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气围村1,茅山捉鬼人第559章 死气围村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死气围村1
收拾好东西,叶少阳一行人回到招待所。
  
  招待所还有服务员没下班。叶少阳要了一壶茶,大家一起坐在大厅,一边喝茶,一边商讨下一步计划。
  
  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先下手为强,袭击鬼母的老巢位于鬼仙村中的那口水井。
  
  “我想过了,想要拯救雪琪,最好的办法就是所有人一起围攻鬼母,留下一个人牵制雪琪,只要鬼母一死,我们再擒拿雪琪……”
  
  叶少阳环顾众人,说道,“这样就可以让鬼母怀疑不到我们的企图,而且那时候大家围攻她,她也没工夫去怀疑别的。”
  
  大伙缓缓点头。芮冷玉道:“那这个用来牵制雪琪的,必须法力超过她,不然可能会被她打死,毕竟她也不知道我们在做戏。”
  
  叶少阳点点头,想了一下,对她说:“那就交给你了,只有你最合适,而且你们俩都是女的。”
  
  芮冷玉歪着头道:“跟男女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叶少阳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两个女的斗法好像合适一点……”
  
  芮冷玉果断说道:“我不干。我要斗鬼母。”想了想对汪鱼道,“师兄你去吧。”
  
  “我也不去,我要照顾你。”汪鱼嘿嘿笑道。
  
  叶少阳看他那腻歪的样子,真想借用小马一句口头禅:一拳把他打成傻比。
  
  四宝说道:“没人去我就去,打谁我无所谓,就怕我不是她对手。”
  
  叶少阳想了想道:“瓜瓜你去帮四宝。”
  
  瓜瓜点点头,问他什么时候行动。
  
  “明天晚上,入夜之后吧。”叶少阳道,这次行动越早进行越好,要不是之前对付邪神,大家都很累,还有人受伤,他都想把行动定在今晚的。
  
  简单商量了一下明天行动的细节,老郭想起一件事,问道:“小师弟,那邪神之前说……他是受人指使,从鬼域而来,目的是阴阳书,这还怪了,鬼怪之辈,要阴阳书有什么用,又不能修炼上面的法术?”
  
  这问题,叶少阳之前也简单想过,当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指使他的,是鬼妖,不是人呢?”
  
  老郭一怔:“它不是鬼域来的吗,鬼域难道还有人类不成?”
  
  “这也没有绝对的,”叶少阳沉吟道,“总之有很多种可能性,还是不要乱猜了。”
  
  老郭点点头道:“反正你把阴阳书收好,不要让人偷走了。”
  
  刚经历过连番打斗,大家都很累,一壶茶喝完,各自回去休息。
  
  叶少阳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在房间外面贴上血精符,然后上床去睡觉。
  
  过度劳累和精神紧张的他,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连瓜瓜跳到他胸口上趴着都毫无反应……
  
  整个隐仙集,都在睡梦之中。
  
  黑色的气息,从两界山中蔓延而出,一点点笼罩向隐仙集,无数游魂厉鬼,借着鬼气的掩护,蠢蠢欲动。
  
  叶家村,住在村子最北面临山的一户人家。
  
  叶老头有风湿病,一到刮风下雨的阴天,关节就疼。后半夜,他被疼醒,两个关节像被砸进了两个钉子。
  
  老伴被他吵醒,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睡了?”
  
  “关节疼,明天八成是阴天,要下雨。”叶老头望着漆黑的窗户,摸着自己疼痛发麻的双腿,疼的牙花子都打颤,却拍着老伴说道:“老婆子,你去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进来,别明天下雨给淋湿了。”
  
  叶老太婆不想起床,说道:“淋湿了明天再洗一遍就是了,洗衣机现成的。”
  
  叶老头怒道:“重洗不是要多费电费水的,你还没老到不能动吧,起床收下衣服多大事儿。”
  
  “就你事多!”叶老太埋怨的坐起来,下了床,推开门来到院子里,把下午才洗好晾上的衣服往自己怀里收。
  
  抬头朝天空看去,发现一朵乌云正在从北边缓缓飘过来,凉风丝丝吹来,心中暗忖还是老头子算的准,果然是要下雨了。
  
  把衣服收好,送进屋里,在上床之前,叶老太去上了个厕所。
  
  厕所在院子的一头,叶老太打了个手电,来到厕所,蹲下之后,听见鸡圈里传来一阵异常的声音,嘎嘎蹦蹦的,好好有人在啃骨头。
  
  叶老太家在村北头第一家,出门就是山冈,偶尔会有黄鼠狼窜到家里来偷鸡。
  
  叶老太以为这次也一样,是黄鼠狼在捣鬼,于是从厕所出来后,随手从墙下捡起了一把锄头,走向鸡圈,打算把黄鼠狼赶走了事。
  
  鸡圈里毫无声息,没有一只鸡在叫,只有那个奇怪的声音,从墙角传来:“咯嘣、咯嘣……”
  
  叶老太打开鸡圈的门,用手电照过去,结果却看到一只只的死鸡,被人堆积在墙角。
  
  叶老太浑身一颤,刚要看个清楚,死鸡突然“动”了,一只只掉落下来,里面出现了一个人的脸,双手捧着一只死鸡,正在大口咀嚼。
  
  感觉到亮光,这人转过脸来,抹了一把嘴唇上的血,将手里的半只死鸡朝叶老太递过来,含混不清的说道:“来,你也吃……”
  
  叶老太双腿一软,倒在地上,本能的向后退去。
  
  “不吃啊,嘿嘿,”那人拨开一堆死鸡,朝叶老太扑上来,“那我吃你……”
  
  叶老头在床上等了半天不见老伴回来,正在纳闷,想要开灯出去看见,就听见门“吱呀”一声给打开了,于是重新躺下去,抱怨道:“收个衣服那么长时间,快睡吧!”
  
  等了一会,不见老伴上床,反而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笑声,叶老头感觉到不对劲,转身看去,一个人影,像只狗一样蹲在地上,用力喘着气。
  
  叶老头赶紧打开灯,一眼看出,是邻居张老头,蹲坐在地上,浑身血肉模糊,脸上还少了一大块皮,眼珠子掉出来,被血管挂着,垂来晃去。他的腹部破了一个大洞,鲜血还在不断流出来。
  
  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疼,龇着牙冲叶老头嘎嘎笑着,双手伸进腹部的伤口,用力撕扯,捧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肠子和内脏,冲叶老头喊道:“乖啊,我喂你吃……”
  
  叶老头翻了翻白眼,直接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