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二十五章 做你的一片树叶2,茅山捉鬼人第425章 做你的1片树叶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做你的一片树叶2
叶少阳皱眉,她上台唱歌,看到我干什么?
  
  之后嘉宾陆续进场,落座之后,买票的观众陆续进场,整个过程乱哄哄的,还伴着嘈杂的音乐声,叶少阳很不自在,也没什么好奇之心,拿出手机,玩最近才学会的消消乐。
  
  一直打到比赛开始,参赛的选手都是人气新星,每一个上台都会引发躁动,叶少阳也没怎么听,庄雨柠最后一个上台。
  
  在跟主持人对话的时候,她表示自己参赛的歌曲是自己最近写的一首歌,是为了献给某个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少阳注意到她目光从自己脸上扫过。
  
  然后,伴奏响起,她坐到钢琴前,开始弹唱:
  
  歌曲比较舒缓凝听,能听清每一个字,叶少阳仔细聆听:
  
  开始的开始,
  
  我们是两个陌生的人
  
  来自陌生的世界
  
  一场缘分的交集,
  
  将我们扯在一起
  
  一切都是为了那场相遇啊
  
  在繁花盛放的季节
  
  在轻风抚过的午夜
  
  你的一身白衣
  
  如同天使般的将临
  
  带我,离开,危机四伏的永夜,
  
  相思,从此,不分昼夜
  
  几世轮回,阴阳两界
  
  我穿梭前世今生只为今天的遇见
  
  无常青春,悠悠岁月
  
  你是我在生命之树小心摘下的树叶
  
  ……
  
  开始的开始,我们是一对陌生人
  
  走在一起熟悉的世界。
  
  最后的最后,我们一起在走
  
  让我,走进你的世界。
  
  等我,走在你的身边,
  
  做……你的一片树叶。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叶少阳也跟着一起鼓掌,灯光下,他看到庄雨柠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眼睛闪闪发亮。
  
  “唱的不错吧。”庄蔡问道。
  
  叶少阳点点头。
  
  “这首歌,是她最近几天写的,尤其是歌词,花了很大精力。”庄蔡意有所指。
  
  叶少阳还是点头,他不知道能说什么,这首歌带给他的,只有深深的感动。
  
  庄雨柠下台之后,主持人上台,与观众互动、评委打分,之后请选手上台、谈参赛感受……
  
  一套电视上综艺节目经常出现的程序走完,终于宣布奖项,不出意外的,庄雨柠获得总冠军。
  
  评委一致给出了一句简单有力的评语:歌曲优秀,演唱更是情真意切。
  
  然后是隆重的加冕仪式,庄雨柠的粉丝团瞬间冲到舞台下,欢呼起来,挡住了视线。
  
  “我先走了,回头帮我祝贺雨雨,我……为她骄傲。”叶少阳站起身,对庄蔡说道。
  
  “你现在走?”庄蔡吃惊说道,“雨雨说,等演出结束,有一件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下次吧。”叶少阳笑笑,“我会回来的。”
  
  然后不顾庄蔡的阻拦,钻入人群中。
  
  半小时后,颁奖典礼结束,庄雨柠卸了妆,在休息室见到父亲,父女俩兴奋的抱在一起。
  
  “总冠军,星途无量。”庄蔡送上作为父亲的祝福。
  
  庄雨柠很兴奋,有些害羞的说道:“今天有两件事,我刚完成了一件,如果接下来那件事成功了,才算是真的成功,”说完环顾左右,“怎么不见少阳哥?”
  
  庄蔡暗暗叹了口气,道:“走了。”
  
  庄雨柠愣了一下,拿出手机,想给叶少阳打电话,才看到有他发来的一条短信,看了一眼,整个人愣住了。
  
  “怎么了?”庄蔡见她神色有异,问道。
  
  “他回家乡了……”沉默良久,庄雨柠黯然说道,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庄蔡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他让我转告你,他会回来的。”
  
  庄雨柠咬了咬嘴唇,说道:“那我……就等他回来。”
  
  此时,叶少阳已经坐在了开往豫州的高铁上。
  
  他一个人来到车站,上车之后,给所有朋友发去提前离开的短信,之后,谢雨晴和周静茹轮流打电话来责骂他。
  
  叶少阳好不容易安抚下去,揉了揉被吵疼的耳朵,靠在椅背上,耳边反复回荡着庄雨柠之前演唱的歌曲。
  
  她在演唱之前,介绍过歌名叫做《做你的一片树叶》,树叶两个字,八成是为了暗合自己的姓氏。
  
  叶少阳暗暗叹了一口气,体会到了被人惦记的压力。
  
  看着车窗外景物变幻,叶少阳又想到了几年没有回过的家乡,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模样,那个尸煞,到底干出了什么事情,师父又是从哪知道它再度出世的?
  
  直觉告诉他,这又是一宗棘手的事件。
  
  叶少阳感觉有点累,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怎么了,舍不得你的美女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叶少阳一怔,有一瞬间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睁眼看去,吃惊的发现自己旁边座位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小马!
  
  “你怎么在这!”叶少阳惊得差点跳起来。
  
  “你走之后,我就去找平平,跟她说了情况,就当是旅游一场,顺便赚点钱,她也答应了,正好她最近要忙考试,没时间陪我,我查了车次,然后买了票上来,”小马耸了耸肩,“就是这么简单。”
  
  叶少阳笑起来,往他胸口上打了一拳,“赚你妹的钱,没人给你钱。再说你这货也是,干啥非要跟着我。”
  
  小马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好像冥冥中有一个声音怂恿我跟你走……”
  
  叶少阳知道他是在找借口,瞪了他一眼,没有反驳。“对了,那你怎么坐在这,你怎么知道我座位号?”
  
  “我不知道啊,我位置在隔壁车厢,一路找过来的,看你这没人,故意想给你个惊喜。”
  
  小马拿出手机,划了几下,打开一个新闻界面,递给叶少阳看,标题是《庄雨柠夺总冠军,现场演绎深情表白》。
  
  “现在网上都在猜,雨雨那首歌是对谁唱的,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炒作的噱头。”
  
  小马冲叶少阳挑了挑眉毛,“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跳车会撞死的。”叶少阳一句带过,不再谈论这话题。
  
  几个小时后,火车开到豫州,叶少阳带着小马下车,打车到汽车站,买了一张票到淮上县的汽车票,在外面小饭馆吃了午饭,休息了两个小时,才坐上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