回去再说,倒是庄小姐,女孩子家身体虚,不然你给她找件衣服穿?”
  
  谢雨晴笑了笑,“你还挺知道怜香惜玉的。”
  
  “什么啊,她本来就昏过去了,要是再生病就麻烦了,我还有很多事要问她。”
  
  “放心吧,这件事还不用你操心,我早就安排好了。”
  
  小马敲了敲叶少阳的胳膊,嗫嚅道:“她昏过去,不会是被我那一脚踢的吧?”
  
  “你以为你一脚多厉害?她被附体过,三魂不稳,昏迷一段时间是正常的。”
  
  就在这时,之前被派去照顾庄雨柠的女警过来汇报,庄雨柠已经醒了。
  
  谢雨晴征询的朝叶少阳看去。
  
  “去找她吧。”叶少阳起身说道。
  
  庄雨柠身上穿着一件干净的睡衣,坐在休息室的床上怔怔发呆,一看到叶少阳,眼中立刻放出光彩,“叶先生,那个鬼童被你杀了?”
  
  叶少阳摇了摇头,看着她,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庄小姐,那个鬼童,到底是什么来历。”
  
  庄雨柠一听这话,当场愣住。小马和谢雨晴也愣住了。他一个天师都不知道,庄雨柠怎么会知道?
  
  然而,庄雨柠却是低下头,露出心虚的样子,嗫嚅道:“我……”
  
  “我能这么问你,肯定是掌握了足够的线索,你最好说实话,不然这生意我不干了,大不了退钱给你,之后它再来找你,你另请高明吧。”叶少阳激将道,也是实话实说。
  
  “不不,”庄雨柠连连摆手,“叶先生,我愿意说,你一定要帮我,再加钱都可以的!”*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