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二十三章 第一次分别,茅山捉鬼人第423章 第1次分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第一次分别
一路上,庄雨柠的情绪很低,跟叶少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明天比赛的事情,到家之后,已经九点多钟,庄蔡睡觉了,也没人去叫醒他,庄雨柠陪叶少阳来到他的房间,帮他收拾东西。
  
  之前为了对付裂头和胡威,叶少阳从老郭那里弄来不少法器和法药,都存放在这里,收拾起来花了不少时间。
  
  弄好之后,庄雨柠请叶少阳去露台坐坐,休息一下,顺便喝点绿茶醒醒酒。
  
  叶少阳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少阳哥,那笔钱,我爸已经打到你卡上,本来想多给点,怕这样不太好,所以还是按照约定好的,一共三十万,你回头查一查。”
  
  “那就多谢了。”叶少阳喜滋滋的说,心里乐开了花,三十万啊!加上卡里的十九万八千,一共是多少来着,叶少阳暗暗掰着手指头算起来,四位数的加减,硬是半天没算出来。
  
  “少阳哥。”庄雨柠突然轻轻叫了他一声,叶少阳转头看去,发现她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月光照在她俏丽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动人的气质。
  
  “说出来你不许生气,我是在想,假如我再给你三十万,你能不能多留下一个月?”
  
  叶少阳心中一动,这句话有几个意思?故意笑了笑道:“干啥,你想包我。”
  
  庄雨柠可没心情开玩笑,低着头,红着脸说道:“有件事情,我考虑再三,决定告诉你……”
  
  叶少阳虽然对感情比正常人木讷,但是看到庄雨柠的表现,也是猜到了她想说什么,看了眼手机,故作惊讶的说道:“差点忘了,我跟马承约了,拿了东西得赶快回去,帮他超度小鬼,我得走了。”
  
  庄雨柠一番表白被堵在喉咙里,只好随他一起下楼,问道:“你明天会去看我比赛吧?”
  
  “当然会去,我要见证你拿冠军。”
  
  庄雨柠开心的笑起来,“嗯,我给你留了位置,等会把会场的位置和座位发你手机上。”
  
  叶少阳点点头,回房间拿好自己的东西,快步下楼,走出房门,转身说道,“你早点休息备战,别送我了,对了,这个给你。”
  
  说完把一个东西递过来,庄雨柠接过一看,是自己家的钥匙,心里有点酸,说道:“你留着吧,我知道你没房子,你住过的房间,我会一直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住都可以。”
  
  “这多不合适,还有这个给你,”叶少阳拿出一串护身符,递给她,“你之前的护身符碎了,送个新的给你,里面有我一滴血,能保证一般的鬼妖不敢接近你,就这样,明天见了。”
  
  说完,把钥匙和护身符一起塞到她手里,转身大步走开。
  
  庄雨柠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紧紧攥着护身符,放在嘴边,感受着玉石的冰凉,其中那滴血,隐约却透着一丝暖意。
  
  在小区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叶少阳直奔金皇宫,用房卡打开自己的房间,隐约看到一个人靠在床上,看着电视,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进错房间了,仔细一看是马承,惊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里任何一个房间我都进得去。”马承笑了笑,“我以为你跟女明星有约,今晚不回来了。”
  
  “别说废话,你找我是要超度那个小鬼?”
  
  马承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古曼童,“你赶紧的吧,晚了我就舍不得了。”
  
  叶少阳画了一道引魂符,贴在古曼童的脑门上,然后拿出一截沾过朱砂的红线,围着古曼童的脑袋绕了一圈,打了个法结,中指勾起,轻轻一弹,将朱砂的药力打入古曼童内部,将那小鬼逼出来,魂魄正好被引魂符吸收。
  
  引魂符顿时变成半透明,上面隐隐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影子,好像影像画面一样,跪在地上,对叶少阳拜谢。
  
  叶少阳知道这小鬼刚被关入古曼童不久,还没有完全适应给人当小鬼,并不排斥超度,所以才对自己这般感激。
  
  “多谢天师搭救……”悠悠的声音,从引魂符里飘出。
  
  “受苦受难,来世福报。往生去吧。”叶少阳揭起灵符,丢在空中,自动循着打开的窗缝飞了出去,逐渐消失。
  
  马承看着这一幕,回头问叶少阳,“假如窗户和门都关紧,在一个封闭空间里,这符会往哪飘呢?”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能不能别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好吧,那问点别的,你身边这么多妹子,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叶少阳无语,“咱俩还是聊灵符吧。”
  
  跟马承聊了一会,叶少阳把他赶走,自己洗了个澡,上床之后,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念了一遍静心咒,睡了过去。
  
  早上六点钟,叶少阳被自己调的闹钟吵醒,洗漱之后,坐在床上想了一下今天的计划,然后给小马打去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一趟。
  
  然后出门敲响了隔壁房门,橙子把门打开,身上穿着昨天周静茹帮她买的衣服,手里……牵着瓜瓜。
  
  “你昨晚在这睡的?”叶少阳吃惊的看着瓜瓜,心想怪不得昨晚吃完饭他就不见踪影了,见瓜瓜点头,怒道:“卧槽,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在她这里过夜!”
  
  瓜瓜不满的撇撇嘴,“谁是大男人,人家今年才六岁。”
  
  “你自己说你都一千岁啦!”
  
  “嘿嘿,可是我又长不大,活一千岁也是小孩子呀。”瓜瓜冲他挤眉弄眼,“老大你是不是嫉妒了?”
  
  “滚!”叶少阳懒得理他,抬头看着橙子,“我现在送你走。”
  
  本来以为还要说服教育一番,不想橙子直接点点头,倒把他一番说服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叶少阳进屋坐下,等待小马来到,一边跟橙子聊起来,从她口中,得知了很多关于鲛人的外界不知道的秘闻。
  
  二十分钟后,小马独自赶到,叶少阳让他帮忙把自己那些用不上的法器法药,都搬到他住的地方去先放着,等自己从家乡回来再拿。
  
  “这么着急干什么,你今天走?”小马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