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三百七十九章 寻找鬼母2,茅山捉鬼人第379章 寻找鬼母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寻找鬼母2
瓜瓜落地之后,仰头看着叶少阳,说道:“老大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对鬼气的感知比你们都敏锐的多,我能帮你找到鬼气的源头!”
  
  叶少阳心中一怔,没等开口,瓜瓜一蹦一跳的朝前面走了过去,叶少阳见这情形,赶紧跟了上去。
  
  瓜瓜走几步就停下来,抽抽鼻子,在走过了两条走廊之后,停在一间紧闭的房门外面,把鼻子贴到门缝上嗅了嗅,说道:“就在这房间里!”
  
  这么轻松就找到了?叶少阳本来还有点怀疑,但是一扫眼,看到王院长脸色发白,正在擦汗,心中立刻清楚了,冲他笑了笑,“王院长,请开门吧。”
  
  “这……”王院长脸上露出相当为难的神情,“这里是杂物仓库,不可能住人的,不用看了。”
  
  谢雨晴一听他们的对话,知道有戏,说道:“既然里面没人,你怕什么?打开让我看看呗。”
  
  他们三人这一嚷嚷,引来在附近病房忙活的几个医生护士,凑到跟前,好奇的看着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好看的,都没事啦,回去忙去!”王院长冲他们喊道。
  
  几个医护人员不满的撇了撇嘴,悻悻的离开,但走到转弯口又停下来,偷偷观察这边,院长越是不让他们看,他们越是好奇。
  
  谢雨晴看着王院长,冷冷说道:“这房间我肯定要进,你要是不配合,我就自己想办法了。”
  
  王院长犹豫了一下,觉得如果自己继续坚持,更是会让他们怀疑,反正他们也发现不了什么,干脆让他们进去,叹了口气,从皮带上解下钥匙,上前开门,口中说道:“这间房子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们非要进去,那就进去看看好了。”
  
  门打开后,一阵霉味迎面扑来,叶少阳率先走了进去,房间里唯一的窗户被封死了,一片漆黑,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回头问王院长:“没灯?”
  
  “灯坏了,一直没换,抱歉。”王院长轻轻一笑。
  
  叶少阳想到自己最近备了一把手电在背包里,正要伸手去拿,瓜瓜非常善解人意的跳上他肩头,把手电拿出来,递到他手中。
  
  叶少阳打开手电,对着房间照了过去,发现这间房间并不大,跟学校的四人宿舍差不多,如王院长所言,到处摆满了扫把、拖把、铁锨之内的杂物,靠墙还摆着几台似乎是医疗器械的大家伙。
  
  还真是一间仓库,叶少阳在那些设备上抹了一把,手上全是灰,看来这些东西很久没人动过了,说明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摆设。
  
  王院长站在门口,略显紧张的搓着手,说道:“二位看清楚了吧,这里根本没有人,也没有地方可以藏人啊。”
  
  叶少阳不理会,回头对瓜瓜说道:“在什么位置?”
  
  瓜瓜从他肩膀上跳下来,跑到墙角,四处闻了闻,然后用脚踢了踢一台电视机模样的机器,说道:“在这下面。”
  
  王院长突然抖了一下,想要开口,发现那样更会引人怀疑,干脆不说话。
  
  叶少阳来到墙角,试着搬了搬那台机器,不是很重,一个人可以搬起来,但是王院长马上上来阻挠。
  
  “这台监控器很贵的,这位警官,如果不是真有必要的话,请不要搬了,万一摔坏了……”
  
  叶少阳不理他,把那机器搬开,下面,居然是跟别处一样的水泥地面,连一道裂缝也没有。
  
  王院长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连他自己心里也纳闷,为什么会是水泥地面呢?
  
  “没有啊?”谢雨晴语气中透着失望。
  
  瓜瓜也是当场愣住,凑上去又闻了闻,道:“鬼气的源头,就在这下面!”
  
  谢雨晴听他这么说,走上前也检查了一遍,平整的水泥地面上,的确连一道缝隙也没有,于是说道:“会不会被封死在下面了?”
  
  叶少阳道:“源头只有一个,这里要是被封死了,那胡威每次来,又是从哪里下去的?”
  
  谢雨晴一怔,“对呀,可是……我真懵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叶少阳见门外围了很多人,故意作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说道:“肉眼凡胎,一叶障目,有些东西,是你们凡人看不见滴。”
  
  本来想要装一下,没想到谢雨晴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这时候你还给我充什么!知道怎么回事就赶紧的,别磨蹭!”
  
  叶少阳恼怒的看了她一眼,想要反抗,又怕惹恼了这女汉子,对自己更不客气,只好哀怨的揉了揉屁股,蹲在墙角,先从背包里取出一张A4纸大小的黄裱纸,铺在地上,然后拿出朱砂笔,沾了朱砂,笔走龙蛇,飞快的在黄裱纸上作起画来。
  
  不到一刻钟,一张图画好。
  
  谢雨晴好奇的凑近看上去,是一只凤凰,虽然只有寥寥几笔,羽毛什么的没有认真画出来,但是还真有几分神韵:凤凰昂着头,做出仰头将要鸣叫的姿势,只是缺了眼睛。
  
  “真看不出来啊,你还挺会画的。”谢雨晴实在忍不住,还是夸了他一句。“但是你一只凤凰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眼睛?”
  
  “凤鸣惊人,可破阴阵。”
  
  叶少阳说完,划破中指,用血在凤凰眼部画了一条细线,代表闭着的眼睛,念了一遍咒语,然后起身,神奇的事发生了:
  
  凤凰的脑袋上,那一抹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脑袋也缓缓抬起,展开引颈待鸣的姿势,嘴巴张开,发成一声清吟,有点像是鸡鸣,但又比鸡鸣的声音要高亢的多。
  
  不过,这声音只有叶少阳一个人听到。
  
  凤凰乃是神鸟,一生难鸣,一般人是绝对听不见的。
  
  谢雨晴只看到凤凰昂首,做出鸣叫的姿态,然后全身亮起一道绚丽的神光,展翅飞起,慢慢化作一股烟雾状,落在地上。
  
  有一米见方的水泥地面猛然崩裂,出现了一块黄铜打造的井盖模样的铁片,上面贴着一道符,已经被烧焦,冒着黑烟。
  
  谢雨晴和王院长离得最近,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王院长惨白的脸上,汗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