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傩,茅山捉鬼人第427章 出傩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傩
小马眨了眨眼,“旱魃是什么?”
  
  叶少阳只是提出一个假想,也懒得过多解释,喃喃道:“但愿不是旱魃,不然麻烦可大了。”
  
  找到一家旅社,登记住进之后,发现卫生间里有一小桶纯净水,服务员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一天的用水,还是专门开车到县城接的,一天之内用完就没了。
  
  没办法,两人只好轮流用木盆洗脸洗脚,然后上床睡觉,坐了一天的车,两人都累的不行,上床没一会就睡着了。
  
  结果第二天一早,被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
  
  叶少阳起身来到床边,看到一行人穿红戴绿,从楼下走过,前面咣咣打鼓,还有吹唢呐的。
  
  一个头戴狰狞面具的人在人群中跑来跑去,状如妖怪,做出害怕逃遁的样子。
  
  “这是演出呢?”小马凑上来,说道。
  
  “水都喝不上了,谁有工夫演出。”
  
  叶少阳飞快的穿好衣服,奔跑下楼,正好店老板一家都站在门口观望街上发生的事,叶少阳来到昨晚接待过自己的老板娘身边,用当地话问道:“婶子,这是干啥来着?”
  
  “出傩呢。”老板娘道,“出傩求雨。”
  
  叶少阳愣了一下,这时候小马也赶下来,两人一起来到街边,朝行进的队伍望去。
  
  “出傩是什么意思?”小马问。
  
  “一种巫术。”叶少阳朝队伍里一名坐在轿子上的人努了努嘴,这家伙身上穿的花花绿绿、脸上涂着大花脸,连男女都分辨不清,坐在轿子上摇头晃脑,轿子旁边有好几个穿青衣的弟子伺候着。
  
  “这就是傩神,一种民间的巫师。”叶少阳低声说道。
  
  “看这德行,也是个神棍。”小马低声说道。
  
  “你可别瞎说,出傩就是这个样子的。”叶少阳让小马去楼上把自己背包拿下来,门锁好,一起去看出傩求雨。赶上这样的事情,当然要去看个明白。赶路根本不着急。
  
  傩神队伍所经之处,不断有当地居民加入,还有人在路边放炮,有一些当地年轻人也是从没看过这阵势,想要用手机拍照录像,被周围的人呵斥住。
  
  离开镇上之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青袍人不断拨弄罗盘,像是寻找着某种方位,跟旁边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人立刻跑到队伍末尾,高声宣布除了傩神模子,其余人不许再跟着。
  
  接着便又几个是便衣模样的人在街角一字排开,叶少阳猜测他们是公职人员,只是这种涉及迷信的事情,不方便穿工装。
  
  叶少阳也被挡在人群中间,看着出傩的人群不断向着南边走远,走了有几百米远时,人群中的年轻人叫起来,嚷嚷着非法限制自由,于是那些便衣后撤,但是挡住了出傩队伍,将他们阻挡在两百米远的地方。
  
  一开始,还有大队的年轻人兴致勃勃的跟着,结果结果出傩的队伍越走越远,中途不断有人掉队,一直走了十来里路……年轻人基本上都累的不行了,又缺水喝,陆续掉队,悻悻的返回镇上。
  
  小马一口气喝光一瓶矿泉水,看着前方那群不知疲倦的人,抱怨道:“这些人究竟是来求水的还是排水的,水还还没求到,我这热的都喝了两瓶水了,八块钱一瓶啊,太奢侈了。”
  
  叶少阳也喝掉半瓶水,招呼小马继续跟随。
  
  在那青袍人的带领下,队伍忽左忽右,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附近正好有一片土丘,叶少阳带着小马气喘吁吁的爬上去,居高临下看去。
  
  那青袍人正在维持秩序,让那些被选中的人全拍成一条龙的长队,全是精壮汉子,脱掉上衣,光着膀子站在。
  
  “这些人干啥的?”小马问道。
  
  “选出来的傩神模子,用来上身的。”叶少阳解释道,他虽然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不过这些民间常见的巫术,在茅山术的典籍里都有收录,自己曾经看过,记得大致的程序。
  
  “那青袍人又是谁?”
  
  “巫师的巫助,类似法师的童子一样。”
  
  “童子啊,原来跟我一个等级,”小马看着那巫助,喃喃道,“回头我也得弄一身装模作样的衣服去。”
  
  巫助从轿子里取出一把扫把模样的东西,在一个桶里沾了红色的颜料,在地上刷出一个四方形,然后命令几个汉子拿出铁锨,在他指定的位置挖起来。
  
  自己手拿罗盘,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到几百米远的地方,再选中一个位置,让人挖坑。
  
  “这唱的是哪一出?”小马好奇问道。
  
  叶少阳没理他,取出阴阳盘,哗哗拨动几下,掐准定阴穴的星盘,又是一番拨弄,点点头,自语道:“这个巫师是有点料。”
  
  小马忙问:“怎么说?”
  
  “他挖的第一个坑,是大风水中的八极风水弱地,将星管带,徐风南吹……主的便是整个县城的风水,在这个地方作法,能影响到整个县城的气运,一直往北,阴风过林,结而不退,是这处弱地的去势尽头……”
  
  小马傻傻的看着他:“你说这么多,我一句没听懂。”
  
  “听不懂就看,老实看着。”叶少阳不再理他。
  
  在两拨人挖坑的时候,巫助回到队伍这边,请巫师下轿,把轿底拆下来,里面竟然好像是一个移动仓库,装着不少东西。
  
  巫助自己动手,拿出一个八棱形的金属容器,摆在地上,在旁白摆下一大堆黄裱纸。
  
  前方摆下三盏香炉,一方貔貅铜印,布置好法坛,巫师这才出马,手持桃木剑,摇摇晃晃的走到法坛上,巫助立刻奉上一个小瓶,巫师喝了一口,喷在桃木剑上,剑锋上立刻燃烧起蓝色火焰。
  
  巫师发声招来那个头戴狰狞面具、假扮妖怪的人,一剑刺过去,当然不是真的刺,而是双方配合,好像打套路一样,你追我赶,像比武,更像是跳舞,旁边还有人放炮,敲锣打鼓。
  
  那几个随性的青衣人也跟着跳起一种奇怪的舞蹈。
  
  小马看得两眼发直,“卧槽,这什么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