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一十章 我有灵珠一颗2,茅山捉鬼人第710章 我有灵珠1颗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一十章 我有灵珠一颗2
老郭动作一僵,刚要回头,四宝接着说道:“你不要停手,我现在唯有学习安静风,燃烧法力,才能继续阻挡一时半刻……老郭你保重啊。”
  
  “你胡说什么!少阳还生死未卜,你这先死了算什么!”老郭眼眶湿润起来,继续发狠的挥砍着金丝香木,每砍一下,树冠的颤动幅度就要大一点,眼看就要断裂。
  
  四宝咳嗽一声,喷出一口血,虚弱不堪的说道:“老郭,这就跟你道别了啊,等少阳出来,不要跟他说出真相,把这紫月给办了,就算是给老子报仇了!走了啊。”
  
  想了想,又有点不甘,对老郭嘱咐道:“记得回头偷偷供点猪头肉给我!”
  
  言毕,抬头朝紫月看去,嘴唇抽动,对她做了个飞吻的口型,双臂猛然抬起,手中佛珠弹向半空中,爆发出一道灵光,双臂环心,高诵了一声佛音,朗声念道:
  
  “我有灵珠一颗,久被尘牢关锁,埋没密室多年,静坐长思己过。一朝梧桐树下,落叶眼前飞过,心是灵光一片,照亮山河万朵!”
  
  身上缓缓亮起一层金光,似乎要融化一般。
  
  “四宝!”小马等人奋不顾身的想要上前施救,却无法突破幽灵路的封印,在外面大喊大叫起来。
  
  四宝体内的法力化作一缕缕的气息,烟雾一般向着金钵盂飘去。
  
  突然间,只听一声钝响,一道人影徒手撕开了结界,从幽灵路侧面飞来,一手凌空抓住金钵盂和佛,另一只手抓住四宝的衣领,提着他一口气飞奔出幽灵路的范围。
  
  这时候,老郭也终于将金丝香木连根斩断,金丝香木并不算高大,而且木质属棉,非常轻。
  
  老郭见四宝被人救走,便一刻也不耽搁,双手拽着一根树杈,掉头就走。
  
  紫月没有追上来,而是凝视着那个抓着四宝往外奔跑的人影,冷冷说道:“你破坏契约!”
  
  “没必要妄开杀戒。”那人头也不回说道。
  
  “天下法师皆可杀!”
  
  那人不理,眨眼间奔出幽灵路,将四宝往地上一丢,把金钵盂和佛珠丢在他身上,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消失在一片树丛中。
  
  “泰国巫师……”刚谢雨晴望着那人消失的方向,惊讶的喃喃自语。
  
  不光是她,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明明是身为对头、之前还试图阻止他们行动的泰国巫师,为什么要搭救四宝?
  
  来不及多想,老郭捏住四宝的脉门检查了一下,心里一块石头这才放下,赶紧打开自己的背包,取出一张黄裱纸,帖在四宝的前额,一边化符水一边喃喃说道:“还好还好,心脉无损……”
  
  所有人都忙着查看四宝的伤势,没有人注意到,被老郭拖出来的那棵金丝香木,自打离开幽灵路开始,就一直在腐朽:枝叶一点点枯萎,树皮一点点化去……
  
  喂四宝喝下法水之后,老郭又在他舌根下面塞了一枚铸母大钱,帮助他聚气。
  
  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红润起来,老郭长长吐出一口气,这才感到自己疲累不堪,坐倒在地上,说道:“他罡气溃散,但是心脉无损,现在只要慢慢聚气就能恢复。”
  
  大家听了这话,这才放心下来。
  
  “郭老,赶紧把林攸的魂魄放出来吧!”谢雨晴想起这件正事,急忙说道。
  
  大家一起把目光移向金丝香木,顿时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金丝香木已经几乎化尽,只剩下一截树干,仍然在融化着,一个人形逐渐显露了出来。
  
  老郭强打精神,爬到树干前看去,那个人形干枯黄瘦,但是看上去隐约是一个女人。
  
  这,就是林攸的尸体,三十年而不化?
  
  树肉总算风干化尽,尸体完全显露出来,除了周静茹留在叶少阳身边,众人都围上来好奇的查看这具尸体,吃惊发现,她眉心正中逐渐亮起了一道幽光,干裂的皱巴巴的皮肤一点点舒展开来。
  
  几秒钟后,幽光穿透皮肤,向着山下卫生学院的方向飞去。
  
  “她的一缕元神,飞走了,与三魂七魄合体了。”老郭喃喃说道,心里头没来由的升起一种不详的感觉,好像干了什么蠢事一样。
  
  一股冷入骨髓的阴风,从山下逆向而上,吹了上来,将无数草木吹得沙沙作响。
  
  “她出来了。”树丛后面的一块高地上,吴徐军迎风而立,情绪很激动,“师父,我觉得你错了。”
  
  “欠债总要还的,”泰国巫师淡淡说道,“三十年了,有些事总该了结了。”
  
  “师父,我觉得你这样反复,是不对的。”吴徐军转头看着泰国巫师,表情没有一丝责怪,而是充满了恳切。
  
  “我老了,老人总是优柔寡断,做事反复。”
  
  泰国巫师凄然一笑,“不过人老精鬼老灵,老人也不是好对付的。”
  
  向后伸出右手,九阴痋人立刻扭摆着身躯走上来,硕大的身躯直立起来,张开大嘴,吐出一个长条状的东西来,被一团黄澄澄的丝状物包围着,看上去像是一个硕大的蚕茧。
  
  泰国巫师回头看了一眼九阴痋人,道:“难为你了。”
  
  九阴痋人似乎能听懂人言,丑陋而凶残的眼珠里居然流露出一抹柔和的光。
  
  吴徐军立刻凑上来,盯着地上那团巨大的“蚕茧”,道:“师父今天要开杀戒?”
  
  泰国法师目中也露出犹豫之色,“这煞器总要见光一次,我在考虑要用它来对付谁,你先替我收着吧。”
  
  说完迈步朝老郭等人所在的位置走去。
  
  阴风逐渐停息,老郭等人环顾左右,却是什么也没发生,不由纳闷。
  
  “快看!”谢雨晴指着地上林攸的尸体,失声叫道。
  
  大伙俯身看去,在那具干尸的上方,一缕缕黑色的气息正在形成,以漩涡的形态透过全身皮肤,原本干瘪枯瘦的尸体一点点鼓了起来,似乎有血肉在皮下生成,皱巴在一起的皮肤也逐渐恢复了光泽。
  
  “这、这是怎么回事?”眼前这反生理的一幕令众人目瞪口呆,谢雨晴抓住老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