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六百九十章 紫月晴空,茅山捉鬼人第690章 紫月晴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九十章 紫月晴空
三十年过去,他除了头发白了,看上去并没有太老,连皮肤还红润有光,心中突然涌起一个荒诞的想法:这老货莫不是每天吃“黄金肉”一类的补品?
  
  双方一番寒暄之后,吴乐意很爽朗的招呼二人坐下,亲自沏了一壶功夫茶,让二人品尝,先问候了周静茹的父亲,随便聊了几句,周静茹将话题引到叶少阳身上,叶少阳也立刻表示出想要参观他藏品的想法。
  
  “凡俗之品,无甚意思。小伙子,你既然书法有造诣,我最近弄到一些残缺的帖子,正好请你品鉴一番。”
  
  叶少阳立刻说道不敢。
  
  吴乐意冲儿子点点头,吴徐军立刻上楼,少顷捧了一个竹质的盒子下来,打开后放在茶几上。
  
  盒子打开,吴乐意亲自从里面捧出几张发黄的字帖,一看就是古物,大部分都是残篇,上面写着一些毛笔字。
  
  吴乐意把字帖分开,一张张摆在茶几上,很客气的请叶少阳鉴赏。
  
  叶少阳一张张看过,见字帖上几种字体都有,不得不赶鸭子上架,憋出了几句书法方面的术语。
  
  这些浅薄的术语,听在吴乐意这种资深爱好者耳中,简直就是门外汉,但只是微微一笑,又请叶少阳判断这几张字帖的作者。
  
  叶少阳看都没看,说道:“不认识。”
  
  周静茹听他这么一说,不免有些担忧起来,即使是进步之策,也要装的像一点,以免被人诘问起来,难以圆场。
  
  果然,吴乐意轻轻一笑,道:“这么富有特点的笔迹,叶先生认不出?”
  
  叶少阳坦白说道:“我谁的笔迹都认不出,我从小喜欢练字,身边也到处是字帖,练了就扔,从没有看过作者是谁,也没人告诉我这些。”
  
  吴乐意笑道:“练字而不寻求根源,有什么用?”
  
  叶少阳也笑:“我练的是字,管那些干什么,你吃了一个鸡蛋好吃,非得认识下蛋的母鸡?”
  
  吴乐意一怔,随即爽朗的大笑起来,命吴徐军将字帖都收起来,铺上宣纸,对叶少阳说话,“叶先生既然不屑观书,总擅于写书吧,请写一幅,让老朽一观。”
  
  叶少阳倒是不着急,请吴乐意先写一幅,这也算是身为客人对主人的尊重。
  
  “好吧。老朽抛砖引玉。”吴乐意推辞了一下,从桌案边的笔架上拿起一根中粗狼毫,沾了墨汁,在纸上一蹴而就,对叶少阳一笑,“见笑了。”退到一边。
  
  叶少阳凑上去看时,纸上写了两个字:天道。
  
  写的是楷书,看上去非常周正,很见功夫。
  
  叶少阳发自内心的夸奖了几句,吴乐意淡然一笑,指着那两个字道:“都说文如其人,叶先生从我这二字中,可曾看出什么?”
  
  叶少阳一怔,仔细观察起来,缓缓说道:“字体方正规矩,四平八稳,足见老先生为人坦诚,行文之间笔法内敛,内紧外松,可见老先生自信爆满,心中有强大的意念。”
  
  停了停,叶少阳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老先生选择的字,天道,这二字本身就非常厚重,说明老先生是非分明,隐隐有替天行道的志向?”
  
  吴乐意大笑,“替天行道,怎么可能,顺应天道,有理想兼济天下而已。叶先生觉得呢?”
  
  叶少阳觉得他的话,有一种往题外引的意思,反问一句:“怎么样才是顺应天道?”
  
  “是非分明,抑强扶弱,勇者担当。”吴乐意道,“这只是一方面。”
  
  看他坚毅的眼神,叶少阳相信他说的是真的,而且也是这么做的,这个老头,从本质上不是个坏人。
  
  盯着吴乐意的脸庞,叶少阳接着问道:“是非哪里是好分明的,标准是什么,是你定的吗,如果是,你怎么能保证你就是对的?”
  
  吴乐意微微一愣,慢吞吞说道:“那你说怎么样才叫顺应天道?”
  
  叶少阳来到桌案前,从笔架上随手抓起一只笔,笔走龙蛇,在吴乐意书写的“天道”二字的后面,加上了两个字。
  
  吴乐意父子和周静茹立刻都好奇的凑上来看。
  
  叶少阳写的是草书,狂草,但因为字的笔画少,很好辨认,连周静茹也一眼就看书,他写的是两个字:人心。
  
  “天道太完美,一味完美,就不够真实了,所以,我更赞同从心出发,将心比人。”
  
  吴乐意盯着桌案上的宣纸,“天道”与“人心”两个字,一个楷书,一个草书,一个方正,一个写意,风格迥异,气质也完全不一样,这种对比,引发了吴乐意的一些深思。
  
  “好字!”吴乐意观察半晌,给出这两个字的评价,不用说太多废话,这两个字就代表了他的态度。
  
  叶少阳一把抽掉宣纸,手持毛笔,一口气又写了四个字,退到一边,笑着问吴乐意:“这四个字怎么样?”
  
  吴乐意上前看了一眼,眼皮立刻跳了起来,叶少阳写的是:紫月晴空。
  
  吴乐意情绪收敛,观察片刻,面无表情的说道:“也是好字。”
  
  叶少阳弯了弯嘴角,这四个字,是他临时起意想到的,算是一种很明确的暗示了,不过吴乐意装傻的表现让他不太满意,一咬牙,指着“紫月”两个字说道:“这两个字好吗?”
  
  吴乐意道:“好。”
  
  “老先生看到这两个字,想到什么?”终于还是捅破了窗户纸。
  
  吴乐意低头看着那两个字,沉默不语,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令人猜不到他内心在想什么。
  
  “我,想到了很多。”过了好半天,吴乐意慢吞吞的说道,抬起头,看着叶少阳,神态不怒而威,“叶天师,你有话,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叶天师”三个字,让叶少阳心中顿时释然了,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看来,自己那些推测的事情都没有错了。
  
  周静茹也紧张的站了起来,来到叶少阳身后站着。
  
  “那半本笔记,在你手上?”叶少阳平视着他,说道。
  
  吴乐意仍然是一副古井无波的表情,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