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零二章 刺杀2,茅山捉鬼人第602章 刺杀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零二章 刺杀2
瓷瓶晃了一下,似乎瓜瓜不甘心的想要出来,但是红线上一道血光闪过,形成封套,将瓶口收紧。
  
  接着张诗明用一道符印,封住瓶口。
  
  假如让他跟瓜瓜一对一决斗,以他的法力,未必是瓜瓜的对手,但是趁着瓜瓜在魂器里休息的时候,突然锁住魂器、让他出不来,这还是可以做到的。
  
  封住瓷瓶之后,张诗明从腰间拔出自己的松纹古定剑,慢慢走到床前,望着熟睡中的叶少阳,脸上现出挣扎的表情,最后下了狠心,摇了摇头,轻轻说道:“叶少阳,我也不想这么做,只要你死了,就不会再有这些事了……”
  
  一咬牙,拔出松纹古定剑,照着叶少阳喉咙刺去。
  
  剑锋刺到叶少阳面前三五寸远的时候,突然顿住了,剑锋弯曲,不住抖动,似乎不愿意刺下去。
  
  张诗明瞬间明白,法器有灵,不伤天师,如果是一般的法器倒也没这么强的灵性,但松纹古定剑是道门至宝,能辨认出叶少阳身上的天师气息,不愿加害。
  
  张诗明一怒之下,画了一张盲眼符,贴在剑身上,封住宝剑的灵性,将其暂时变成一把普通的剑,再次对着叶少阳的喉咙刺下去,而叶少阳正在呼呼大睡,满脸通红,呼吸急促,不知道正梦到什么旖旎的事,对眼前的危机完全不知。
  
  张诗明相信,自己这一剑下去,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叶少阳必死!
  
  然而,松纹古定剑即将刺入叶少阳喉咙的瞬间,却突然定住了,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剑锋,接着,一个脑袋从被子下面伸了出来,冲张诗明眨了眨眼睛,问他:“你想干啥?”
  
  “你、你怎么在这!”张诗明看着瓜瓜的脸,吓得一步跳起来,本能的朝床头柜上的瓷娃娃看了一眼。
  
  瓜瓜另一只手挠了挠头,一脸无辜的说道:“你不知道啊,我一直都是跟老大在一个被窝睡觉啊。”
  
  见他很是吃惊,想了想,明白过来,指着瓷娃娃说道,“哦你说它啊,这个里面有我一丝鬼力,所以你用法术弄它,会有反应,你不会以为我在那里面吧?”
  
  张诗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偏偏自己还把松纹古定剑用盲眼符封住了灵力,不然面前这个小鬼根本不敢掠其锋芒。
  
  当下抽回宝剑,撕掉上面的灵符,念了一遍咒语,对着瓜瓜刺下去,事到如今,也只有先弄死他,再对付叶少阳。
  
  瓜瓜也不是傻子,早在自己觉察到危险,替叶少阳挡下一剑的时候,他另只手就在被窝里掐了一下叶少阳的屁股,等张诗明再度把宝剑刺下来时,叶少阳正好疼的跳起来,知道是瓜瓜干坏事,正转身要打他,瓜瓜翻身下床,道:“老大小心,有人要杀我!”
  
  “杀死你我也不解恨!”叶少阳骂了一声,突然感到耳后生风,转头一看,卧槽,果然有把剑正在刺下来,当即来不及反应,飞起一脚,踹在张诗明的脸上,将其踢的撞在墙上又弹下去,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满怀怨恨的看了叶少阳一眼,转身朝门外跑去。
  
  “小张同学?”叶少阳看着他的背影,吃惊不已,立刻起身追去,口中大骂道:“你给我回来,你为什么要刺杀瓜瓜!”
  
  张诗明跑到门后,一边开门,一边回头看去,叶少阳已经跑了过来,情知逃不掉,毫不迟疑的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松纹古定剑上,口中默念一遍开天咒,将宝剑对叶少阳比划了一下,然后却朝从另一个方向从冲过来的瓜瓜掷了出去。
  
  法器不伤天师。张诗明知道松纹古定剑杀不死叶少阳,干脆去杀瓜瓜,这一剑倒不指望命中,只求能声东击西。
  
  果然,叶少阳生怕瓜瓜出意外,当即摸出几枚五帝钱,击中松纹古定剑,将其震落在地上,转头已经看不到张诗明:这家伙趁乱已经跑了。
  
  瓜瓜骂了句脏话,朝门外追去,叶少阳伸手拦住他,道:“算了,我们对这人生地不熟,很难追上他的。”定睛看着他,问道:“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杀你?”
  
  瓜瓜郁闷的不行,嚷道:“哪里是杀我啊,他是要杀你,你是被我给救了!”
  
  “杀我?”叶少阳彻底呆住。
  
  这时候小白也听到动静,从隔壁赶来,瓜瓜把事情经过跟他们俩一说,叶少阳当场懵了,惊呼道:“怪了,我跟这小子又没仇,他为什么要刺杀我,我死了他有什么好处?”
  
  小白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低着头,咬着嘴唇,吞吞吐吐的说道:“也许,是因为我……”
  
  面对叶少阳和瓜瓜的疑问,小白很不好意思的讲述了之前发生在公园的事,叶少阳一听就明白了:张诗明喜欢小白,不想让她一直跟着自己,以为杀了自己,小白就会跟着他走,当然,前提是他处理的好,别人查不出是他所为。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说,他只是一时冲动。
  
  “这个张诗明,等我找到他,一定要让他好看!”小白用力跺脚,怒哼哼的说道,过了一会,又转头看着叶少阳,欲言又止的说道:“老大你别太生气了,这小子也就是一时冲动,他不是真的……想要杀人。”
  
  “我没生气,”叶少阳叹了口气,道,“我只是怕出了这件事后,这家伙会越陷越深,一条路走到黑,得先找到他再说。”
  
  瓜瓜耸了耸肩说道:“他现在肯定躲起来了,上哪找去?”
  
  “他有可能会回龙虎山,我们明天上山的时候,找他师父问问,然后再说吧。”
  
  叶少阳安慰了小白几句,让她回去睡觉,自己关上门,往床上走去,结果脚下绊到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是剑鞘,旁边还有一把剑,在灯光下放出古铜色的光。
  
  松纹古定剑!
  
  叶少阳走过去,把剑和剑鞘都捡起来,伸手慢慢的摸着剑锋,赞道:“是把好剑,可惜跟错主人了。”
  
  瓜瓜凑上来,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压低声音道:“老大,你干脆把这把剑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