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零四章 阴阳六合阵,茅山捉鬼人第604章 阴阳6合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零四章 阴阳六合阵
叶少阳将断剑倒转,用三只手指捏住剑锋,对着面前十几个道士说道:“来吧。”
  
  众人相顾望去,一脸骇然。连张无生面上也现出震惊的表情。
  
  “老大好厉害!老大打败他们!”小白拍着两手,兴奋的喊叫起来,在她看来,叶少阳现在的样子非常的酷,却不知道桃木剑的讲究:真正好的桃木剑,一定要从上取材制作,不能翻转,换句话说,树干取成木材、切割成桃木剑后,原本朝上的一端只能用做剑锋,不能用作剑柄。
  
  因为树干吸收养料,是从下往上,这种内在的组织和纹路,从外面看不见,但是树根做剑柄,可以让罡气传递的更加顺畅,容易到达剑锋,一旦本末倒置,在运用罡气的时候,会让气息受阻,就算是天师,实力也会稍微打点折扣。
  
  而桃木剑的形状,也是非常重要,道门之中,桃木剑一向只有三个型号:尺二、尺六、尺八。不管大小,一定要完整,才能保证罡气的传递,从而在作法之后,转变和生化出法力……
  
  如今叶少阳不仅折断剑尖,还将桃木剑倒转,这种事在道门不是没出现过,但向来只有宗师对付新人,才敢这么做,而叶少阳的对手,都是龙虎山的内门弟子,并且人数占优,还有阵法的加成,叶少阳居然敢如此轻视他们……
  
  张无生很恼火,非常恼火,表现出来的,却只是一抹淡淡的微笑:“叶师叔好自信啊。那就按照规矩,除剑法和手诀外,不可使用任何法术……好了,请叶师叔指教。”
  
  一共十六个人,八人一组,围成两圈,绕着叶少阳奔跑起来。
  
  每个人行走的速度、步伐的节奏和方位,都不一样。
  
  叶少阳虽然装比,但真打起来,也不敢马虎,仔细观察起每个人的双脚,逐渐判断出了这个所谓的“阴阳六合阵”是什么鬼东西:
  
  看上去就是一个二龙出水阵加上一个四象连环阵,前者八人踏两仪,后者八人踩四象,双阵相连,化生阴阳,八门中扣除天地二位,也就是将两个小阵的阵眼隐藏起来,形成八荒六合之势,无头无尾,阴阳互生……
  
  对一般人来说,这阵法随着人员的奔跑,不停变化,乾坤不断易位,根本无解。
  
  不过叶少阳想到了一个破解阵法的办法,这办法说来很简单,那就是:跟对方一起跑起来,追赶阵法的变换节奏,融入阵法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寻求破解的机会。
  
  “景门,南方离宫,居震巽二宫生旺,居坤、艮二宫生宫……”叶少阳一边观察对方行动规律,一边掐算方位,口中喃喃自语,等景门一旦出现,立刻施展出茅山凌空步,身影如鬼魅般弹射过去。
  
  不过这帮龙虎山的道士既然布阵,早就防着他这一招,阵法移动当即停下,五人聚集,手挥桃木剑,对着叶少阳不同位置刺来。
  
  双方展开第一回合的交锋。
  
  由于不能使用桃木剑和手诀之外的法术,眼前几个道士各自施展出剑招,与叶少阳对抗。
  
  道术的基础,就是体术,其中包括用剑、刀、棍、拂尘等等。
  
  叶少阳反手持剑,仍然有大量罡气从剑柄释放而出,在剑身凝聚,随便出了几招,强猛的罡气令面前几人根本抵挡不住,纷纷后退,一个个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虽然早就听说过叶少阳很强,但是只有真正交手之后,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布阵,走起来,谁也不要妄想跟他单挑!”张无生站在高处,厉声喊道。
  
  几个家伙回过神来,立刻按照阵法的位置站立,一起出剑。这一剑集结了阵法的威力,叶少阳挥剑反击,剑锋抖动,被生生震退了一步,又回到阵法的中间去。
  
  那十六个道士又奔跑起来,脚踏星位,越跑下去,包围圈越小。
  
  叶少阳知道,这一圈圈下来,阵法之中,能够踩踏的星位越来越少,等他们都贴到自己身边,自己就算有通天本事也施展开不出来了,所以,必须赶紧破阵。
  
  “杜门,东南巽宫,属木。杜门居巽宫伏吟,居乾宫反吟,居坤宫入墓……”叶少阳目光随着众人的脚步移动,沉吟半晌,突然再度出击,认准一个方向攻去,这一次聪明很多,知道凭个人实力打不过他,相互集结,动用阵法的力量,将叶少阳再度逼退。
  
  之后的数分钟内,叶少阳连续出击,袭击不同位置,都以失败结束。
  
  阵法之外,张无生捻须而笑,面色十分得意,仿佛看到了叶少阳最终无法破阵、被擒后的狼狈模样。
  
  眼看着那群道士离自己越来越近,一个个面带讥诮的朝自己看来,挤眉弄眼,有的甚至出言挑衅。叶少阳心中窝火,但是没用,要真是被这些家伙擒住,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叶师叔,不然就这么着了。”张无生隔空冲他喊话,意在羞辱和扰乱他的心智。“我这阴阳六合阵,历经数年演练,一旦合围,没有任何破绽,在不动用大法术的情况之下,绝对没有脱困之法。”
  
  “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叶少阳继续观察着面前那些道士,口中说道。“就算你这阵法是完美的,也不可能没有破解的办法。”
  
  张无生风轻云淡的笑了笑,也不争辩,心想你使劲在这装比,给你台阶你不下,想着待会擒住他,定要好好奚落他一番,顺便踩一下茅山,脑中已经开始构思台词了……
  
  面对周围那些人的挑衅,叶少阳视若不见,眼看着圆圈离自己越来越小,已经几乎没有空间,他一边观察,一边思考着破阵之法。
  
  他已经观察了足够多的时间,眼前这阵法,隐藏了两个阵眼,阴阳反极,互相融合,的确是奥秘无极,将破绽完全隐藏,如果是实战,自己运动各种法术和法器,必然可以破阵,但是眼下什么都不给用,实在没有任何破阵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