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一十章 龙虎山密事,茅山捉鬼人第610章 龙虎山密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一十章 龙虎山密事
这帮道士,想起之前对叶少阳的挤兑和奚落,所有人脸上都有点挂不住,而且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先天八卦……”张无生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就刚才这一会,被打了三回脸,肿的自己都不敢看了。
  
  道渊真人调息了一下,将体内气息暂时定住,又观察了一会棋局,只要一思考其中的生克之理,立刻就觉得脑子里一阵嗡嗡的叫声,半晌,叹了口气道:“算了,不懂推演规则,根本就看不懂先天八卦的运行之理……”
  
  于是抬起头,认真打量着叶少阳,说道:“先天八卦,你是从哪里学到的?我知道茅山并没有相关书籍,青云子那老东西也不会。”
  
  叶少阳想了想,简单答道:“我祖先是叶法善,有一本家传的阴阳书,被我有机会学到了,上面有先天八卦的易数推演之法。”
  
  “你是……叶法善后人!”道渊真人深深震惊,喃喃道:“机缘,这一切都是机缘啊。”
  
  过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挥了挥袖子,让抬担架的人滚蛋。
  
  叶少阳道:“道渊师兄,现在咱俩是一比一,要是不着急的话,咱俩下午再比试印法,中午都休息一下,你看怎么样?”
  
  没想到的是,道渊真人摆了摆手。
  
  叶少阳一怔,道:“什么意思,非得现在打?”
  
  道渊真人疲惫的说道:“不打了。”
  
  “呃,”叶少阳更加吃惊,怎么又不打了?难道是下九宫棋,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不想打了?
  
  道渊真人喃喃说道:“你已经学会了先天八卦,打与不打,都没什么意义了。”
  
  叶少阳皱眉问道:“我看不出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
  
  道渊真人转身朝玲珑塔走去,道:“你跟我来吧,无生也来。”独自走到一扇拱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老大,我怎么办?”小白走到叶少阳身边问道。
  
  “跟我一起进去吧。”叶少阳带着小白钻进拱门,张无生驱散众弟子,自己也钻进去。
  
  门的后边,是一个类似客厅的小房间,两面墙都有门,但是锁着门。
  
  道渊真人打开灯,屋里立刻亮了起来,叶少阳环顾四周,看清楚房间里的摆设,顿时呆住了:
  
  他本以为,这道渊真人在塔里住了几十年,过的会是苦行僧一般的日子,结果这里虽然装修差一点,也乱一点,但整体看上去跟一般人住的房间一样,有床、床头柜,还有一个写字台,上面散落着一些不同的木柴,有的已经做成半成品的法器。
  
  看来道渊真人在这的业余爱好,就是制作法器。
  
  写字台上还有一个小电视,以及一个MP4的播放器,叶少阳看着感到好笑,说道:“道渊师兄,你在这也看电视听音乐啊?”
  
  道渊真人白了他一眼,“不然靠什么来打发时间?干坐着?那不得急死了。”
  
  叶少阳笑道:“其实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玲珑塔守着?”
  
  道渊真人招呼他们在一张方桌前坐下,自己起身到橱柜里拿了一道很小的像是喝功夫茶的茶具,然后去小煤炉子上拎开水。
  
  “师叔,我来吧,您歇着。”拍马屁的时候到了,张无生当然不会错过,从道渊真人手中接过水壶,然后沏了茶,大家坐在石桌前,等着道渊真人开口说话。
  
  道渊真人看上去却是一点不着急,坐着光喝茶,半天不吭声,小白等的不耐烦了,说道:“喂,老大爷,我哥哥呢,你赶紧把他放出来啊。”
  
  道渊真人啜了口茶,慢吞吞的说道:“你们俩已经受封阴神,我当然不会留你们在这,不要着急。”
  
  放下茶杯,对叶少阳说道:“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一件龙虎山的法器,是什么?”
  
  叶少阳一愣,猛然想起来,把松纹古定剑从背包里抽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简单讲述了张诗明袭击自己的经过,因为小白在场,怕她尴尬,没有点明张诗明对她的感情。
  
  “这畜生!”张无生听罢,一掌拍在桌子上,茶水飞溅,情绪十分激动,当即打电话给弟子们,让他们派几个人下山捉拿张诗明上山。
  
  身为道士,恋上女妖,这本来就是大错,还对同门下手,这更是大忌。张无生愤怒之余,感到十分的痛心,毕竟张诗明是自己的亲侄子,而且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如今……
  
  道渊真人表现的倒是很平静,淡淡说道:“你不是早想到会有今天吗?”
  
  张无生叹了口气道:“我当时就看出,他面临着一生抉择,所以才让他下山,本以为有机会见到叶师叔,会受到感染和启发,没想到……他还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且错的这样离谱,几乎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道渊真人道:“心外无物,缘也好,孽也罢,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将来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也全在他一人。”说完,转头看着叶少阳道:“多谢叶师弟手下留情。”
  
  叶少阳把松纹古定剑推给他,道:“这宝贝你拿回去吧。”
  
  道渊真人沉吟片刻,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引你过来?”
  
  叶少阳摇摇头。
  
  “我直说吧,你之前猜的没错,这玲珑塔关押着很多无法超度也无法诛杀的鬼、妖、僵尸和邪灵,其中有三道封印,每逢初一十五,必须灌入气血定阵,不然难以为继。
  
  而且,玲珑塔的封印,是当年我们的老祖张道陵天师留下的,所以只有天师后人的血,才能与封印上的血交融,延续封印。
  
  这是其一,其二,必须有个实力不错的人守在这里,免得有邪物脱困,擅自离去,祸害人间。”
  
  叶少阳听到这,大为震惊,想起了自己的天师血与叶法善一脉传承之事,原来同样的事不光发生在自己家族,张道陵天师家族也有。
  
  我道号道渊,但我真名想必你也知道,我也是张家后人,无生叫我师叔,是因为他是张家养子,他的养父跟我是堂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