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三十一章 洪水的真相,茅山捉鬼人第431章 洪水的真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洪水的真相
叶军一想也是,见他非要听,往条几上一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太邪门了,当时我们进去之后,屋里屋外找了一圈,没见到老刘,但是闻到有臭味,一开始还当是厕所的味,后来有人说那味儿不对,那是尸臭,我们就循着臭味找起来。
  
  来到他家后院的地窖前,确定那臭味是地窖里传来的,当时地窖上盖着个水泥盖子,村长带头,几个人一起动手,把地窖盖子搬开,下面顿时传来一股浓浓的臭味,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当时下面黑得很,什么也看不见。村长命人到隔壁借了几把手电,大家往下面一照……”说到这,叶军用一种恐惧的眼神望着叶少阳,“你知道看见啥了?”
  
  叶少阳摇摇头。
  
  叶军用发颤的声音缓缓说道,“老刘就在地窖下面,身上爬满蛆虫,已经烂掉一半了,但他确实站在地窖里,昂头向上看着,龇牙咧嘴的,还试图爬上来,不过地窖里没梯子,他上不来。”
  
  “卧槽……”小马脑补了一下那画面,用力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真的,大侄子,你二叔我亲眼所见。”叶军生怕叶少阳不信,有些激动的说道。
  
  叶少阳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相信。后来怎么处理了?”
  
  叶军道:“当时大家都吓傻了,有人说要报警,但是村长不许,说这件事有怪异,万一处理不好,造成瘟疫什么的,想补救都来不及了,于是趁老刘还在地窖里,把盖子盖好,从邻村请来一位先生,去现场看了。
  
  那先生说了一大通,咱普通人也听不懂,我就记得那先生说,这是旱尸,是旱魃弄的,不过村长怕引来警察,这消息暂时还封锁着。”
  
  叶少阳缓缓点头,那位先生倒是没有胡说,人死不腐才为僵尸,腐烂而能行动,原因很多,但都是怪异所生,想了想,问道:“那地窖现在有人看守吗?”
  
  “没人看着,谁也不敢在那看着,”叶军道,“那先生说,就这么放着,等打死旱魃之后,再把他一起烧了。村长让人搬了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那东西也出不来,暂时也没什么事。”
  
  说到这,看了叶少阳一眼,警告道:“狗儿我跟你说,不要以为你学了几年道法就去逞能,这旱魃可不是你一个娃娃能对付的,你就老实在我这呆着,我下趟去城里的时候,给你带些元宝蜡烛回来,带你祭祖。”
  
  叶少阳笑着点头,“那就谢过二叔了。”
  
  二婶道:“孩子刚回来,别说这么可怕的事了,我去做饭,中午你们爷几个喝一杯。”
  
  叶少阳纳闷道:“家里还有水做饭吗?”
  
  “做饭的水还是有的,现在也不是过去,路好,我隔三差五就去县城拉一车水回来,家里正常用水还是有的,就是得省点。”叶军叹了口气,“只是可惜地里的庄稼了,今天怕是要绝收了。”
  
  小马搭了一句:“不是有车吗,多运几趟水浇地就是了。”
  
  叶军笑道:“你这孩子会说,我开车去县城一趟回来,得烧多少油,现在水都赶上油贵了,那点庄稼才值多少钱?”
  
  小马这才把账算过来,红着脸不说话了。
  
  将近中午,饭菜做好,一个十三四岁的男生推门进来,叶军做了介绍,这是他家小儿子叶小帅,在集上的小学念书,暑假补课。他还有一个大五岁的姐姐,今年刚考上大学,在外地上学。
  
  叶军拿出一瓶待客用的好酒,给叶少阳和小马倒满一杯,吃喝起来,不由自主就聊起了那场洪灾。
  
  “那场洪灾,其实是人祸,”叶军喝多点酒,话也多起来,低声对叶少阳道,“那一年确实雨水多,平原地区都发了大水,但是咱这山区,多少年也没发过大水,说起来,还是因为挖出了山神印……”
  
  叶少阳他早就怀疑,那场洪灾不寻常,听叶军这么一说,顿时激动起来,认真听着。
  
  叶军道:“那一年,我们这一带修大桥,炸山开路的时候,崩出来一块半人高的石雕,形状是一只狮子,老辈人说,那是镇山的山神印,必须放在山上,才能保佑一方平安,一旦拿走,山神震怒,会放出洪水。
  
  那些官家人哪里听,把山神印拿走了,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山洪就爆发了……唉,有些东西,真的不得不信。”
  
  叶少阳听的心惊不已,问道:“那山神印长什么样子,二叔你见过没有?”
  
  叶军摇头道:“就是听说像狮子,我也是听说,没有见过。”
  
  像狮子……难道是貔貅?
  
  这件事情,的确有些怪异,说不定背后有什么惊人的真相,叶少阳决定认真调查一番。
  
  又聊了一会别的,叶少阳问道:“二叔,当年害过我的那只尸煞你知道吧,就是逃走到山里那只,最近是不是出现了?”
  
  叶军摇了摇头,狐疑的看着他,“你听谁说出来了,没有的事,至少我不知道。”
  
  叶少阳本以为会有什么蛛丝马迹,没想到二叔一口否定了,当场怔住,二叔跟自己说了那么多关于村子的秘闻,在这件事上,他没有道理骗自己,所以要么就是尸煞出山,但是他不知道,要么就是师父忽悠自己。
  
  仔细思索了一会,叶少阳觉得两种可能都有,不过叶军常年在村里生活,如果连他都没听说尸煞出山的事,师父又是从谁那里听谁的呢,难道是掐指算出来的?
  
  叶少阳一头雾水,不过好在自己已经来了,回头有的是机会调查,而且目前最主要的是对付旱魃,当下想了一想,有了主意,嘱咐叶军夫妻,暂时不要对外暴露自己的身份,就说自己是二婶娘家的侄子或外甥,来探亲的。
  
  “那尸煞跟我有仇,我担心他就在附近山里,万一知道我回来,会来要我的命的。”叶少阳把想好的借口说出来。
  
  这理由绝对充分,叶军夫妻二人当即表示要隐瞒他的身份,谁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