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三十九章 拆了三魂七魄,茅山捉鬼人第639章 拆了3魂7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拆了三魂七魄
令人感到新奇的地方是:这串风铃,通体是用红线编成,从上到下挂满了铜钱,看上去很是别致。
  
  谢雨晴歪头看了一会,喃喃道:“铜钱和红线啊,你不说过李孝强是法师吗,这些东西应该只有他弄的到吧,不过看着挺漂亮的,像个工艺品一样。”
  
  叶少阳冷笑道:“你知道什么啊,这是冤魂伞,是民间的一种控魂法术。”
  
  谢雨晴听见“控魂”两字,虽不明所以,但也是紧张起来,照房间里面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回头冲叶少阳纳闷道:“没有鬼魂啊?”
  
  叶少阳从背包里拿出一瓶七星草液,对着她眼睛上喷了一下。
  
  谢雨晴揉了揉眼睛,然后好奇的睁开,一个脸色蜡黄的女人,贴在自己面前,眼窝子里没有瞳孔,而是汇聚着两潭亮晶晶的液体,咧开嘴,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似乎想要舔她的脸。
  
  “啊!”谢雨晴尖叫一声,转身扑进叶少阳怀中,抽抽起来,过了一会转头看去,那个鬼站在门槛靠后的位置,整个人堵住房门,好像趴在一面透明玻璃上,使劲往外挤但是挤不出来。
  
  “他被冤魂伞控魂了。”叶少阳说了一声,试图拍拍谢雨晴的后脑勺,安慰她一下,结果感到胸口一麻,被谢雨晴捅了一拳。
  
  “多怪你,你知道对面有鬼,还把我退到跟前去,一睁眼就看到了,故意吓我呢不是!”
  
  “不怨我啊。”叶少阳对此很委屈,一边揉着胸口,一边幽怨的解释,“这个鬼魂,是将三魂七魄拆开之后,其中一缕魂魄而已,鬼力很弱,大白天的我也只能喷七星草液才看得见。”
  
  谢雨晴缓了缓,缩在他身后,看着那个鬼魂,战战兢兢的说道:“拆分三魂七魄,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本来是一只鬼魂,但是被拆成了十只。”说完,叶少阳双手拈着一张灵符,轻轻拍在那鬼魂的面门上,鬼魂迅速被吸入灵符,两人伸头朝屋里看去,谢雨晴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间窄小的宿舍里,居然鬼影重重,有的站在床铺上,有的被吊在吊扇上,有的背靠背贴在床铺的下面,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卫生间,还有一只鬼魂,只露出一个脑袋,被扣在卫生间马桶上……
  
  所有的鬼,都站在原地,有的不动,有的动作很缓慢的上下漂浮着,像水中正在休眠的水母,但是一个个都在自己的范围内。
  
  谢雨晴壮着胆子看去,这近十道魂魄形象一模一样,都是刚才那个中年女子的造型:身材瘦长,穿着也不知道是病号服还是睡衣,两只眼睛里是亮闪闪的两潭液体,像是眼泪一眼,更让人觉得恐怖。
  
  不管修为怎么样,一个房间飘着这么多的鬼魂,光是看一眼都让人触目惊心,而且房间两头的窗户都被报纸糊上,显得屋里光线很暗,为眼前的场面更是蒙上了一层惊悚的味道。
  
  谢雨晴吓得往后缩,叶少阳却一把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向屋里走去。
  
  “啊啊!”谢雨晴拼命叫着挣脱,但还是被拉了进去,只好任命的躲进叶少阳怀中瑟瑟发抖。
  
  “你别这样行不行,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叶少阳十分郁闷,“你看看这些鬼,它们眼睛被水银气封印,是看不见你的。”
  
  谢雨晴回身看去,果然那些鬼都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这才稍稍放心,在叶少阳肚子上来了一拳,恨恨道:“下次不要强迫我……”
  
  叶少阳弯腰揉了一会肚子,起身朝四周看去,发现这宿舍有四张床,只有一张床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被,其余三张都空着,房间里除了大量的废纸,空空如也,连几个柜子也是打开的,里面也是空的。
  
  “那几个室友的东西肯定都拿走了,”谢雨晴道,“李孝强自己的东西,肯定被刘银水他们全拿去研究了,他们既然没找到日记本,你肯定也找不到日记本。”
  
  “我可没说,日记本一定在这间宿舍里。”
  
  “那在哪儿?”
  
  叶少阳伸手指了指贴在一张床铺上方的画。
  
  这应该是一张年画,画上是一个豹眼环睛、头戴乌纱的人。
  
  “钟馗!”谢雨晴张口叫出来。
  
  “不错啊。”叶少阳称赞的看了她一眼。
  
  谢雨晴撇了撇嘴,“废话,谁不认识钟馗啊!不过这张画有什么问题?”见叶少阳不答,眼珠转了转,瞟了一眼在屋子里上下漂浮的那些鬼魂,推了叶少阳一把道,“你赶紧把它们都收了行吗,虽然知道他们不会攻击,但是看着好瘆人啊。”
  
  “稍等,现在还真不能收。”叶少阳拿出一只笔记本,翻到空白的一页,先画了一大一小两个长方形,代表宿舍和卫生间,然后从进门开始,先把之前被自己收服的鬼魂的位置在图中用圆圈表示,下面写着:胎光——乾宫。
  
  然后按照进门的顺序,把几个鬼魂所在的位置画上去,并在下面一一注明:爽灵坎宫,幽精艮宫,尸狗震宫……
  
  挨个画完之后,叶少阳上前用之前收魂的灵符,挨个将八道虚魂都收了起来。
  
  谢雨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它们一直在这里吗,之前警方来调查的时候,没有发现它们吗?”
  
  “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鬼魂,没什么修为,又被拆分成了十缕魂魄,存在感非常弱的,寻常人根本发现不了,也没有任何本事伤害别人,只是被冤魂伞定住,没法离开而已。”
  
  谢雨晴皱眉道:“那这个鬼是谁弄在这里的,李孝强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少阳打开笔记本,查看着刚刚记下来的那些文字,用笔尖点着,说道:“我一进门就发现了,这三魂七魄,被拆分开来之后,被按照不同的位置,固定在了‘小九宫’上,唯独多出一只,如同仙人指路……”
  
  他抬起头,冲着对面的钟馗画像微微一笑,“九星曜世,托举明月,好一个仙人指路局,所指的,就是这幅画!这幅画里,一定藏着我们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