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一十一章 嫁衣神术,茅山捉鬼人第411章 嫁衣神术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嫁衣神术
“叶少阳,叶天师,饶我……”胡威疼得满地打滚,凄然求饶。
  
  “天师,”地精对叶少阳拱了拱手,有些看不下去,“这……是不是太惨了一点?”
  
  叶少阳冷眼看他,“这如果知道他对这几个女人做过什么,你就会跟我一样,觉得这样的惩罚根本不够!”
  
  “可是,撕魂裂魄,这样是不是有违天道?”地精怯生生的说道。
  
  叶少阳看了他一眼,“什么是天道,难道让他坏事做绝,然后还有机会获得混沌之力,永生不死,这样算天道?”
  
  “天地大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叶少阳道,“这是天道,但若天道有亏,那就要人来替天行道,不然要我们法师干什么,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就是天道!”
  
  叶少阳想起胡威对那几个女人尤其是李秋娥的所作所为,一反冷静,越说越怒,忍不住愤了一把。
  
  一席话说的地精动容,不敢开口。
  
  叶少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情绪,到这时,他才有工夫捧起太乙拂尘,认真打量起来,用手抚摸,嘴角绽开一抹满意的微笑,喃喃说道:“一别十年啊兄弟,委屈你了。”
  
  一道柔光,从太乙拂尘上掠过,尘尾动了动,叶少阳感到一股顺服的力量,在拂尘间流动,心中大为畅快。
  
  随着嘴巴被女鬼们撕裂吃掉,胡威的惨叫声也消失了,只剩下半个灵身还在抽搐扭曲,叶少阳突然想到什么,急忙画了一道符,贴在胡威剩余的灵身上,念过咒语,向上一拉,将一缕魂影提了起来,大声叫四宝的名字。
  
  四宝和瓜瓜还在“战斗”,四宝且战且退,向这边走来。
  
  “别装了,胡威死了!”
  
  听见叶少阳一声喊,四宝怔了一下,回头看去,刚好一道灵符飞来。“里面是你的一缕命魂,已经刻下魂印,贴住心脉,三天归魂。”
  
  四宝大喜,把印着自己命魂的灵符小心贴在胸口,正要道谢,突然肚子上挨了重重一拳,惨叫一声,抬头看去,瓜瓜一脸坏笑站在面前。
  
  “特么的,你来真的是吧!”四宝捂着肚子骂道。
  
  “跟你打架挺过瘾的,不如真打一架吧,看看谁打的过谁。”
  
  “神经病!”四宝指了指正在古井旁边的那团白汽,“你厉害,跟它们打去?”
  
  瓜瓜立刻蔫了。
  
  一人一鬼来到叶少阳身边,朝那几个女鬼望去。
  
  在她们饿虎扑食般的争抢之下,地上除了一滩绿色的鬼血,最终什么都没剩下。
  
  胡威,这个罪大恶极的邪修法师,彻底完蛋了,只有一些比萤火虫还小的光点,四处飞舞。
  
  这是灵魄,比精魄更低级,只有犯了天条的大恶之人、并且死后被人毁去魂魄、才会变成灵魄,吸收天地灵气,数百年之后才能成为精魄,再聚魂数百年成为鬼魂。
  
  但凡成为灵魄的鬼,在阴间被称为裂魂之鬼,罪孽不论,先要经历地狱百劫,才有机会进入轮回司,从畜生道开始轮回……因此这算是极重的惩罚。
  
  对那四个女鬼来说,食仇人之魂,自己的怨气也一点点得到了平息,叶少阳看着她们,说道:“好了,你们的仇也报了,怨气也消了,赶紧去阴司投胎吧,不得有误!李秋娥你也跟着走吧。”
  
  四个女鬼下拜叩谢。
  
  叶少阳转头对地精道:“你快走吧。”
  
  地精看了一眼那边缭绕的白汽,吃惊的道:“那是什么?”
  
  “万年大妖,不然你留下跟我一起对付?”叶少阳随口说道。
  
  地精一听说是万年大妖,忙说不敢,将那四个女鬼收下,对叶少阳拱手道:“这几个鬼生食了原魂,崔府君那边,没有信物,恐怕不好发落啊。”
  
  叶少阳一想也是,当即取出一张灵符,用天师牌把树叶标志印上去,交给地精。
  
  “有这个,就好说了,劳驾天师除魔卫道,在下告退……”地精再拜,带着那四个女鬼,沉入那滩鬼津之中,卷着纸钱走了。
  
  叶少阳抬眼看去,那团白汽不断变换着形状,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结界,中间不时传来疑似阴傀将军的闷哼声,知道他大概也是顶不了多久了。于是加紧布置起来。
  
  以水井为中心,在这块空地上布置下七根红烛,用最容易通灵的羊肠线系在上面,一口气接到血魂墙下,从那若干个八面铜镜下绕过。
  
  阵法虽然被毁,但是这些法器道具还是可以利用的,而且这里如同一个闷葫芦的阵形方位,令阴气积存不出,偏偏今天又是鬼节,阴气太甚。
  
  阴气太重,容易滋生邪灵,但在茅山内门阵法里,有一门可以利用阴气化阵的法术:分金嫁衣术。
  
  做这一切的时候,叶少阳心中很是感慨:胡威在布置这些阵法的时候,估计压根不会想到,它们将有一天被叶少阳反利用,去对付自己忠干的白衣人,这也算是一场巧合的机缘吧。
  
  可惜胡威已死,成为灵魄,什么都看不见了。
  
  拨正铜镜之后,在五行方位摆下铸母大钱、桃木符、五行旗、金木盾,再用嫁衣符压阵、羊肠线串联……叶少阳几乎把所有能用上的法器全摆了出去,只因为对手是白衣人。
  
  等叶少阳布置完一切,回到空地上时,惊讶的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白衣人站在古井边,还是之前的模样,在他面前不远处地上,有一滩绿色的鬼血,和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
  
  叶少阳暗暗叹息,阴傀将军,到底还是被白衣人弄死了。
  
  四宝凑到叶少阳面前,道:“他受了点伤,你看他胸前……”
  
  叶少阳抬眼望去,果然,白衣人胸前的长袍上,被划出两道痕迹,一丝白汽,从缝隙流出来。
  
  “我非伤在他手中,只是这把神兵太利。”白衣人低头看着脚边的黑色鬼剑,轻声说道。伸出一只手,从被划开的痕迹上抹过,长袍立刻恢复光洁。
  
  叶少阳注意到,他的手指纤细,像羊脂白玉一样白,这双手要是长在女人身上,可就是绝品了。擦擦,什么时候了,我还想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