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三十一章 陈露的往事,茅山捉鬼人第731章 陈露的往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三十一章 陈露的往事
叶少阳问道:“你死了有二十年了,他不可能抓捕你二十年吧,你为什么一直呆着不走?”
  
  陈露凄苦一笑,“这解剖楼形入灵堂,实际上是一个大的阵法,我根本出不去的,只能在天台活动。我当初也不敢通知宗门的人知道,因为我们这一门没什么高人,我本来是宗门的希望,可惜……
  
  唉,如果让我师父他们知道我死在这里,肯定会来找我,那梁道生一定有所防备,我已经这样了,何必又去伤害别人,而且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
  
  叶少阳闻言,心中大动,这陈露确实心地善良,可惜命运不济。
  
  这,也许就是天下法师的命吧,法力越强,选择收服的厉鬼大妖修为也越强,古往今来能得到善终的法师又有几人?
  
  “对了,你为什么要把鬼息肉埋在天台上,换个地方的话,事后你不就可以跑了吗?”
  
  陈露摇摇头,“如果鬼息肉埋在外面,难保不被梁道生找到,只有这个地方,因为有林攸姐姐的存在,连他也无可奈何,而且下面就是阴巢,地气上涌,我也能分得一杯羹,加强修炼,但我永远闯不出这灵堂封印。”
  
  她果然认识林攸……为什么林攸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而且自己几次进入这栋楼里,为什么只见到林攸,没有见到她?
  
  叶少阳看了一眼那鬼息肉,问陈露:“这鬼息肉无灵无气,又有血槐棺材封锁,因此才能逃脱那巫师的觉察吧,可我一进来,为什么就感知到了它的存在?”
  
  “就是林攸姐姐已获得自由身,而且你把梁道生逼得不敢出现,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我才故意留了一丝气息在这,能够找来的,只有你了。”陈露微微一笑,“你第一次用法尺敲魂的时候,我在眠中修炼,也感知不到外界,所以没有出现。”
  
  叶少阳恍然,想了想,决定还是先问最紧要的问题:“你既然出不去这栋楼,你是怎么样出现在丽芬园一带的,又为什么要找上我?”
  
  “是林攸姐姐让我找你的,你第一次来408课室,她就知道你法力通天,或许斗得过那梁巫师,因为她出不去,所以让我去提示你,我自杀之前,留下了一件法器在408里,叫做八极镜。
  
  每到夜晚,月光照进房间,可以用阴巢的怨气化灵,借住月光,将我的影像投出去,也就是镜子能折射到的范围,你看到的只是我的影像……”
  
  叶少阳恍然大悟,猛然想起,学校里一直流传丽芬园闹鬼,是不是就是看到过陈露的投影而已,才衍生出那些传说?
  
  “那你画十字,是什么意思?”
  
  “我因为是影像,口不能言,所以只能通过画十字来像你传达最重要的信息,叶天师你来看……”自己飘身到小房间唯一的窗洞前,结果从门外射进来的一道阳光照在她身上,立刻冒起了一道烟,赶紧退到一边去。
  
  “叶天师,我修为不够,还不能经受阳光直射。你自己试试吧。”
  
  怨灵只能晚上显影,厉鬼白天能出现,但惧怕阳光直射,只有鬼首级别的鬼才可以白天横行无忌,但需要消耗鬼力来对抗日精,所以除非必要,也不愿意在白天出没。
  
  叶少阳狐疑的来到窗洞前,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正好从后面洒在他身上,将人影映出去,伸头看去,正对着幽灵路,由于居高临下,没有那些山石树木的遮挡,能看得清清楚楚。
  
  “叶天师,用红绳定位,以窗口为四象,巽上三尺二,离经二尺一,巽为风,离为火,风火相连,玄阵之眼。”
  
  叶少阳心中一动,这是道门术语,自己当然懂得,当下拉出红绳,正好用法尺丈量,在窗口拉出纵横两道红线,用铜钉钉在墙上。
  
  “叶天师,从阵眼交接的地方看出去。”
  
  叶少阳听命,把眼睛凑在两根红线十字交接之处,朝外望去,中间的“点”,正好对着幽灵路深处的某个地方,不由惊道:“这是……”
  
  “这就是幽灵路的阵眼所在啊,紫月的洞府,就在那块砖石下面!”
  
  叶少阳浑身一震,再次看过去,由于距离比较远,虽然焦点精准,但是范围还是比较大,覆盖了大概有方圆三五块地砖,不过这已经很精准了,到时候连这几块一起挖,不愁找不到紫月的洞府。
  
  “你……是怎么知道的?”叶少阳回过头,皱眉看着陈露。
  
  陈露道:“这栋楼最初建成,就是北窄南宽,好像棺材一般,其实是一个风水大阵,这小小水房,是阵中耳针,下面就正对着408课室,当年那个班级的人集体自杀之后,所产生的怨气,都通过那房间里的阴阳悬棺阵、以这耳针汇聚到幽灵路中,用来镇压尸王。
  
  可以说幽灵路是辅阵,这里才是主阵。你乍一看,是不明所以,但我在这天台上呆了二十年啊,每天晚上出来游荡,做的最多的就是推演阵法奥义,虽然我死了,法力全失,但阵法知识我还是懂的,紫月的洞府位置,就是我推演了无数个夜晚,得到的结果。”
  
  叶少阳深深洗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具体推演过程,但是他完全相信这个结果是不会错的:一个人如果用二十年的时间专注做一件事,绝对没有做不成的,何况她还有阵法基础。
  
  “原来,你画十字,就是这个原因……但是你为什么没有表述别的呢,你光画十字,我没有来到这里,也完全看不懂啊。”
  
  陈露看着他,静静的说道:“我画十字,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把自己推演出的这个结果告诉你,给你点启发,因为你总有一天会找到这里来,发现一切秘密,哪怕我不在了,你只要找出推演法门,可能会想到‘十字’上面去,这样或许用不着繁琐的推演,也能找到真相。”
  
  叶少阳眉头一皱:“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不在了?”
  
  陈露苦笑不语。
  
  叶少阳还想追问,一直没开口的谢雨晴插了一句:“对了,你说的这些,林攸一定也知道吧,她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
  
  话音刚落,叶少阳突然察觉到一股阴气来袭,急忙站起来,抬头看去,是林攸从外面飘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