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二十八章 湿地婆借水,茅山捉鬼人第428章 湿地婆借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湿地婆借水
“仪式,通过仪式提升威仪,汇聚气场。”叶少阳道。
  
  这看上去跟滑稽戏似的表演,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的时候,巫助过去检查那两个坑挖的情况,然后叫停。
  
  这时,那边的表演也结束了,巫师亲自到轿子里,从下面的“仓库”里搬出一个坛子,来到法坛旁边那个土坑前,打开坛子,倒出一坛子红色的液体。
  
  “雄鸡血。”叶少阳抽了抽鼻子,说道。
  
  把鸡血倒进去之后,巫助开始招呼那几个青衣人,把汉子们脱下的上衣都扔进坑里,然后浇了一桶不知道什么油,燃烧起来。
  
  巫助从轿子里搬来两根铁叉,分别插在火坑两边,中间搭起了三根烤羊肉串的那种铁钎。
  
  “这是干啥,摆摊卖起烧烤来了?”小马惊道。
  
  对这种傻比式的提问,叶少阳直接忽略。
  
  巫师站在火坑前,开始作法,口中念念有词,随着铁钎被火烤得越来越红,巫师突然睁眼,大喝一声,巫助跟着大喊一声,“得令,诸人上前,不得退缩!”
  
  队伍中最前面一个汉子先扑上去,左右手各从地上抓起一张黄裱纸,巫师用右手用拇指在汉子脑门上点了一下,喊一声:“应!”
  
  那汉子便用手去捧被火焰烤得通红的铁钎,结果黄裱纸呼啦一下烧起火来,汉子捧着双手逃开。
  
  第二个人又补上去,拿起黄裱纸,去抓铁钎,结果也是这样,逃开之后,第三个人又补上去。
  
  “这是什么意思?”小马看到惊奇不已。
  
  “你问题可真多!”
  
  叶少阳有点烦,解释道:“请湿地婆上身,谁要是能用黄裱纸接住铁钳,说明就是湿地婆上身,具体回头再说,接着看吧,别再问了。”
  
  之后每一个上去的人,手中的黄裱纸在触碰到铁钎的一瞬间,立刻被烧成灰,直到队伍里汉子还剩下两三个的时候,一个年轻人上去,按照同样的程序去做,在黄裱纸碰到铁钎的瞬间,奇迹发生了:
  
  烧的通红的铁钎,居然被薄薄的黄裱纸包在中间,没有烧着,并且那汉子似乎一点也没有被钳子烫到。
  
  巫师两眼一瞪,拜道:“傩神已来,请赐灵水!”说完,从那汉子手中接过钳子,对他的左腮扎下去,烧红的钳子瞬间从肉里钻出去,冒充一股烤焦的黑烟,从右脸穿出去。
  
  接下来,汉子不等巫师动手,自己从火堆上陆续取下另外两根铁钎,插进自己脸上,然后对着巫师摇头晃脑,模样像极了一只野兽。
  
  小马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呆,但是怕叶少阳说自己,忍住没敢问这是为什么。
  
  这时,巫师从法坛上拿起一只碗,把小瓶子里水倒进去,画了一张符烧掉,填进水里,然后把符水递到汉子面前。
  
  汉子一口喝干,然后掉过头,像野兽一样四肢着地,奔跑起来,一口气跑进巫助指挥众人挖的第二个坑里,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水在坑里,然后人立刻昏死过去。
  
  巫师立刻招呼人把他从坑里抬出来,拔出铁钎,抬进轿子里送走了,被汉子喷过一口的水坑里,立刻有水冒出来,一直涨到半坑高,才停下来。
  
  小马目瞪口呆:“废了这么大力气,才弄这点水出来?”
  
  “这是湿地婆从阴间借来的水,来自阴/水河,这水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寻找旱魃的。”叶少阳叹了口气,“果然是有旱魃啊。”
  
  “怎么个说法?”
  
  叶少阳本来不想多说,但是看到巫师驱散了人群,只留下巫助陪他守在水坑边上,另外留下几个青衣人为他们撑伞避暑,知道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情况,于是带着小马来到旁边的小树林里,找个阴凉地坐下,这才说道:
  
  “这巫师有点法力,也懂规矩,他是利用法术,从地府请来湿地婆上身,送来阴/水。
  
  旱魃过处,见水蒸发,一般的水被蒸发之后,化作水汽,消弭无形。但阴/水不属于人间之物,虽然会被旱魃蒸发,但是无法汽化,会凝聚成阴云,但是会跟一般的水一样,被旱魃吸收过去,用作修炼。
  
  所以,等阴/水成云之后,只要跟随它流动的方向,就能找到旱魃的位置,前去消灭。”
  
  说到这,叶少阳淡淡一笑,“这是民间法师寻旱魃的秘术,这法师会是会,但是他显然没真正对付过旱魃,把困难想得太简单了点。”
  
  小马皱眉道:“怎么呢,你意思旱魃很厉害?对了,旱魃到底是什么玩意?”
  
  “旱魃……是尸气所化的一种邪灵,说起来就复杂了,你就当是僵尸的一种吧,这玩意得机缘十分巧合才能形成,它不是故意要造成干旱,而是它需要借水修炼,自然会吸收附近的水汽,等到它力量控制范围内的水汽被吸干,就会释放尸毒,形成瘟疫……”
  
  叶少阳叹了口气,“但愿瘟疫还没形成,不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这么严重……”小马倒吸了一口气,“不过以你的法力,对付旱魃应该不成问题吧?”
  
  叶少阳道:“传说中中,旱魃上天上可旱天屠龙,下可引瘟渡江。这有点夸张。假如真面对面斗法,我倒是不怕他,但是捉鬼降妖,又不是约斗比武,不能以修为高低来评判,旱魃诡诈,想找到它都是一件难事。”
  
  说到这,叶少阳抬头朝那个水坑的上方望去,能看到一朵淡淡的黑云,正在形成。
  
  小马看了一眼正在作法的巫师,说道:“小叶子,你说这旱魃是僵尸的一种,尸煞也是僵尸的一种吧,这旱魃会不会跟你要对付的尸煞,有着什么关系?”
  
  叶少阳沉吟不语,这种怀疑他早就有了,据他的了解,尸煞跟旱魃之间并没有共生关系,但是同一片地区既有尸煞又有旱魃,的确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究竟怎么回事,也只有调查下去才知道了。
  
  又等了一会,天空阴云成形,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开始往南边飘去。
  
  (今日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