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二十六章 死者的身份,茅山捉鬼人第626章 死者的身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死者的身份
说完,叶少阳伸出左手食中二指,捏着尸体的喉骨,轻轻揉了一会,手捏成凤眼,从胸腹间的穴位一路扣上去,到了喉头位置,用力敲打,然后往上一顶,说声:“张嘴了!”
  
  在三人六双眼睛的注视下,李孝强的嘴巴突然张开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银水吓得后退了几步,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谢雨晴也吃惊不已,问叶少阳:“怎么他还听到你说话,难道魂魄还在体内?”
  
  叶少阳摇摇头,“人死之后,一直到头七结束,体内是有残念,在法术作用下,残念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机械式的活动,湘西赶尸,就是利用死者的残念来控制尸体。”
  
  叶少阳双手撑开尸体的嘴巴,朝嘴巴里看了一眼,缓缓点头,道:“果然是这样……”
  
  谢雨晴好奇的凑上去看,见李孝强的口中满是血液和碎肉,已经冻得僵硬,有丰富刑侦经验的她一眼就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吸着冷气说道:“天哪,这是舌头被自己嚼碎了!”
  
  刘银水上前说道:“是的,我们尸检的时候也发现这一点了,怀疑是死者在最后时刻,经历了某种可怕的痛苦,所以会咬舌头……不过把舌头咬碎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不可思议。”
  
  叶少阳缓缓摇头,说道:“这不是他自己咬的。”
  
  刘银水一愣,道:“什么意思,难道是别人弄的?”
  
  “我是说,咬舌这件事,不是他本人的意志,他是被鬼附身了,也许那鬼是担心他乱说话,所以才利用他的身体,把舌头咬碎,让他说不出话来……”说到这,叶少阳想起林永昌说的最后见到李孝强的经历,仔细琢磨了一番,恍然说道:“我明白了!”
  
  转头看着一脸茫然的刘银水道:“林永昌你知道吧,你们肯定调查过他了。”
  
  刘银水点点头,“他是最后一个看到李孝强活着的人,我们调查过,他没有作案的动机和客观条件。”
  
  “我不是说他杀人。”叶少阳摆手,说道,“他见到李孝强的时候,李孝强大喊大叫,还喃喃自语……请注意,李孝强当时还在说话,说明那个时候,他的舌头还没有被嚼碎。我的猜测是,他当时已经被恶鬼附身了。
  
  鬼上人身,并不容易做到,想要完全掌控宿主的身体,更加困难,尤其是想要封闭宿主的五识,没有一段时间的渗透,根本做不到……”
  
  “五识是什么意思?”刘银水好奇问道。
  
  “简单说,就是人的嗅觉、视觉、听觉,还有说话和思考的能力。”叶少阳解释道,“在身躯被外鬼占领之后,本人的魂魄是会缩到心脉角落,暂时保护起来,在某些特定时候,是可以觉醒并夺回身体控制权的。
  
  李孝强最后在湖边又喊又叫的反常表现,八成就是在跟体内的鬼抗争,争夺身体,最后失败了,但是不甘心……他当时一定也发现了林永昌,想要跟他说出什么秘密,那个鬼为了不让他泄密,便控制他的身体,嚼碎舌头,然后两只魂魄争夺身体,不小心掉入水中……
  
  我在附近看过那个小亭子,从那个角度落水的话,根本不好爬上去,何况当时的李孝强处在那种状态下,跟醉酒的没有两样。那个鬼虽然能夺舍,但是没有办法让一个死人复活,所以就放弃了他的身体……这些是我的推测,细节上肯定有不对,但大体应该错不了。”
  
  两个警察怔怔的看着他。
  
  “为什么……那个鬼要控制李孝强的身体,它又有什么秘密怕李孝强说出来?”谢雨晴想了想,将疑点问了出来。
  
  “控制他的身体,可能是要用他来做某件事,毕竟有些事情只有活人才能做的到,但是李孝强可能不愿从命,那个鬼上个身也不容易,当然不想放弃,所以就僵持,想一点点融化他的魂魄,结果李孝强假意服从,那天晚上突然发力,神识觉醒,抢回身体的部分控制权,想要将自己掌握的秘密抖出去……”
  
  叶少阳耸耸肩,“这些完全是我猜的,有根据,但是没证据。”
  
  刘银水道:“什么根据?”
  
  “一周前的那天晚上,太白星东游,紫气东来,从晚上的九点钟开始到十一点,是生魂觉醒的最佳时刻,李孝强正是利用了那个时间,试图夺回身体,但是只成功了一半。”
  
  谢雨晴吃惊道:“你说的那什么太白星的……李孝强一个普通人怎么会知道呢?”
  
  叶少阳一笑,“谁告诉你,他是普通人?他如果不是法师,魂魄早就被恶鬼炼化,哪里有机会抗衡那么久?”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断,叶少阳胸有成竹的抬起尸体的右手,掰开僵硬的手指,对二人展示他的食指和中指,道:“自己摸摸有什么不对的?”
  
  谢雨晴抓住李孝强的两根手指,触摸了一会,道:“食指和中指的指肚有挺厚的老茧,侧面也有,而且颜色……好像有点偏红,跟正常皮肤不太一样。”
  
  叶少阳点点头,满意的说道:“老茧,是他长期修炼法诀和手结,摩擦出来的,手指的颜色,是长期配置法药,浸泡染色的原因。”叶少阳掰起李孝强的小拇指给他们看,只见小拇指的指甲比别的几个都长,指甲前段也是粉红色的,仔细看,指甲里塞满了红色的粉末。
  
  “看到没有,跟我一样,指甲里塞有朱砂粉,用来应急。”叶少阳伸手捏了捏李孝强的食指,叹道:“老茧太薄,修行最多不过两三年。”
  
  刘银水好奇的问:“我看看你的手什么样。”
  
  叶少阳笑笑,“抱歉,我的手不能随便给人看。”
  
  谢雨晴看着李孝强的尸体,问道:“这个家伙也是道士吗?”
  
  “应该不是道士,大概是个民间散修,或者叫法术爱好者,自学的。”叶少阳按照自己的推测,继续思考下去,突然谢雨晴“咦”了一声,说道:“这是什么啊,难道也是法师的标志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