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一十四章 尘埃落定,茅山捉鬼人第414章 尘埃落定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尘埃落定
“这是……法海收白娘子用的那个吗?”张小蕊望着那口钵盂,喃喃说道。
  
  “化天钵下坐,鬼妖亦不明,杀生念,灭生魂,回头随我行,无量寿佛!”
  
  四宝跳起来,抓住化天钵盂,轻轻往前走,这化天钵盂也是五台山上的一件通灵法器,只引魂,不杀生,一旦被罩住,一般的鬼妖会被立刻吸进去,当然对付混沌,能起到协助的作用就不错了。
  
  叶少阳也释出更多罡气,用力拉扯剩下的光束。
  
  混沌再度被迫行走起来,不过双手也没闲着,顶着化天钵盂和阴阳镜的双重束缚,用力去拨身上的光束,同时脚下不断有混沌之力升起,对光束进行腐蚀。
  
  瓜瓜也再度举起鬼剑,飞奔过来,不断用鬼剑去斩那些混沌之力,但还是没有办法阻止光束被一根根拉断。
  
  叶少阳三人心中都骇然不已,这货,简直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第八根光束崩断之后,混沌上半身已经恢复自由,弯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过如此……”
  
  话音未落,一股白汽,从他脚下升腾而起,将瓜瓜、四宝还有他手中的化天钵盂一起震飞出去,光束震动,一股混沌之力瞬间来袭,抬头冲叶少阳笑了笑,道:“你的表演,结束了吗?”
  
  “当然……还没有。”叶少阳也笑了笑,喷了一口舌尖血在阴阳镜上,血光顺着镜面反弹出去,落入剩余的几道光束上,暂时加强了封印。
  
  然后他飞身而上,右手突然挥动,将太乙拂尘打了下去。
  
  无数尘尾好像伞一样打开,瞬间将混沌裹住,叶少阳双手转动,将尘尾拧成了麻花形状,抓住手柄,用力扯动,借助光束的残余力量,将混沌一瞬间拉了起来,转头对马承二人大叫,“把阴阳镜推过来!”
  
  这一系列的变故,早已让马承和张小蕊两个普通人惊得呆若木鸡,瞪大眼镜看着他,动也没动。
  
  还是瓜瓜反应快一点,飞身过去,用脚将阴阳镜踢向叶少阳。
  
  叶少阳一把接住,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拂尘下爆发,顺着拂尘,打入叶少阳体内。
  
  叶少阳喉头一甜,噗的喷出一口血,虎口放松,几乎松开了拂尘。
  
  “乾坤借法!”叶少阳拼尽全力,在混沌挣脱太乙拂尘的瞬间,将阴阳镜按在他的头顶,镜面一碰到他的身体,立刻亮起一道紫光,将他整个吸了进去。
  
  叶少阳忍住体内剧痛,划破指尖,用血在镜面上飞速画下一道定魂印,血气瞬间凝固,然后……一切平静下来。
  
  叶少阳法力使用过度,又吐出一口血,躺倒在地上,全身不能动了,只有意识还是清醒的,知道一切结束了,阴阳镜是一个法术黑洞,只要是鬼妖邪灵,一旦进去之后,修为尽失,根本无法突破出来。
  
  总算是赢了……
  
  叶少阳躺在地上,回忆战斗经过,尤其是刚发生的一幕,心中一阵后怕:连蓄力十年的太乙拂尘,都定不住混沌。这家伙简直就是特么的逆天般的存在!
  
  假如自己速度再慢一点,哪怕是几秒钟,混沌必将脱离太乙拂尘的牵制,到时候阵法已破,自己和四宝等人也都受伤不支,那就只能任凭混沌肆虐了。
  
  突然感到身上一沉,叶少阳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张小蕊扑在自己胸口,眼眶发红,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一边用力摇着自己的身体。
  
  “师父师父,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叶少阳本来刚缓过来点,被她这么一摇,体内气息更加紊乱了,刚要命令她滚蛋,嘴巴一张,又吐出一口血来,有一些还呛到气管里,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半天喘不上气来。
  
  “快快,人工呼吸!”马承见他呼吸困难,急忙出主意。
  
  张小蕊可是实在人,想也没想,就把嘴巴凑了上去,同时上半身也自然压在了他身上。
  
  叶少阳被这么一压,几乎又要喷出一口血,结果张小蕊嘴对嘴吐出一口气,她常年练武,肺活量惊人,居然把叶少阳要吐的血顶了回去。
  
  叶少阳浑身难受的抽搐起来,在张小蕊身下双腿乱蹬,双手拍地,可悲的是没有人懂得他的想法。
  
  四宝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本来靠在墙边躺着,看见这一幕,笑的浑身发疼,从旁边拉过只剩下半口气的瓜瓜,神秘的说道:“你看这一幕,像什么?”
  
  瓜瓜少年老成的嘿嘿一笑,“像强……”
  
  反抗无效,叶少阳无声的流出眼泪,任命了,任由张小蕊给自己做了几口人工呼吸,趁她换气的工夫,一把推开她,大叫一声:“救命啊,赶紧给我滚开!”
  
  张小蕊怔住,突然想明白了,说道:“江湖儿女不用这么顾忌,你快死了,我这是在救你,师父不用不好意思,我再给你来一口……”说着又要把嘴唇凑过来。
  
  叶少阳就地一滚,避开她的烈焰红唇,嚷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死不了,你再压我我才真死了。”
  
  “师父你……真的没事?”
  
  叶少阳不想理她,不想再看到她,挪到墙边,靠在墙上。“我调息一下,谁都别打扰我!”说完什么也不管了,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一个周天之后,气息是稳定了,但是浑身乏力,本想再调息一个周天,又怕时间耽误的久,于是站起来,朝周围看去,一地狼藉,四宝也在吐纳调息,脸色发白,嘴角挂着血迹,瓜瓜有气无力的靠在他身上,抚摸着肚皮。
  
  大家都伤了,好在都还活着,并且成功弄死了胡威,并且封印了混沌。想到混沌,叶少阳急忙问道:“阴阳镜呢?”
  
  马承立刻将阴阳镜送到他手里,叶少阳看上面用自己的血画的封印没有问题,这才放心。
  
  镜面光洁,看不到混沌的存在,反而照到自己脸上满是血迹,看上去十分狼狈,怪不得张小蕊怀疑自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