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明天子2,茅山捉鬼人第471章 大明天子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明天子2
然后再以此为据,按照分金定穴术结合阵法中的山水走向,推演出阵法的阵眼所在,再想办法破解。
  
  小马听完他的讲述,惊得目瞪口呆,“你想了几天,就想出这个办法来,把鬼当成警犬用?”
  
  “不然怎么办,办法是笨了点,但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叶少阳道,“就算有阵法存在,我离鬼三尺之内,还是能感觉的到,而且我一个人不够用,到时候你牵着鬼在前面走,我在后面画图,把阵法的结构画出来,事情就成。”
  
  小马道:“那要是阵法覆盖整个集镇,咱们就绕着集镇走一圈?”
  
  叶少阳点点头,心算了一下,道:“绕集镇一周的话,我估计最多也就是一二十公里,不到一天就能走完。”
  
  小马听见这个数字,当场就要瘫倒。
  
  “咱们上哪去抓鬼,去坟地?”
  
  叶少阳想想道:“这次不去坟地了,我直接用拘魂术从地府拉个鬼上来,不过集镇里有阵法封印,拘魂术不好使,咱们得先走出集镇。”
  
  说完催小马上路,小马虽然不情愿,也只好陪他一起。
  
  两人一路赶回牛头山,再下山回到来时经过的大路上,一口气走出两三公里远,叶少阳感觉差不多了,走到田间去,抹平一片土地,先取出一叠黄裱纸烧了,然后从包里倒出一大把五帝钱,让小马帮自己一起找崇祯通宝。
  
  小马一边翻找,一边好奇的说道:“为什么要崇祯的?”
  
  “地府七十二司中,崇祯皇帝负责催行司,我们要抓鬼,得跟他打个招呼。”
  
  小马惊呆:“崇祯皇帝!!”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有什么好吃惊的,岳王爷还是速报司神忠孝司神呢。”
  
  小马彻底凌乱。
  
  选出了六枚崇祯通宝,叶少阳运用文王金钱课的手法,把六枚铜钱拍成梅花形,画了一道拘魂符,丢进中间,口中默念道:“茅山天师叶少阳,拘魂卫道,叩请崇祯天子暂开鬼门!”
  
  崇祯皇帝虽然早就受封阴间司神,但法师提到他时,一般都以崇祯为名,表示对这位华夏末代天子的敬意,敬的不是他的皇位,而是他的气节。
  
  用金钱课拘魂,是茅山拘魂令的一种,可以从地府十里之内就近拘来鬼魂。
  
  符纸飘入“梅花”之后,六枚铜钱一起平地摇晃起来,不等灵符燃尽,一道虚影从烟雾中升腾起来,然后,又是一道虚影钻出来,揪住前面那个鬼的衣领,举手便打,前面那个鬼立刻大叫求饶。
  
  这怪异的一幕,令叶少阳二人目瞪口呆。
  
  “咋回事?”小马看向叶少阳。
  
  叶少阳也看不懂怎么回事,当下抽出勾魂索,对着两个鬼的中间砸下去,两个鬼感受到罡气袭来,立刻分开。
  
  叶少阳定睛看去,那个被打的鬼,是个五六十岁的老汉,农人打扮,打人者是个中年汉子,身上鬼气略微浓郁,有点修为。
  
  “干什么的,怎么一上来都打?”叶少阳朝两只鬼努了努嘴问道。
  
  谁料那那壮汉鬼不买账,瞪着叶少阳道:“哪个不开眼的法师拘本官来阳间,有什么事?”
  
  卧槽,脾气还不小。叶少阳暂不理他,问那个被打的:“他为什么打你?”
  
  老汉对叶少阳拱了拱手,道:“启禀法师,我是阴间东岳山的鬼役,等着投胎,这位是新上任的后补功曹,索要份子钱,我无钱给他,就要打我,正巧碰上法师拘魂,帮我做主……”说完跪在地上磕头起来。
  
  那功曹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道:“你这老鬼乱说什么,那份子钱,是用来为本组人员添置衣物,别人都给,你干啥不给?”说完扬手还要打。
  
  叶少阳挥动勾魂索,卷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跌倒在地上,不再看他,继续问老汉:“为什么不告发他?”
  
  老汉道:“我就是投了鬼帖给司官,不日就来处理,不知道这霸王怎么知道了,让我撤回鬼帖,我不从他,才追打我。”说着还伤心的抹了一把鬼眼泪。
  
  叶少阳点头道:“既然鬼帖都投出去了,那就等吧,小心点,下次别让他逮着了。回去吧。”
  
  老汉愣住,没想到刚上来就被打发走了,但不敢多言,躬身行礼,顺着来时的钱眼钻入地下。
  
  叶少阳提起勾魂索,把功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来,歪头看着他,笑道:“你只是个功曹,还是个候补的,这刚上任就收钱,贪得有点早啊。”
  
  功曹被勾魂索捆住手,动弹不得,还死鸭子嘴硬,瞪眼道:“我大小是个阴官,你是人间法师,无权管我。再说司官还未调查,你怎知我一定有错!”
  
  “说的也是,”叶少阳缓缓点头,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桃木枝,照脸上给他来了一下,“我不管你,但我可以打你!”
  
  叶少阳下手不重,没有伤,但是很疼,功曹哇哇大叫,“我是阴官,你敢打我!”
  
  叶少阳又给了他一下,耸耸肩道:“就是打了,怎么着?”
  
  一提勾魂索,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用桃木枝一顿猛抽,逼他往牛头山方向走。
  
  功曹看上去很横,但是没什么骨气,吃疼不过,求饶起来。“大法师大法师,我错了,求别打了,让我干什么,您直说,小人照办,一定照办!”
  
  叶少阳淡淡一笑,“放心不让你干什么,随我走一趟,给我探探路就行。”
  
  功曹哪敢不从,按照叶少阳的指点,往牛头山方向走起来。
  
  一路来到山脚下,身上的鬼气突然变淡,隐藏消失。
  
  阵法的边界,总算找到了。叶少阳扔了一枚铜钱在功曹脚下,令他后退几步,见他身上又恢复了鬼气,便命令他往左边走,对小马道:“你看着他,最好让他身体一半显现鬼气,一半隐藏,把阵法边界探出来。”
  
  说完把桃木枝交给他,“不听话就抽。”
  
  自己拿出一个笔记本,按照边界的走向,开始绘制起来,不时往地上扔一枚铜钱,用来定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