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师出马,茅山捉鬼人第478章 天师出马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师出马
叶小萌再把一张符丢出去,再度后退,转着弯,不断打出提前画好的爆炎符,吸引旱魃的注意,旱魃果然追逐起灵符,忽略了叶小萌的存在。
  
  当最后一张爆炎符打出去,叶小萌脚下一抹,窜到旱魃身后,手中拂尘突然朝它后脑扫去,口中念道:“玉拂扫尽天下尘,乾盛借法,道成坤元!”
  
  手中那柄拂尘无风而动,在接触到旱魃的一瞬间,仿佛无数的触须,顺着两颊爬到正面,分别钻进它的口眼鼻中。
  
  “玉尘捻动万斤身!破!”叶小萌大喝一声,倒提拂尘,错步后退,旱魃巨大的身体,居然向后倒去。
  
  叶少阳站在围墙上观望着,口中喃喃说道:“这拂尘是好东西,她手法也正,是正宗的茅山术,可惜法力差了点。”
  
  小马喝道:“那你还不去救她!”
  
  叶少阳没动,他想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观察叶小萌的身手,进一步判断她的出身,所以,没用动。
  
  旱魃跌倒之后,挥舞双手,抓住拂尘的把柄,用力扭动,一股强大的尸气蔓延而上。
  
  叶小萌娇喝一声,拂尘脱手而出,连连后退。
  
  旱魃却没有再管她,纵身一跃,落在院门前方,将那些想要逃走的青衣人再度挡了回去。
  
  众多青衣人愣了一下,无奈只好又退回到墙角去,叶小萌捡起拂尘,挡在他们面前,看着旱魃一步步走来,一脸决然。
  
  围观群众无不动容,跟着叶伯一起大声呼叫,劝她快跑。
  
  叶小萌屹立不动,抬头对着天空嘶声大叫:“叶少阳,你如果在的话,赶快出来吧!”
  
  没有人来。叶小萌看着旱魃一步步逼近,陷入绝望。
  
  所有的人都绝望了。
  
  突然,旱魃的脚上冒出一股黑烟,伴随着滋滋的声音。
  
  旱魃后退了一步,却又踩在什么东西上,又是一股黑烟冒出。
  
  叶小萌低头看去,旱魃走过的地方,留下不少尸血,其中隐约有两枚亮晶晶的东西。五帝钱?
  
  当场怔住,一枚五帝钱,怎么可以发出这么强大的威力,连旱魃都能烫伤?
  
  突然,她心头一喜,激动的抬头看去,结果围墙上还是叶少阳三个,再无别人,顿时陷入迷惑中,叶少阳没来,那出手的又是谁?
  
  旱魃跟她一样茫然,抬头看去。
  
  “看什么?”叶少阳手拿一捧五帝钱,用大拇指弹出一枚,落在旱魃身上,立刻冒出一股黑烟。
  
  “嗷!”旱魃总算找到了目标,暴吼一声,口中喷出尸气,一跃而起,朝叶少阳撞来。
  
  叶少阳很从容的将五帝钱装回腰带里,拍了拍手,顺着架在围墙上的木板朝它奔去,旱魃仰天吸气,空中黑云涌动,瞬间向下压来,将叶少阳整个裹在中间。
  
  “小心啊!快走!”叶小萌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冲叶少阳喊道。
  
  叶少阳手拿太乙拂尘,轻轻一扇,黑云散开。
  
  没有七色彩云,只有黑云,但他奔跑的样子,的确很酷。
  
  “装比!”小马翻了翻白眼,往墙头上一坐,拿出手机开始玩消消乐叶少阳既然出手,战斗根本就没悬念了。
  
  叶少阳跳进院子的瞬间,旱魃立刻扑了上来。
  
  叶少阳尾指弹出朱砂,伸手一抹,画成双鱼,打在旱魃身上,将其震的踉跄后退,接着栖身上前,勾魂索横扫出去,在旱魃脖颈上绕行一周,紧紧勒住,把太乙拂尘叼在口中。
  
  腾出左手,握成龙爪,扣住旱魃肚脐眼位置的软肉,用力向外扯动,将肠子扯了出来,连同着一起流出的,还有大量黑色的尸水。
  
  旱魃毕竟是僵尸,其修为和能量所在,都化成尸水储存在肚子里,尸水流光,旱魃也就差不多了。
  
  随着尸水流出,旱魃浑身战栗,挥舞双臂,对着叶少阳脑袋拍去。
  
  叶少阳错步后退,解开勾魂索,冲旱魃弯了弯嘴角,“再给你个机会。”
  
  这么做不是为了装比,而是旱魃体内还有不少的尸水,现在灭它的话,它在穷途末路之际,肯定会用尸爆,到时候尸水乱喷,自己倒是不怕,但万一伤到叶小萌等人就麻烦了,索性放开它,让尸水多从伤口流出来一些。
  
  旱魃自然不知道叶少阳的卑鄙想法,对叶少阳展开疯狂的进攻,叶少阳步踏天罡,在旱魃身边游走,片叶不沾身。
  
  “茅山凌空步……”叶小萌望着叶少阳,喃喃自语。
  
  旱魃进攻的动作越大,从腹部伤口流出来的尸水越多,终于,它感到支撑不住了,停止进攻,用怨毒的目光凝视叶少阳,口中发出悲鸣。
  
  叶少阳冲它努了努嘴,“别灰心,再来,有志者事竟成。”
  
  旱魃显然无志,看了他一会,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决定:纵身向院门奔去。
  
  之前面对叶小萌等人不可一世的旱魃,居然……想要跑路了。
  
  “卧槽,你也太没种了。”叶少阳相当的无语,手臂一震,勾魂索如影随形,击中旱魃的后背,将它打落在地上,飞身追上,不等它爬起来,用勾魂索缠住它的双臂,用力绞在一起。
  
  旱魃不甘受缚,试图垂死挣扎,张开嘴,故技重施的吐出信子,刺向叶少阳面门。
  
  叶少阳早料到这招,左手张开,手中握着一枚铸母大钱,迎了上去,钱眼恰好从信子穿过,一直按到旱魃嘴巴,旱魃喷出一股瘟气。
  
  对一般人来说,这瘟气沾着必死,叶少阳却只是觉得有点烫手,把铸母钱一直卡进旱魃舌根下,不等它咬合,把手抽回来,尾指一弹,一道朱砂隐现,然后嘴巴一松,太乙拂尘落下,左手接住,在嘴巴里沾了点口水,轻轻一转,凌空接住指甲弹出的朱砂,一拧,尽数被口水粘住。
  
  然后以拂尘为笔,在旱魃脸上写出一个“井”字。
  
  井为双二,横竖二刀。
  
  叶少阳口中默念一遍行刀咒,井字一闪,刀光立现,深深刻进旱魃的皮肉里,将脑袋生生切开。
  
  这一系列的法术攻击,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过半分钟的时间,旱魃在叶少阳的手下根本没有招架之力,战斗刚开始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