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三百二十章 鱼鳞血尸1,茅山捉鬼人第320章 鱼鳞血尸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二十章 鱼鳞血尸1
胡威二人走出几十米远,进入一片树荫之后,双双站住,一动不动。
  
  “这是干什么”祁宸纳闷道。
  
  “别管它们,我们就守在这,只要没人进中药店就行。”谢雨晴吸着气说道,后背上升起一阵莫名的寒意。
  
  这时候,地下室里,叶少阳正用茅山灭灵钉割开一张蒙着人皮的圆柱,中间是一根打磨光滑的红色原木,上面还沾了一些人皮上的血迹。
  
  “看清楚了吧,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叶少阳指着原木问二人。
  
  “这是加工古曼童用的”一直受恐惧困扰、没有做声的庄雨柠开口说道。
  
  叶少阳点点头,环顾左右,感慨的摇了摇头,“我之前说了,这里是一个古曼童的加工作坊,看完这一切,我大概知道整个流程了:先是通过不知什么途径,弄来尸体,剥皮下来,贴在这些原木上,用鲜血定期浸泡和浇灌”
  
  说到这,叶少阳用茅山灭灵钉划破蒙在另一根原木上的人皮,立刻有少量的血液流出来。
  
  “这样做,是为了让木柴吸收血气,我刚看了,这几根原木,都是灵性最强的榆木,榆木吸血,必生妖邪-,这句话说的是血葬养尸,简单说就是把死人葬在榆树下,用鲜血浇灌,这尸体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必成尸煞。:.
  
  而胡威这帮人用人血养木,做成古曼童,引入小鬼,效果也是异曲同工,这样的小鬼再用生血生肉供养,呵呵,成为厉鬼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小马二人听得浑身发冷。
  
  小马摸了一下头发,喃喃说道:“这么可怕的小鬼,真的有人敢养”
  
  “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小鬼,修为深,本事也就大,能做成的事情也多,当然了,饲养者付出的代价也越大。”
  
  小马又摸了一下头发,顺带挠了挠头皮,道:“那如果饲养者被克死了之后呢,这些小鬼怎么办”
  
  “成为无主厉鬼,继续邪修。”叶少阳耸了耸肩,“人间很多厉鬼,其实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真正自己走上邪修之路的,只是一小部分。”
  
  小马再次摸了一下头发,挪了下位置,说道:“所以咱们法师的责任,不光是跟鬼斗,还要跟人斗”
  
  “是我们-,不是你们-,跟你没关系,我说,你特么没事老挪来挪去,还老摸头干什么”
  
  “呃这房间太潮湿了,上面老是水到我头上。”小马抱怨道,“挪了好几个位置,还是有水。”
  
  叶少阳立刻皱起眉头,沉声道:“不可能,这里鬼气浓郁,水汽上升,再浓也不会下来。”
  
  “怎么不会哎,又是一,你看”小马对着叶少阳伸出手,同时另只手把蜡烛移了过去。
  
  叶少阳定睛看去,小马大半只手都变成了红色,手心处还流淌着一滩红色的液体。
  
  “卧槽,我怎么流血了”小马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叶少阳立刻起身,举着蜡烛向上照去:
  
  一张破碎的人脸,头发蓬乱,脸上筋肉交错,长满肉瘤,一边嘴巴咧到耳根,露出一口犬戎交错的大黄牙,两只血红色的眼珠子被血水浸湿,不断落下来。这就是刚刚落在小马头发上的血水。
  
  叶少阳一怔:僵尸
  
  就在此时,这怪物闷吼一声,上半身突然垂下来,张开大嘴,对着叶少阳咬来。
  
  情急之中,叶少阳将蜡烛一把塞到它嘴里,左手捏个了法诀,拍在它肥嘟嘟的脑门上。
  
  僵尸闷哼一声,掉到地上来,抽身疾退,与叶少阳保持距离,双臂撑地,睁着一双浑浊的眼镜,对着叶少阳打量起来。
  
  外面街道上,那个白衣人的目光也在聚焦,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但他似乎在聚精会神的打量什么东西,眉头一点点皱起来,随后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在嘴巴四周舔了一下。
  
  “好孩子,我喜欢他。”
  
  叶少阳不知道外面街道上发生的事,在僵尸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对方:只见这家伙长的很瘦,浑身蜡黄,皮肤裂开,好像老树皮一样,鳞片与鳞片的缝隙里,却是缓缓流淌着血水。
  
  它的身体有点扁,四肢弯曲,扭曲的趴在地上,后腿撑劲,像一只动物一样,随时做好进攻的准备。
  
  “鱼鳞血尸”叶少阳暗暗惊叫起来。
  
  小马和庄雨柠紧张的站在他身后,跟他一起打量着这只诡异的人形怪物。
  
  “天哪”光是怪物身上的鱼鳞和脸上那一颗颗硕大的肉瘤,就把她吓得小腿肚转筋,瘫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小马还好一点,主要是感到恶心,听见叶少阳的话,急忙问道:“什么是鱼鳞血尸”
  
  叶少阳没空理会他,手缓缓摸到腰带上,用力一提,拔出勾魂索的瞬间,那个鱼鳞血尸也猛然起跳,挥舞着双臂,对他扑了上来。
  
  叶少阳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尸气扑面而来,不敢怠慢,摸出八枚五帝钱,凌空打在鱼鳞血尸的脑门上,嗤的一股黑气冒出,鱼鳞血尸哀叫一声,却脑袋一甩,将铜钱打落,再次后退,浑身上下用力抖了起来。
  
  小马瞪大眼睛看过去,说道:“这是什么,癫痫犯了”
  
  叶少阳哪有工夫开玩笑,将背包往地上一扔,取出一包糯米,绕着庄雨柠的身体,在地上撒了一圈,然后命令小马进去,保护好庄雨柠。
  
  “到底怎么回事”小马诧异的问题,结果几秒钟后,不用叶少阳回答,他知道就看到了原因:随着鱼鳞血尸不断抖动身体,一股股鲜血,从它全身的鳞甲下面流出来,顺着地面,快速的蔓延过来。
  
  小马紧张的看着血水流到自己身边,遇到糯米,立刻沸腾起来,发出一种生血被煮熟了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与庄雨柠各自用衣服捂住口鼻。朝周围看去,血水接触到糯米之后,虽然立刻被蒸发,糯米也被一点点灼黑。~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