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三百四十七章 百变之灵,茅山捉鬼人第347章 100变之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百变之灵
“叶天师,结束了啊”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叶少阳眼神慌乱,不知该反击哪一道人影,那八道人影一看这模样,更加肆无忌惮的加快速度攻来。
  
  离叶少阳只有一米远的时候,叶少阳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猛然用力转身,一拉腰带,无数铜豆子向八方飞散,分别打在八道人影上。
  
  呲的一声,其中七道人影立刻飞灰湮灭,只剩下一道人影,震飞铜豆子,朝自己继续飞来。
  
  “白痴。”叶少阳右手一伸,从床头柜上的神龛里摸出大茅君的神像,挡在身前,左手将一张空白灵符贴在神像后脑上,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上面,手伸到前面,从神像的眼睛上抹了一把,将灰尘抹去,口中飞快念道:
  
  “后代弟子叶少阳,拜请真君,神威仙灵”
  
  就在这时,那股白影,挟带着一股万钧邪灵之力,来到近前,后一秒钟,神像的双眼猛然震开,射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与那白影撞在一起。
  
  一股强烈的波动,从金光和白影相接的位置爆发开来,叶少阳再度被震飞出去,撞在墙上又落下来,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落地之后,顾不上自己,赶紧站起来,朝手中看去,神像完好,拍了拍心口,“幸好幸好,祖师爷你没事,不然我麻烦就大了。”
  
  抬起头看去,无数灰尘落地,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门口的位置,不是人而是一个白色长袍,飘在空中,越往下越透明,根本看不到两条腿的所在。
  
  长袍的上端,是一顶连在衣服上的帽子,白衣人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帽子下面,只露出一抹鲜红欲的嘴巴,轻轻的撇下去。
  
  “是你”叶少阳眉头皱起来,一眼认出,对面这家伙就是那天晚上、在中药店的地下室遇到是家伙,当时自己灭了它的一抹神识幻象,今天对付的,绝对是它的本体
  
  “叶天师,你好狡猾。”白衣人开口说道,声音比之前清楚多了,是一个听不出年龄的男声。
  
  “你一路败退,引诱我过来,原来是想利用神像之力来破我的遁形术,这一招诱敌深入,很好。”
  
  “不吹能死吗,破你的遁形术,分分钟的事情好吗,只是我今天没带龙泉剑,怕一击弄不死你,才想到这么干。”
  
  叶少阳盯着它帽檐下面的半张脸,说道:“虽然我知道你不会说的,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对,应该说,你是什么东西”
  
  白衣人伸出修长的手指,把自己的帽檐拉了下去,露出一副绿色的骷髅头。“你想看到的,是这个样子吗”
  
  叶少阳盯着他,道:“这不是你的真身。”
  
  白衣人咯咯的笑起来,双手夹住脑袋两边,用力挤压,将骷髅头挤成一堆齑粉,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从脖子里长了出来,是一个头上长角的黑脸怪物。“或者,是这样”
  
  停了一会,它把两根手指插入下巴,拽住脸皮,向上慢慢撕了起来,雪白的脸皮上,没有五官,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叶少阳耸耸肩,“你喜欢玩变脸,接着玩,挺好玩的,继续继续。”
  
  心里头却是骇然不已,鬼怪的确能够变换形态,但是对面这个家伙,每变一次,身上的气息也随着容貌改变:变成绿色骷髅的时候,它身上弥漫出尸气,变成黑脸妖怪的时候,身上弥漫的是妖气,之后变成无面鬼,身上又出现鬼气
  
  这些都是它的真身还是说它每变一次,都会成为它的真身
  
  不管是那种可能,这件事都很可怕
  
  白衣人把帽檐又盖了回去,下巴上立刻又出现了一抹鲜红的嘴巴,变回到之前的样子,身上鬼气立刻散去,萦绕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它缓缓张开嘴巴,发出“咯咯”的笑声,说道:“你有天通眼,能够看穿我的真身,为什么不试试法力不够了,正在暗中调息”
  
  叶少阳无语,居然被看穿了,刚才为了激发神像之力,自己几乎用尽了法力,只好暗中调息,一边云里雾里的跟它闲扯,试图转移它的注意,没想到被看穿了,当下微微一笑,说道:“别光说我,刚才那一下,把你弄的也差不多了吧,不然你会乖乖的在这变脸给我看,你也在恢复”
  
  “不,我在等人。”
  
  叶少阳一惊,心立刻提了起来:它等的是胡威,这家伙,一直到现在还没出现
  
  不过转念一想,马上冷静下来,笑着对白衣人说道:“你等不来他了,他要是来了,早就出手了。”
  
  “你说的对。今天没能杀死你,我很遗憾,我会再找你”说完,身影变得飘渺起来。
  
  叶少阳突然出手,双手结印,将调息恢复的一些法力全部打了出去。
  
  白衣人抬起手臂,挥动衣袖,一股凝滞的气息迎面扑来,将叶少阳撞开。叶少阳后退两步,抬头看去,白衣人的身影越来越淡,进而凭空消失。
  
  窗外,黑云散去,天色又一点点明朗起来。
  
  原来改变天色的,是它
  
  叶少阳感受着那一丝逐渐散去的凝滞气息,心里想着:这白衣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叶少阳干脆把大茅君的神像塞进背包里,来到堂屋,先找到自己丢在地上的勾魂索,发现中间空空如也,于是问道:“那小鬼呢”
  
  “早就跑了。”谢雨晴回答道。
  
  叶少阳把勾魂索收起来,然后捡起地上的铸母大钱和貔貅印,让大伙出来。
  
  在经历了这么惊险恐怖的场面之后,村支书和他两个侄子面色惨白,表情呆滞,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叶少阳看这样子,摇了摇头,叹道:“让你们走,非在这呆着,这下走了魂了,还得帮你们定魂。”
  
  说完,从包里取出一块龙涎香,用指甲挑了一点,分别抹在三人的太阳穴上,再画了一道凝魂符,点燃后对着三人的面门薰了一会,虽然体内法力空虚,但画这话简单灵符的法力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