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三十章 惨死的老刘,茅山捉鬼人第430章 惨死的老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三十章 惨死的老刘
叶少阳长叹了一口气,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旱魃,就在这牛头山一带的几个村子里!
  
  那辆黑色的轿车,也在路边停下,从车上下来五个人,叶少阳在中间一眼看到了那个巫助,他已经换上了一套白衬衫黑裤子,打扮的跟普通人一样。
  
  随他一起下车的,是一个体壮如牛的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留着平头,眉头微皱,两个嘴角下撇,神态十分傲然。
  
  穿着一身很宽松的衣服,手里拿着个罗盘,边走边偶尔看一眼。
  
  “这个就是刚才作法的巫师。”叶少阳道。
  
  “是他吗,怎么换这身衣服了?”小马纳闷道。
  
  “作法的时候要穿盛装,平时谁那么穿。”
  
  巫师二人的身后,跟着三个人,一个是戴眼镜的胖子,另外两个穿黑色T恤,手里各自拖着一个箱子,看上去应该是随从。
  
  看到叶少阳二人,那巫助愣了一下,凑到巫师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巫师狐疑的看了叶少阳几眼,带人走下了山坡,向南边走去。
  
  “我们也走。”叶少阳看着他们下山,对小马说道,“旱魃肯定在这一带了,我先回村,找当地人打听一下再说。”
  
  小马道:“咱们要不要跟着他们去看看,万一他们找到旱魃了呢?”
  
  “旱魃不是这么容易找到的,这件事急不来。”
  
  顺着山脚下的泥土路,翻过山岗,有两处村庄出现在二人视线之中,一个在半山腰的平地上,多是二层小楼,看着很光鲜;另一个在山脚下,多是瓦房,一眼看去破旧的很,很多房子墙也倒了,房顶也塌了。
  
  小马一看就纳闷道:“这两个村子离得这么近,怎么差距这么大?小叶子你家在哪个村子?”
  
  叶少阳道:“这两个都是叶家村,山脚下是老村子,就是几年前发的那场洪水,把村子淹了之后,村民担心再发生同样的事,这才在半山腰开地,重建了一个村子。”
  
  叶少阳站在山冈上,朝山脚下那个村子瞭望了一会,带领小马朝半山腰的村子走去。
  
  来到村口,发现人声鼎沸,很多男女老少聚集在村口的稻场上,手拿铜盆铁罐,用东西敲打的咣咣响,一个个仰头看天,不少人嘴里喊着:“龙王爷下雨哦!”
  
  叶少阳这才知道,他们错把天上那多阴云当成雨云了,看见云来,都赶紧出来求雨是,可见这里干旱到了什么地步。
  
  当下快步走了过去,拉住一个正在大敲洗脸盆的老者,用当地话问道:“老丈,请问叶军家在哪住?”
  
  老头看了他一眼,“你找叶军干啥?”
  
  “叶军是我姑父,我过来走亲戚。”叶少阳把编好的谎话说出来。
  
  老头不加怀疑,朝站在不远处一个壮年汉子努了努嘴:“那不就是叶军吗,大军,大军啊,你亲戚找你!”
  
  等叶军回过头来,老头朝叶少阳指了一下,继续振臂敲锣求雨去了。
  
  叶军上下打量了叶少阳一会,又看看小马,皱起眉头道:“找错人了吧。”
  
  “没错,就是你。”叶少阳看没人注意,把叶军拉到一旁,笑道:“二叔,是我,少阳。”
  
  叶军怔了一下,眼睛猛然瞪大,激动的看着叶少阳,“少阳!你是狗儿!”
  
  叶少阳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点点头,“二叔,我回来了。”
  
  叶军顿时激动的满脸通红,一把拉住叶少阳,“走走走,狗儿,回家再说,这位是……”
  
  “这是我同学,放暑假跟我回家来玩来了。”
  
  叶军不疑有他在,在前面带路,朝村子里走去。
  
  小马用胳膊拐了叶少阳一下,挑了挑眉毛,笑道:“狗儿?”
  
  “滚!”叶少阳满脸通红,这可是自己小时候的名字,二叔也真是,居然现在还记得。
  
  叶军带着二人走进一栋宽敞的农家小院,里面是琉璃瓦盖的三层小楼,院子里还搭了个车棚,停着一辆小轿车。看上去家庭条件不错。
  
  跟着叶军来到堂屋,叶军招呼妻子出来,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出来跟叶少阳相见。叶少阳管她叫二婶。
  
  叶军把叶少阳的情况简单一说,二婶立刻就想起来了,夫妻二人一起问长问短,叶少阳随口敷衍,告诉他们自己目前在石城上大学。
  
  叶军听了愣了一下,“狗儿,你不是在茅山上学道吗?什么时候又去上大学了?”
  
  “现在道士也讲文凭,不混个大学毕业证怎么行。”叶少阳随口敷衍,挠了挠头。
  
  二婶突然想起什么,说道:“狗儿,你会道法是吗,咱村正好在闹旱魃,你有没有本事对付?”
  
  叶少阳还没开口,叶军大手一挥,斥道:“乱说什么,那旱魃多厉害,他才多大点,哪里能对付得了,我大哥家就这一个独苗,可别再出点啥事!”
  
  叶少阳笑笑,好奇的问道:“二婶,你咋知道是闹旱魃来着?”
  
  “咱这地方,啥时候这么旱过,有好几个先生看过了,都说是旱魃。而且……就应在村东老刘身上。”
  
  “老刘?”叶少阳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情况,问道:“到底咋回事,二婶给我说说。”
  
  二婶过去把门关好,回到桌前,低声道:“村长不让乱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老刘是个外姓孤户,住在村东,从上个月开始就没人见到过他,开头没人在意,但是没过几天,他家住隔壁的叶老杆媳妇就说一到夜里头,就听见老刘家里有女人的咳嗽声,笑声。
  
  大家一开始也没在意,但是过了几天,老刘家还是房门紧锁,不见有人出来,而且到了晚上,那女人的笑声隔壁好几户人家都听的见,村长这才组织了几个汉子,趁着中午翻墙进去……哎呦,后面我不敢说了,你二叔当天也去了,问你二叔。”
  
  叶军连连摆手,道:“不要说了,你这一说,我又是一身鸡皮疙瘩,他们年轻人更不要听这个,会做恶梦的。”
  
  叶少阳淡淡一笑,“没事二叔,我好歹也是学道的,虽然还没学成,但这样的事也见过,不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