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二十八章 最后一程,茅山捉鬼人第628章 最后1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最后一程
谢雨晴询问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叶少阳不假思索的告诉她,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在李孝强身上,眼下只能按照他生活过的轨迹去调查:查看他以前翻过的档案、还有去那栋楼里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谢雨晴点点头,看了眼手表,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先回石城去,还是赶到学校展开调查?”
  
  叶少阳摇摇头,看着李孝强的尸体,说道:“哪都不去,今天是他回魂夜,我要留在这为他守灵。”面对二人的疑问,说道:“他是法师,死后无人入殓,我既然遇到,按规矩得送他一程。”
  
  谢雨晴立刻皱眉说道:“他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你送他一程,他也不知道了。”
  
  “葬礼本来就是活人的一种寄托哀思,要照你这么说,就算他魂魄还在,去了阴司报道,跟肉身也没关系了,为什么还要下葬烧纸之类?毕竟他的肉身还在,也算是他魂身的一部分,把他安安稳稳的送走,是活人对死人的一种尊重,只与他今生有关,与他魂魄本身没有关系。”
  
  停顿了一下,叶少阳接着说:“再者,我总有一种感觉,今天回魂夜要出事,这种感觉之前在灵堂就有了,我形容不好,是一种法师的直觉吧。”
  
  谢雨晴皱眉道:“他都魂飞魄散了,还能出什么事?”
  
  “就是不知道,所以我才要得留下来,看到他骨灰火化,我才能放心。”
  
  谢雨晴点点头道:“那我不能陪你了,我还要回去办个手续,帮你确认一下身份。”
  
  “我的身份?”
  
  “回头你就知道了。”谢雨晴神秘的笑了笑。
  
  把李孝强的尸体推回到冷冻室里,叶少阳一行三人从停尸房出来,刚到门外,就看到林永昌和那个主持丧礼的女同学站在拐弯口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一看到叶少阳,那妹子立刻走过来,冲他说道:“你怎么在这,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我们不敢乱摆,等你呢。”
  
  叶少阳点点头,还没开口,那女同学又跟刘银水交流起来,问他还有没有什么程序要办,如果没问题,想要把李孝强的尸体送到灵堂里,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刘银水表示没问题,并且带着林永昌一起去办程序,叶少阳把谢雨晴送走,然后跟着那位女同学一起来到灵堂,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下遗体告别需要的东西,然后那妹子找了两个男同学去买。
  
  叶少阳把鸡蛋等三样供品摆好,做好了长明灯,点燃后放在李孝强的遗像前面,虽然他魂魄已灭,但程序还是要走的,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
  
  过了一会,林永昌和刘银水推着一辆冰棺,从后门进入祭奠大厅,冰棺就是带有冷冻装置的水晶棺,只要插电运行,能保证尸体不腐烂。
  
  因为当地有在尸体旁守夜的习惯,所以殡仪馆也乐意做这笔生意。
  
  刘银水没心情跟死人打交道,跟叶少阳道别之后,便自行离去。他刚走不久,天色就阴沉下来,开始下雨。
  
  叶少阳让林永昌和另外一个同学帮忙,把冰棺打开,然后接了盆冷水,放在尸体身边,然后便开始了程序:叶少阳先把一枚五帝钱塞入尸体口中,用毛巾沾水,叠成三刀钱状,覆盖在尸体的面门上,然后开始给尸体更换寿衣。
  
  这个过程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很有讲究,因为人死后全身已硬,再加上冷冻,关节僵硬,衣服难脱又难穿,而且按照习俗,穿衣过程中不能掀开脸上的毛巾,以免死者看到自己身体不体面,心生怨气,虽然李孝强魂魄已灭,但对于他的尸体,还是要按照传统习俗来,以示对死者的尊敬。
  
  这无形中又增加了难度。
  
  在这件事上,有技巧但没有捷径,叶少阳手握尸体的一只胳膊,捏肌肉、活筋包、推关节,一套程序下来,总算打开了关节。
  
  然后从半身开始简单擦拭身体,穿好衣服,然后用白布系住尸体的双脚、双手,五指并拢,拇指内扣,双手交握,放在小腹上,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因为按照民间说法是,左手为善,右手为恶,左手包着右手,寓意来生从头,弃恶扬善。
  
  做完这一切,叶少阳才把盖在尸体脸上的毛巾掀掉,把那枚尸体嘴里的铜钱取出来,环顾了一遍在旁边观看的众位同学,说道:“这尸钱能保平安,谁要收着?”
  
  众人都不敢要,毕竟对死人的东西有些忌讳,后来被林永昌要了去。
  
  之后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结束之后,大部分同学都冒雨回去了,只有少数跟李孝强关系好的同学留下来,为他头七守夜。
  
  叶少阳跟他们不熟,找他们借了把伞,离开灵堂,在雨中绕着火葬场走了一圈,实际上是在检查这里的阴气情况,结果发现火葬场建在一座山坳里,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路通到市里,旁边山上就是公墓,聚阴抱气,这种风水最为孤魂野鬼喜欢,白天人多没事,要是到了晚上,这里绝对不是那么太平。
  
  而且,叶少阳看着眼前的雨幕,担忧的想,今天还是个雨天。
  
  因为经常有人守灵,所以殡仪馆还设有食堂,叶少阳踱步到食堂门口,进去吃了顿午饭,出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小雨变成了暴雨,倾盆落下。
  
  叶少阳冒雨跑到灵堂,一看傻眼了:灵堂门外水流成河,不断往大厅里灌,已经积了一层的水,几个男同学正在用扫把扫水。
  
  叶少阳转头看去,这才发现,祭奠大厅的地势比外面要低,所以会倒灌雨水。按说这也没什么事。但是从脚下的雨水里,叶少阳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趁着众人都在排水,画了一张试冤符,丢进水中,几秒钟后捞起来一看,符纸变成了黑色,漆黑如墨!
  
  叶少阳望着符纸,表情凝固了,这雨水中,居然有着如此浓郁的尸气!
  
  想了一会,他明白这尸气是哪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