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五十八章 深夜烧纸人,茅山捉鬼人第458章 深夜烧纸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深夜烧纸人
“还有,例如采购、配药、运输之类,都需要假借人手去做,甚至哪怕只是为了迷惑旁人,以为是一个怪老婆子生活在这,不会有所怀疑。”
  
  听叶少阳说完,小马缓缓点头,指着地上那臭气熏天的一滩,道:“那现在这怎么办?”
  
  叶少阳道:“什么怎么办,放这就是了,要不了几天尸体就分解没了。”
  
  “可是别人不知道啊,在今晚之前,大家都以为她是个活人,虽然这里没人来吧,但万一被人发现,警察调查到我们头上,你怎么跟警察说?说她被鬼附身了,然后你把鬼杀了?估计你会被送去做精神鉴定。”
  
  叶少阳瞪了他一眼,“管不了那么多了,难道你让我去警察局自首?”
  
  想了想道:“不用担心,到时候就算她尸体没烂完,警察找来,能鉴定出她死亡时间在至少半年之前,那个时候我还在茅山呢,跟我扯不上关系。”
  
  在小屋里,叶少阳找到了一共三个装满猫脑的坛子,从背包里找到一个空的瓷瓶,装了一点猫脑子进去,然后把三个坛子扔进水井里,坛子打碎,脑浆流在那些猫的尸体上。
  
  然后画了一张天火符,丢进去,把那些“豆腐脑”和僵尸猫的尸体一起烧化,熬干尸血,连骨头都没剩下,真正做到了毁尸灭迹。
  
  “行了,回去吧。”
  
  叶少阳带着小马跳墙离开,回去的路上,小马想到一个问题,说道:“你在小萌妹子面前隐藏了实力,然后你一声不响的把吴老太一家都端了,你明天怎么跟她说,还要不要合作了?”
  
  “当然要合作,我还没有摸清她的底细呢。”叶少阳想了一会,道:“回头我找个合适的借口,咱们俩统一口径就行。”
  
  转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团火光,叶少阳定睛一看,一个妇女在烧纸钱。
  
  心里登时有些诧异:非年非节的,为什么在十字路口烧纸,就算是亲人的忌日,也该去坟上烧纸才对,为什么在村里烧纸?
  
  再朝烧纸的妇女看去,身上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也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了。她出神的望着火堆,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
  
  叶少阳跟小马互相看了一眼,都很不解。
  
  叶少阳示意小马别动,自己走上去,蹲在妇人的身边,仔细听了一会,总算听到几个完整的句子:“小烁,娘给你送钱了,呵呵,终于要死人了,都要死,呵呵,去给你陪葬,等着,快了……”
  
  叶少阳心中一动,这是疯子的胡话?
  
  妇人从地上捻起一张纸钱,填进火堆里,叶少阳无意中看到,她手上带着一个很大的镯子,在火光映照下,发出一股接近血色的光。
  
  叶少阳惊了一下,从旁边拿起一张纸,填进火堆里,搭讪道:“大娘,你给谁烧纸呢?”
  
  妇人转过脸来,眼神发愣,毫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又转头看着火堆,道:“给我儿子。”
  
  叶少阳本想问她儿子怎么死的,又觉得这话太失礼,正想着怎么样婉转一点,跟她套套近乎。
  
  妇人自言自语起来:“我儿子死了,他是被人害死的,被你们这些人害死……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死人谷出现了,快了,呵呵,你们一个都活不了……”说到最后,她情绪激动起来,又哭又笑,把剩下的纸钱全扔进火堆里。
  
  然后站起来,低着头,慢慢的朝路边的胡同里走去,口中不断重复着那句话:“一个都逃不掉,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大娘,大娘?”叶少阳叫了几声,妇人好似完全没听见。
  
  叶少阳跟着她走进胡同,看着她推开了一道院门,走了进去。
  
  叶少阳还想跟上去,小马赶上来,从后面拉了他一把,道:“你干啥,大半夜的擅闯民宅?”
  
  叶少阳这才发觉自己过于激动了,静默片刻,跟小马一起回到十字路口。
  
  纸钱翻动,打着旋飞起来。
  
  叶少阳一个箭步上前,手伸到火堆里,一拉一拽,手下凭空多了一道人影,是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两沓纸钱,神情很紧张,对着叶少阳不住鞠躬。
  
  “大法师饶命,饶命,路过这看到有人烧纸,来捡点钱……”
  
  叶少阳审问了一番才知道,这老头是附近一家刚死不久的人,刚到头七,今天还阳,顺道捡了点纸钱而已。
  
  叶少阳悻悻的放走他,招呼小马回家去。
  
  “怎么一回事,你对那个疯女人怎么那么好奇?”小马很是疑惑,“我看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叶少阳停下脚步,看着他道:“她手上戴的镯子,是一只灵性极强的法器!”
  
  小马当场怔住。“灵性极强……那是多强?”
  
  “就算在茅山,也能排进前五名!跟茅山灭灵钉差不多吧。”
  
  小马更加吃惊,“不是吧?她一个普通妇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法器?”
  
  “所以我才想弄个明白啊,而且那法器散发出一种很强的力量,我没有近距离接触,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
  
  小马听他这么一说,也感觉到这妇女身上有故事,仔细回忆她说的每一句话。
  
  “她的话中,提到两件事,一个是‘死人谷出现了’,一个是‘谁都逃不掉’……”小马有点紧张起来,“死人谷不知道是哪,不过她说的逃不掉是什么意思?”
  
  “但愿是她的疯言疯语。”叶少阳说道,现在一点线索没有,瞎猜也没用,好在已经知道这个妇人住在什么地方,既然是当地居民,明天找叶军打听一下,或许能知道点她的底细。
  
  只是不知道,这个妇人,跟自己目前在调查的旱魃一事,有没有什么关联。
  
  想到这,叶少阳感觉到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回到家中,两人轻轻的打开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把门关好之后,叶少阳立刻把装着猫脑的瓷瓶拿出来,倒了一些在灵符上,对着灯光打量起来,猫脑晶亮剔透,黄澄澄的,闻上去有一股中药的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