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一十五章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茅山捉鬼人第415章 8荒6合唯我独尊功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想到人工呼吸,叶少阳有点无语的摸了摸嘴唇,三天里被不同的妹子做了两次人工呼吸……自己这是走运呢还是倒霉呢?
  
  叶少阳尝试打开天通眼,窥视阴阳镜,结果一阵晕眩,差点昏过去,方才想起自己法力告罄,只调息了一个周天,根本就不够开天眼用的。只好作罢。
  
  休息片刻,叶少阳起身,招呼四宝一起把自己布置的法器全收起来,这可都是钱买的,不能浪费。
  
  “老大,这把刀我收了。”瓜瓜把阴傀将军遗留的鬼剑归鞘,捧给叶少阳看,“这可是好东西。”
  
  叶少阳定睛望去,这把墨黑色的鬼剑上,带有一丝阴冷的鬼气,问道:“这是阴傀将军标配的兵器?”
  
  瓜瓜摇摇头,“肯定是不知从哪缴获的,这是鬼玄石打造的,聚阴而生,可长可短。”
  
  张小蕊一看到兵器,立刻两眼放光,好奇的说道:“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似的?一口气可以长到把天捅破?”
  
  “呃……这长短是自身鬼气控制的,我想让它捅破天,也得有那么强的修为才行。”
  
  瓜瓜转头看着叶少阳,“阴傀将军体内的鬼气,来自太阴山黑泉,在人间没有补给,不能多用。在我这就不一样了,所以我拿着它,更加能够发挥它的特点,嘿嘿。”
  
  他这句话,反倒令叶少阳心中一动,本来正在往外走,突然站住,看着瓜瓜,说道:“你也是鬼域之鬼,为什么你能吸收人间的阴气?还有,你的修为为什么忽高忽低?我记得你最早出现时,还请老郭保护你,现在怎么这么厉害,连裂头都不怕?”
  
  “这个……我曾经在人间呆过,有一部分人间灵体。”
  
  瓜瓜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修为忽高忽低,是因为……我修炼了一种鬼术,还没修成,这个过程很讨厌,跟月华的强度有关,月亏就弱的很,满月的时候就比较厉害,今天是七月十五鬼节,我也是最佳状态。”
  
  叶少阳听了这话吃惊不已,“还有这种鬼术?”
  
  张小蕊在叶少阳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道:“师父我知道,这是天山童姥修炼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可以返老还童,但是武功尽失……”
  
  叶少阳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她,脑洞太大,也是一种技能,不管人家说什么,她都能给扯到武功方面,没穿越到武侠时代当一名大侠真是太可惜了。
  
  瓜瓜不好意思的冲叶少阳笑笑,道:“这鬼术,是我从太阴山偷学到的。”
  
  来到融鬼柱附近,叶少阳注目望去,融鬼柱已经倒了,地上到处是水银,一片狼藉,融鬼柱后边的灯台还是好端端的,下面的蜡烛还燃烧着。
  
  “差点忘了这事!罪过罪过!”叶少阳快步跑到灯台后面,抬头一看,那只鲛人还被吊在上面,上前检查了一下,鲛人的手腕上,带着两只锁环,与铁链相连,一时间也没法弄下来,
  
  于是只好选择笨方法:用七星龙泉剑砍断铁链,至于它手腕上的铁锁环,只有回去再说了。
  
  把鲛人救下来之后,叶少阳看着鲛人至少有六七十斤重的身体,在如何把他弄回去这件事上泛起难来:
  
  自己跟四宝都受伤了,还没复原,要背着鲛人的话,估计当场就倒了,瓜瓜是小鬼,修为再深也背不动人,于是只好把目光投向马承和张小蕊脸上,“你们谁来把它弄回去?”
  
  马承一愣,看着鲛人,道:“我不行,我有点怕。”
  
  张小蕊歪头说道:“他是男的是女的,男的我可不干。”
  
  这句话说话,大家都罪恶的朝鲛人下半身看去,结果……只有一条鱼尾,雌雄莫辨。
  
  “你就把他当成女的吧,”叶少阳循循善诱,“就一段路,出了矿井就行了。”
  
  张小蕊无语,只好把鲛人背在身上,鲛人不算很重,而且张小蕊常年习武,身体棒棒的,背起他倒没感觉有多吃力。
  
  于是一行人向外面走去,过了拱门,四宝用手电筒在血魂墙和尸水河上照了一下,对叶少阳道:“这些留着都是祸害,这地方暗无天日,以前有阵法,把怨气都吸收了才没事,现在阵法破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早晚得成阴巢。”
  
  叶少阳点点头,道:“回头让我郭师兄来处理一下吧,肯定不会留着不管的。走吧。”
  
  快要转弯的时候,叶少阳回头看了一眼血魂墙,想起里面那些奇巧的阵法设计,还有精神病院地下室里的那些,心中再次生出感叹:胡威,这个家伙本该是个道门奇才,结果沦为被仇人分食魂魄的下场……
  
  叶少阳一点也不后悔自己的安排,这是胡威应得的报应。
  
  从矿井里走回去的一路上,叶少阳一直在想,假如胡威不被陈二三收养,没有从小就接触茅山北派的那些邪恶法术,今天的他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会不会是一个好人?
  
  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这种假设根本没有意义,也没必要为胡威开脱:这世上有很多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也有很多出生名门、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最后反而也走上邪路,当了叛徒之类。
  
  所以,自己一直坚持和坚守的那句话并没有错:万物在于心,万法在于心。
  
  从矿井出来,感受到阳光的那一瞬间,众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有了一种双脚踏在地上的感觉。叶少阳快步爬上台阶,往地面看去,顿时惊了一下:
  
  台阶两边,分别站着两帮人,一帮穿黑西服,一帮穿警服,两帮人都不苟言笑,暗中对峙着,很有一种香港警匪片的画面感。
  
  “小叶子!”谢雨晴拨开众警察,冲了过来,一眼看到叶少阳下巴上的血迹,惊道:“你受伤了!有没有事?”
  
  “我能一路走过来,当然没事。”叶少阳摆摆手,内心还是很欣慰她如此关心自己。
  
  谢雨晴看他还能走路,浑身上下也没什么伤痕,这才放下心来,问道:“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