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三十七章 地窖下的僵尸2,茅山捉鬼人第437章 地窖下的僵尸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地窖下的僵尸2
尽管腐烂成这个样子,它仍然牢牢站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咽,随时打算起跳的样子。
  
  “卧槽他妈妈的……”小马转过头去,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说道:“这副尊容,大概是我见过的第二恶心的东西了。”
  
  “第一是什么?”叶少阳忍不住问道。
  
  “水尸,没有任何玩意比那更恶心!”小马低头看了一眼那不人不鬼的东西,道:“这到底是什么,旱魃吗?”
  
  叶少阳摇摇头,“这哪里是旱魃,这是旱尸,简单说就是被旱魃弄死的人,体内水分被瞬间抽干,成为类似干尸的存在,但是跟一般的干尸不同,体内瘟气弥漫,你看它的肚子……”
  
  小马惊道:“不会又是什么婴/煞之类的……”
  
  “他是男的,哪来的婴儿,”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道:
  
  “他肚子里就是瘟气,你看他全身腐烂,但是身上的皮还完好,体内还有血肉。说明他还没有成型,等他身上的血肉完全腐烂风干,只剩下一层皮蒙着,成为接近干尸的存在,那才是旱尸成型,这井盖和石碾子根本困不住它。”
  
  小马一听,紧张的说道:“你赶紧把它弄死吧,看着瘆人。”
  
  “哪有这么容易,”叶少阳两眼一翻,“旱尸最可怕的就是浑身都是瘟气,这玩意对人类等于是毒气,却能让它存活,刚才你也见到了,只要有瘟气在,一根手指被斩下来还能活。
  
  就算是把它活埋,旱尸是死了,但是皮肉裂开后,瘟气也能渗透土壤出来,形成瘟疫。”
  
  小马怔怔的看着他,“我靠,照你这么说,还没办法对付了?”
  
  “办法当然有,瘟气为旱魃之气,它又是旱尸,五行受水相克,用符水可以化瘟气。”叶少阳想了想,道:“首先得找个水壶……”
  
  “上哪找水壶,回去拿?”
  
  “居家过日子的,谁家没有水壶。”叶少阳说完,起身来到房屋正面,推开堂屋大门,然后打着手电进去,房间里空荡荡的,一眼扫去,没有鬼魅之内的存在。
  
  叶少阳摸到厨房,在一个煤球炉子上找到水壶,然后让小马返回叶军家,把自己买的矿泉水拿几瓶过来。
  
  真正遇到要紧的事,小马也没推诿,从围墙翻了出去。
  
  叶少阳从灶台下面拉出一堆麦秸,填进煤炉子下面,开始生火。
  
  由于煤炭熔点较高,所以煤炉子生火有个过程,等叶少阳把炉子生起来,小马也抱着几瓶矿泉水回来了。
  
  “八块钱一瓶,你省着点用。”
  
  叶少阳打开一瓶,喝掉半瓶,把剩下的和另外三瓶全倒进了水壶里,放在炉子上烧。
  
  烧开之后,加了两把糯米和一把雄黄进去,提着水壶来到地窖旁边,这时候那旱尸八成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绷着双腿不断往上窜,试图打开朱砂红线的封印,但每一次都徒劳无功。
  
  “别挣扎了,来吧”叶少阳对准旱尸的头顶,把开水浇下去。
  
  “啊……”旱尸喉咙里立刻发出好像鸭子叫一样的声音,跌倒在地上,开水浇到的地方,就好像涮羊肉一样,皮肉翻滚裂开,从骨骼上撕落下去。
  
  一开始旱尸还在挣扎,在地上爬来爬去,无奈地窖的空间太小,他爬到哪里,开水就浇到哪里。
  
  随着他两条腿上的肉被浇下去,只剩下两根白生生的大腿骨,旱尸瘫倒在地上,双臂还在徒劳的挣扎着,抬起脑袋,冲叶少阳怒吼着。
  
  一道水柱落在它脑袋上,一块皮肉翻开,连同上面的皮肉一起撕下去。
  
  小马紧紧皱着眉头,这场面,简直有点惨不忍睹。
  
  叶少阳又把壶嘴对准旱尸隆起的肚皮浇下去,肚皮“噗”的一声爆开,一股绿色的气体立刻像烟雾一样扩散开来,徐徐上升。
  
  “瘟气!”叶少阳哼了一声,把水壶交给小马,飞快的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盒,打开来,取出了一枚玻璃球一样的透明珠子,先把雕母大钱放在井沿上,把珠子正好卡在钱眼里,那绿色的瘟气立刻加速飘出地窖,然后完全被珠子吸进去。
  
  原本透明色的珠子立刻亮起一层淡淡的白光。
  
  “这是什么宝贝?”小马两眼放光的说道。
  
  “南明离火丹,能吸百种邪气,化为乌有。”叶少阳朝旱尸看了一眼,道:“把剩下的水浇完,对准脑袋浇。”
  
  小马立刻照办,开水浇在旱尸脑袋上,绿色的血肉流尽之后,便是脑浆子从眼窝里流出来,被开水一激,立刻凝固成了白花花的脑花子,小马心中又泛起一股恶心,还有一种暴力的爽感。
  
  旱尸抽搐了一会,彻底不动了,这时候,瘟气也被珠子吸收干净了,外表流出珍珠一样的璀璨色泽。
  
  叶少阳把珠子又放了一会,确保瘟气没有一丝残余,这才把红线和五行旗收拾起来,招呼小马把井盖重新盖好,然后让小马张嘴,看看舌头已经回复常色,取出铸母大钱,用壶里剩下的一点水洗过,装了起来。
  
  “完事了,回去睡觉。”叶少阳说完,向来时那面比较矮的墙头走去。
  
  小马跟上去,一边摸着脖子上破皮的地方,说道:“小叶子亏你还是天师,杀一个旱尸没想到都这么费劲。”
  
  叶少阳哼了一声道:“别说它还没成型,就是成型了我杀它也是分分钟的事,我是投鼠忌器,担心瘟气扩散,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不能有一点马虎。”
  
  从墙头翻出去,叶少阳吹了一声口哨,叶小帅从隔壁家门外走来,看到小马,立刻伸出手来:“僵尸牙呢?”
  
  “这个……”小马挠起后脑勺。
  
  “你让我跑腿,不会说没有吧?”
  
  叶少阳一听,忙问道:“跑什么腿?”
  
  小帅道:“就是之前啊,他出来找我,让我回家去给你们拿矿泉水来,说是要对付僵尸……”
  
  叶少阳恍然,怪不得自己让他回来拿水,一声不吭就去了,敢情是指使小帅去的,寒着脸朝小马望去。
  
  (中午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