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六十九章 上帝保佑,茅山捉鬼人第669章 上帝保佑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上帝保佑
杜虎用手比划了几下,没成功,说道:“当时左手摆了个很奇怪的姿势,然后右手拍自己的头顶,一掌下去,头骨迸裂,流血而死,死前还怒骂紫月,扬言死后也要找她报仇……”
  
  叶少阳听得心惊,从杜虎所言来看,那个林攸左手一定是结印,然后右手拍碎自己的天灵盖是,死状凶残,法师用这种方式死去,生前的法力有很大一部分能转化成怨气,分分钟成为厉鬼。【阅】
  
  叶少阳暗暗叹息,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牵扯到这么多人,彼此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纠葛……转头打量着杜虎,说道:“你现在能走路吗,我也想看一看你的影集,辨认一下。”
  
  “能走,人清醒了,就没事了。”杜虎有些吃力的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双腿,感慨道:“上帝保佑,我终于又活了。”
  
  叶少阳心中一动,问道:“你真是基督徒?”
  
  杜虎道:“算是,但不虔诚,我父母是基督徒,那时候没书看啊,我就偷拿了一本《圣经》到学校看着玩,被同学发现了,举报我,说我宣传封建迷信,还是紫月保的我,所以他们私下开玩笑都叫我神父。”
  
  叶少阳让祁宸帮杜义一起扶着杜虎走路,自己跟谢雨晴先到外面车上等着。
  
  “少阳啊,你们说到基督教我才想起来,西方国家,有没有法师?”谢雨晴突然问道。
  
  “怎么没有!西方的巫师、法老、祭司这些,其实都是法师,而且你注意过没有,哪怕在几千年前,东西方互相不知道的时候,双方有很多仪式就很想像了,例如祭祀,尤其是活祭,还有巫医救人的方式,先祈祷后用草药,都很相像。”
  
  谢雨晴歪头想了想,道:“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为什么呢?”
  
  “除了形式不同,大家在法术上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法力来源不同罢了,道家跟佛家的区别也在这。”
  
  这时候两人已经上车,杜虎几人走的慢点,还没过来,趁这个时间的空当,谢雨晴又问了一个从小就困惑的问题:“洋人死了,魂魄也进入我们的地狱吗,虽然基督教中也有地狱的存在,好像跟我们不一样吧。”
  
  叶少阳笑了笑,道:“洋人自然有洋人的去处,怎么能入我们的地狱。”
  
  谢雨晴道:“难不成跟人间一样,也是国与国的区别吗?”
  
  “是也不是,用佛教一句话来说,宇宙无尽虚空,三千大世界,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平行接壤,洋人的地府跟我们的不在一个空间之内,至于鬼魂经历的程序、间的衙门设施之类,当然有自己的特色,不要问我是什么样子,那地方我永远都不可能去,也没有兴趣知道。”
  
  谢雨晴还想说话,叶少阳摆摆手说道:“你不要用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来打断我思考,让我仔细想想眼前的事。”
  
  谢雨晴只好不说话了。
  
  半小时后,汽车停在杜虎家门外,是一套带院子的自建房,二层小楼,倒也别致,叶少阳一看就很有感觉。
  
  回到很久没回过的家,杜虎又是一番感慨,招呼杜义烧水泡茶,自己去翻找照片,将一只影集递到叶少阳手中。
  
  “其实没什么有用的照片,”他一边说一边把影集翻开,找到一张合影,介绍说是入学军训结束后的合影,学生们穿的不是军装和迷彩服,而是工作服。在学生最后,站着一男一女。
  
  “这就是吴乐意和紫月。吴校长是每个班级合影他都会参加。”
  
  照片上的吴乐意看上去三四十岁,一身西装笔挺,中等身材,照片是黑白的,像素不太高,但是就这么看上去,长的还算凑合。
  
  旁边的紫月倒是掩饰不住丽质,头发盘起,造型大方而高贵,打扮一点没有那个时代的落后的感觉,就算放在现在,怕是也会被当成欧洲复古风格。
  
  “这个紫月,真是不错,怪不得那么多人痴迷她了……”叶少阳盯着照片,喃喃自语,“不过这个吴乐意,就这么回事吧,真是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谢雨晴冷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嫉妒这头猪?”
  
  “当然嫉妒,这个吴乐意,感觉还没我帅呢。”
  
  谢雨晴“切”了一声,“别自恋了行吗?”
  
  祁宸立刻说道,“没有没有,这家伙绝对没叶大哥帅,差远了,简直天壤之别,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卧槽,”叶少阳抹了把汗珠,“虽然你说的是实情,但是你说话这语气……也太夸张了点,下次注意啊。”
  
  杜虎把照片翻过去,照片上是一栋楼的正面,照片是黑白的,叶少阳一眼看出,这是三号解剖楼。
  
  “我们宿舍有个家伙家境不错,那时候买了个傻瓜机,经常照相,当时三号楼刚建成,因为外形突出,所以照了一张,我们都洗了几张,打算将来做个纪念的。”杜虎指着四楼左边第二个窗口,说道:“这就是408课室。”
  
  叶少阳仔细观察了一会,感觉上哪里有不对劲,但想不起来,心中一动,请求把这张照片暂时借给自己,杜虎当然应允,接着又看了几张照片,叶少阳询问了一些事情,感觉杜虎这边没什么能的了,于是告辞,当然临走前不忘把**号给杜义,让他抽空给自己打钱。
  
  “叶先生,当年紫月问我的那个问题,如果是你,怎么回答?”
  
  送叶少阳出门的时候,杜虎突然问道,“假如换成你,会为了挽救多数人,强迫少数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吗?”
  
  叶少阳怔怔的看着他,从一开始,他就感到了这个问题的矛盾与沉重。
  
  “如果是让我自己牺牲,我大概会考虑。但是强迫别人牺牲,就算有天大的道理也不行,因为那是谋杀。”
  
  杜虎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道:“上帝会保佑你的。”
  
  叶少阳笑笑,没有提醒他自己是道士,只接受三清的保佑。
  
  (祝贺老荣新婚愉快,房花烛,早生贵子念道经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