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二个死人,茅山捉鬼人第497章 第2个死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二个死人
在场众人闻言震惊不已。
  
  “他为什么要吃炭块”小马不解,“因为冷”
  
  “他五脏六腑都结冰了,冷得受不了,本能反应。”叶少阳道。
  
  有个小伙栗声说道:“炭烧嗓子,那得多疼啊,他怎么叫也没叫呢,我们在外边什么也没听到。”
  
  “嗓子都冻冰了,拿什么叫”
  
  叶少阳看了一眼哭得撕心裂肺的叶庆云的母亲,叹了口气,画了一张符,贴在叶庆云面门上,念了一遍咒语,对叶母说道:“你家儿子命中如此,我已经超度他去阴司,今生早丧,来生必有福报,你也别太难过了。”
  
  叶母听说儿子去了阴司,绝望的情绪多少缓和一点,要跪下给叶少阳磕头,叶少阳连忙扶住,安慰了几句,又回到叶庆云尸首前,认真检查了一遍,发现墙上有两道血迹,是他用手指擦破后写的,是个“二”字。
  
  不用说,这是叶小烁用他的身体干的,表明他是继叶佳亮之后的第二个。
  
  叶少阳很想知道,他跟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值得他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把人折磨到死一个是砍断手脚,流血而亡,一个是浑身冰冷,吞炭火烫死
  
  叶少阳带着小马,黯然离开,至于丧事怎么办,那是人家的事了,自己没法帮忙。
  
  “叶庆云魂魄没有去阴司吧”回家的路上,小马小声说道,“我看的出你是安慰老人家的。”
  
  “我们进去的时候,他的魂魄已经不在了,也许是叶小烁掳走了。”
  
  叶少阳想到,叶小烁虽然被自己打伤,但是杀个把普通人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而且他真就这么干了,带伤杀人,这得多大仇恨
  
  “现在可以确定,叶小烁杀人是有针对性的,有第二个就有第三个。”叶少阳停住脚步,沉吟片刻,说道:“另外几个叶小烁当年的好朋友,都在什么地方”
  
  “一个在广州,举家都搬走了。一个在镇上,给王大善人当保镖。”
  
  “王大善人的保镖”
  
  小马点头道:“是的,这家伙是个退伍军人,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目前去了江南省押送一批货,说是明天回来。”
  
  叶少阳想了想道:“你再给他打个电话说声,让他明天来找我,在此之前不要回来,保持在离家一百公里以外。”
  
  小马道:“难道走远点就没事了”
  
  “当然了,厉鬼虽然魂行无忌,但感知力总是有范围的,超过范围之后,就算对方身上有它留下的魂印,也是没法感知到对方的位置。”
  
  小马当场就打电话,说了半天,耸耸肩,对叶少阳道:“他不太信,不然你跟他说”
  
  叶少阳接过电话,但是对方已经挂了,只好又拨过去,接通之后,刚说两句,对方有点不耐烦的表示知道了,在执行任务,没时间说话,然后挂断。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叶少阳无奈,跟小马回到家,又累又困,上床后本想把当天发生的事情从头想一遍,结果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早上八点,被一个陌生电话吵醒,言语很是恭敬,称他做叶天师,自称叫叶庆天。
  
  “叶庆天,谁”叶少阳觉得名字有点熟,但是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就是昨晚打电话那个,”小马在外屋听见,插了一句。
  
  “哦,”叶少阳对着手机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现在在家里,大侄子不对,叶天师,我遇鬼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叶庆天声音里带着哭腔。
  
  叶少阳心中咯噔了一下:“你家在哪”
  
  “在集上,东头第一家水果店,叶天师你现在过来吧,求你了。”
  
  下床的时候,浑身酸疼,叶少阳也顾不上了,简单洗漱之后,跟小马一起离开家,快步来到集上,找到叶庆天说的水果店,店门打开着,叶少阳一头扎进去,才看见不大的店面里坐了好几个人,一眼扫去,只认识一个王大善人。
  
  一见到叶少阳,王大善人立刻起身,很客气的上来打招呼,招呼一个穿迷彩服看上去很壮实的青年汉子过来,为他们互相介绍,这个壮汉就是叶庆天,身后是他的家人。
  
  叶少阳打量了叶庆天一眼,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们有点急事,连夜开车回来的,”叶庆天一个壮汉,说起话来却是抖抖擞擞,“开车进入县城的时候,就遇到怪事了”
  
  叶少阳皱起眉头,打断他斥道:“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在江南省呆着不要回来吗。”
  
  叶庆天面露难色,偷偷扫了王大善人一眼道:“是有急事必须回来”
  
  叶少阳一听就明白了:有急事的是王大善人,老板要回来,他一个员工当然得服从,而且他干的就是保镖,总不能让老板自己回来。
  
  “说吧,遇到什么了”
  
  叶庆天让家人进屋去,自己搬了个凳子坐下,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开车到县城的时候,有一只黑猫跳上汽车发动机盖上,一开始就是那么蹲着,怎么都赶不走,后来它居然开始说话,让我们开车门,我们哪里敢开。
  
  之后它在那里又哭又笑,说要找我报仇之类的,后来天亮之后,它才跳下车窗走了,我想起你昨天的嘱咐,一到家赶紧就来找你了”
  
  这种场面,光是脑补一下,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也足够恐怖了,怪不得他给吓成这样。
  
  叶少阳沉吟了一会,开口问道:“它光是骚扰你们,没动手”
  
  王大善人站起来,回答道:“它一直想进来,还用脑袋撞玻璃,后来我身上的金佛不断放出金光,它似乎有些害怕,一直没能进来。”说着从脖子上解下一串金佛,递给叶少阳观察。
  
  “这是我一次去法源寺的时候,找里面的大师求的辟邪符,开过光的。”
  
  叶少阳握着金佛,用罡气感知,金佛里还残余着一丝灵力,虽然只剩下一丝,但是灵力很纯正,而且内有灵根,正在不断生成新的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