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六十一章 醉汉见鬼,茅山捉鬼人第461章 醉汉见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醉汉见鬼
后来,在朋友的帮忙下,把叶秋山送回家中,妻子伺候他睡下了,自己也睡了。结果早上叶秋山一醒过来,又哭又笑,变成现在这个疯样子,嘴里说一些奇怪的话。
  
  她吓得不行,去卫生所找来大夫,也不知道咋回事,左邻右舍都来看,有人说是中邪了。她想起前天叶小萌在祖茔施展过法术,只好去找叶伯帮忙……
  
  叶小萌听罢,心里有数了,让叶伯下令,把闲杂人等都赶出去,除了他们三个,只留下叶秋山的妻子。
  
  “这就是中邪了,我要检查一下。”叶小萌上前,伸手扣住叶秋山的脉搏,检查起来。
  
  叶少阳在旁边看着。
  
  叶秋山突然咯咯的笑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叶少阳离近看着,突然发现了异样,对叶小萌道:“不用检查了,他是鬼气入眼,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叶小萌皱起眉头。
  
  叶少阳指了指叶秋山布满血丝的眼珠子,道:“你自己看看。”
  
  叶小萌狐疑的凑上去,盯着看了一会道:“瞳孔发散,但是……没有什么呀?”
  
  “往瞳孔里看。”
  
  得到他的提示,叶小萌凑的更近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看见,只看到自己的倒影,突然惊呼一声,瞳孔里的不是自己的倒影,而是一个七孔流血的人。
  
  “天哪,这是……鬼怪!真是鬼气入眼。”
  
  鬼气入眼,是中邪的一种,相对于鬼上身来说,情况比较轻,实际上不是因为看了鬼一眼,而是被鬼看了一眼,确切说,是与鬼对视。这个鬼必定是恶鬼,有深厚的修为,与人对视,即可释放鬼力,让人定住,然后从眼上身……
  
  从叶秋山的情况来看,那只鬼没有上身成功,但是在他眼睛里留下了影像。眼为天目,鬼起入眼,能影响人三魂之一的天魂,暂时失去神智,胡言乱语是正常的,但是没有大的危险,等一两天之后,眼中鬼影消失,人也便恢复正常。
  
  不过假如这人的秉性太弱,鬼气在眼中停留时间过长,会破坏生气,鬼气消散之后,会造成眼疾。
  
  鬼气入眼,对叶少阳来说不算什么,一个法印就可以驱散鬼气,不过为了不暴露身份,他没有出手,而是任由叶小萌指挥叶秋山的妻子去煮红枣糯米粥,自己在叶秋山身边坐下,按着他的肩膀,再度打量他的眼眸。
  
  他眼中的,是一个男鬼,七孔流血,其状恐怖,虽然只是一抹残影,叶少阳依然能感觉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鬼。
  
  那么问题来了,叶秋山只是个普通人,这只厉鬼想上他的身,为什么没有成功呢?
  
  叶少阳突然想到什么,招呼叶伯,“您是村长,人头熟。您来看看,他眼睛里这个鬼,您认不认识?”
  
  叶伯听说让自己看鬼,表情立刻犹豫起来,转头看了女儿一眼。
  
  叶小萌冲他点点头:“没关系老爸,这是残影,不是真的鬼。”
  
  叶伯这才放心,走到叶秋山面前,朝他瞳孔看去。
  
  叶少阳本来不抱什么希望,毕竟眸子反射出来的只是个黑影,而且那个鬼七孔流血,似乎难以辨认,然而叶伯在看了几秒钟之后,脸上突然显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浑身颤抖起来,连声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叶小萌惊了一下,上前扶住他的肩膀,急忙问道:“老爸,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不对,那个鬼?”
  
  叶伯似乎没听见她的话,不住摇头,口中喃喃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十年了啊,怎么还在这里……”
  
  叶少阳和叶小萌互相看去,双双震惊。
  
  “爸,那到底是谁?”叶小萌把叶伯拉到床上坐着,轻声问道。
  
  叶伯慢慢回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是叶小烁,十年前死了的叶小烁!”
  
  叶小萌皱起眉头,喃喃道:“叶小烁是谁?”
  
  她没有看到,在她的身后,叶少阳的脸色大变。
  
  叶小烁!居然是他!
  
  自己本来就准备打听他,结果他居然出现了。
  
  怎么会这么巧?仔细一想,也不算是巧合,毕竟三娘给叶小烁烧纸,也不是平白无故,她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
  
  令叶少阳最震惊的是:一个死了十年的人,魂魄,居然……还在人间?
  
  恰在这时,神志不清的叶秋山发出一串“咯咯”的笑声,末了清晰的吐出一句话:“叶小烁,回来了……”
  
  叶秋山的妻子推门进来,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红枣糯米粥。
  
  叶小萌又找她要一块红布,结果没找到,把孩子的红领巾拿来了。
  
  叶小萌要来一只勺子,把红枣和糯米从碗里舀出来,只留下汤水,然后画了一道符,点燃后,放进碗里。
  
  用红枣糯米汁化的符水,能拔鬼气,这也是茅山术的手法。
  
  叶小萌露出的这一手,令叶少阳再次怀疑起她的身份。
  
  叶小萌把红领巾浸泡在符水里,然后像卷饼一样卷起来,盖在叶秋山的两只眼睛上,然后取出一枚五帝钱,在两边耳垂内侧刮了几下,激活天目穴,叶秋山哼了一声,轻轻吐出一口气。
  
  一丝丝的黑气,透过浸泡了符水的红领巾,散发出来。
  
  叶小萌过去把后窗打开,回到床前,说道:“他中鬼气不深,最多半个小时就醒了。”
  
  张秋山妻子千恩万谢。
  
  叶小萌让她先出去,把门关好,回头看着叶伯,重新提起话题:“老爸,这个叶小烁到底是什么人?”
  
  叶伯看了叶少阳一眼,欲言又止。
  
  “老爸你别这样,杨大哥也会法术,眼下正帮我找旱魃呢,你有什么就直说好了。”
  
  没等叶伯开口,叶少阳先交个底,说出自己昨晚见到三娘的经过,叶伯听罢,神情更是有点紧张,看看叶少阳,又看看叶小萌,道:“你们调查旱魃,我支持,但是叶小烁的事情,你们就不要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这可是为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