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零三章 上山斗法,茅山捉鬼人第603章 上山斗法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零三章 上山斗法
叶少阳心中一动,瞪了他一眼说道:“想什么呢,这是人家龙虎山的东西。”
  
  “现在不是在你手上吗,张诗明用它来刺杀你,结果失败了,你总要留个证据什么的吧,或者说是补偿……”
  
  “想这么多借口,不如直接说我想要。”叶少阳翻了翻白眼,回到床上,把松纹古定剑塞到自己枕头下面,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早,叶少阳起床,到隔壁叫醒小白,一起退房离开。
  
  到这时候,张诗明还没有出现,小白试过给他打电话,但是张诗明手机已经关机,没一次能打通的。
  
  叶少阳只好把这件事放下,带着瓜瓜和小白前往龙骨黄山。
  
  这是叶少阳第二次来龙虎山,第一次是大概七八年前,当时自己随着青云子在这附近某个地方帮人开光,结果回去路上钱被人偷了,师徒二人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青云子便带他来到龙虎山上求助,吃住了几天,临走还要了几百块钱坐车。
  
  不过时隔久远,而且那时候叶少阳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对于龙虎山已经没有太多记忆了,只记得龙虎山多数道观都是风景区,游客很多,只有最后一座主峰上的玉清宫才是修炼之所,平时有人把守,禁止游客参观。
  
  来到龙虎山下,看到游客漫山,可谓人山人海,叶少阳反而有点晕了,不知道往主峰应该怎么走,反倒是来过一次的小白在前面带路,从侧峰的小路上山,一路来到主峰。
  
  叶少阳站在山门前,回头望着前山大大小小的道观,和那些趋之若鹜的游客、香客,不由感慨,如果茅山能有这么繁华,那该多好,别的不说,这一天下来能挣多少钱啊!
  
  山门两边,立着几个手持哨棒的道童,见到叶少阳上山,立刻上前阻拦,“先生留步,山上不向游客开放。”
  
  叶少阳抬起右手,弓起中指,食指和无名指微屈,摆出一个道门起手印。
  
  那几个道童一看,认出是道门中人,一人问道:“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这是一句道门常见的切口,意思是看你像是同门,但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
  
  叶少阳答道:“南山南,句水畔。”在道门中,南山为茅山,句水,也就是句容河,茅山南派就在句容河边上,如果回答是淮水畔,那就是茅山北派,因为茅山北派在下蔡淮河边。
  
  那几个小子一愣,出于叶少阳意料的是,对方没再说切口,而且恭敬的问道:“叶祖师?”
  
  叶少阳点点头,那几个家伙立刻要下跪行礼,叶少阳换了个不受的手势,说道:“礼不多见。”
  
  几个道童这才起身免礼。
  
  叶少阳皱眉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一人笑道:“叶祖师上山就知道了。”说完从兜里摸出个小米手机,拨了个号码,贴在耳边说道:“禀告掌门,叶祖师来了。”听了一会,挂断后,对叶少阳做了个请的手势。“叶祖师,掌门有请。”
  
  叶少阳踏着台阶,径直上山,小白在旁边挽着他的胳膊,很是得意,问道:“老大,为什么他们叫你祖师?”
  
  “龙虎山是道门之首,张天师一脉传承的道门正朔,但是从明朝时候起,龙虎山的掌门一直比茅山掌门晚两辈,他们才刚入门,自己也不知道比我晚几辈,所以干脆就叫祖师好了。”
  
  小白嘿嘿一笑,“老大好厉害啊。”
  
  叶少阳耸耸肩,“厉害什么,茅山和龙虎山一直是竞争关系,都想盖过对方,他们表面上喊我师祖,心里头恨不得我出丑呢。”
  
  说话间,二人走上山顶,当前一座宫殿,便是玉清宫,瓜瓜感受到道门神威,浑身不舒服,干脆钻进瓷瓶里躲着不出来了,小白修为太强,而且受封过阴神,没有什么感觉,一直走在叶少阳身边。
  
  玉清宫前,有一大片青石板拼成的空闲地,二十几个身穿青衫、道士打扮的家伙站在附近,一见到叶少阳,立刻呼啦一下,在他面前呈扇形散开,一个个手拿桃木剑,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这是干啥?
  
  叶少阳正在寻找主事的人,一个身材矮胖、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人从后面挤出来,左手抚摸着自己的黑色胡须,右手抬起,五指朝着叶少阳,中指叠在食指上面,意为叩首行礼,一般用于道门中人见面时,年纪比对方大、身份比对方高,但是辈分不如自己的人代替行礼,毕竟以自己的身份,真跪下的话不太体面。
  
  虽然几年没见,但是叶少阳一眼就认出,他是龙虎山的掌门:张无生。乃是当世道门中为数不多的几名天师之一。
  
  “叶师叔,见过了。”张无生淡淡说道。
  
  “矮冬瓜大叔,又见面了啊,我主人来了,我哥哥怎么样了!”小白对着张无生大声喊道。
  
  被叫矮冬瓜,张无生内心十分不爽,但是自己身为一派掌门,也不好跟她一个小女妖动怒,于是翻了翻白眼,只当没听见。
  
  叶少阳面对张无生抬起右手,屈起中指,扣在拇指上,轻轻一弹,作为他之前用手势施礼的回应。
  
  这一行为,在道门中意为不受礼的意思,但是带有点蔑视。因为弹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扫地出门,因此实际很少使用,叶少阳也是基于对方态度轻蔑,所以以牙还牙。
  
  “张天师,这是什么意思?”叶少阳伸手指着对方那些虎视眈眈的道士说道。
  
  张无生淡淡一笑,“这些都是我的弟子,最近他们演练了一套阵法,名叫‘阴阳六合阵’,威力太大,本人道法稀疏,一向找不到人演练,正好今天叶师叔来,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还请不吝赐教,我这些弟子都是很优秀很好学的,叶师叔可别让他们让他们失望哦。”
  
  说完,右手一抬,将一把桃木剑扔给叶少阳。“都是同门子弟,刀剑无眼,还是用桃木剑的好。”
  
  敢情是想找自己练练啊。叶少阳早就猜到今天上山,免不了要闹出点矛盾,但没想到一上山就得打,当下淡淡一笑,让小白在一边等着,自己向前走去。
  
  那帮道士立刻围了上来,摆开阵势,将他围在中间。
  
  看到这阵势,叶少阳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食中二指夹住桃木剑的剑尖,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剑尖折断三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