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四十章 千刀万剐,茅山捉鬼人第740章 1000刀10000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四十章 千刀万剐
“碎尸活死,取魂献祭,这是一种南洋的献祭术,带我上天台看看那个耳针。”
  
  两人一起来到天台,进到那小屋里,芮冷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星盘手表,测算了一番,然后通过窗口,也是看到了幽灵路的全貌,然后再次返回408课室。
  
  “怎么样?”叶少阳见她始终一言不发,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郭分析的没错,这是四九生机变,这里是灵坛主阵,幽灵路只不是阵法的落点所在,‘碎尸化阴风,怨气生不平’,碎尸在这棺椁之中,以金缕衣所罩,能借住灵堂献祭的‘势’,不断生成怨气,通过天台耳针,传入幽灵路上。
  
  幽灵路上还有金丝裹尸,如同紫薇二星遥相呼应,互相作用,产生强大的封印之力,怪不得能够封住下面的铜甲尸王。
  
  这是典型的南洋巫术,在内地根本见不到的,你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
  
  叶少阳听她说的有门有道,不住点头,想到她是在香港长大,师父又是南洋阴阳师,对这些南派的巫术邪法,自然了如指掌。
  
  芮冷玉接着说道:“这阵法非常的精密,布阵的人法力强大,很可能是大巫仙家族的人。这么庞大的阵法,连建筑物都用上,我也只是在泰国见过一回,这阵法的关键,还是在于生取怨气,四十九人一起自杀,魂魄怨气深重,但也不够施展这么大的阵法……”
  
  叶少阳闻言一惊,说道:“不会吧,这么多生魂怨灵,怨气还不够?”
  
  芮冷玉不答,看着他,反问道:“你觉得一个人怎么样死,才算最痛苦?”
  
  叶少阳一怔,“怎么问这个?”
  
  “你先回答。”
  
  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叶少阳挠着后脑勺,琢磨起来,被人砍死?砸死?撞死?虽然很惨,但是痛苦只是一瞬间。“被人活活折磨死,最痛苦!”
  
  芮冷玉又问:“怎么折磨。”
  
  “这办法就多了,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眼里撒上石灰,头上浇开水,哪一样不是痛苦万分?”
  
  芮冷玉道:“人死的越痛苦,死后生成的怨气越强,但是作为阵法的核心活祭之尸,你说的那些死法,都不足以压阵,一共有四十八人被活活逼到自尽,死后还要炼化他们的生魂,如果这个活祭之尸没有足够强大的怨气,怎么能够压得住这四十八道怨气?以怨制怨,是这巫术的核心!”
  
  “以怨制怨……”叶少阳听了这一席话,总算明白过来,喃喃道,“你意思这人死的非常惨是吧?”
  
  “当然,他一个人的惨状,要超过四十八人之和,才能压阵。”
  
  叶少阳皱起眉头,“哪里有这么惨的死法?”猛然想到什么,动容说道,“我听说忠烈王杨涟,生前被魏忠贤下狱,铮然不屈,被重土压身、铁钉贯耳,浑身骨头打断,这算是最惨的死法了吧?”
  
  芮冷玉道:“但是忠烈王不是连续受刑,这灵堂活祭对怨气的采集,是短时间的,从生到死的过程中,不能有停留。”
  
  “从生到死,不能停留……”叶少阳一拍脑门,“那就只有凌迟了,传闻袁崇焕死的时候,千刀万剐,这才是最惨!莫非……这人是凌迟死的?”
  
  芮冷玉来到棺材旁边,伸手往金缕尸衣上按了按,尸体立刻活动起来,如同叶少阳第一次看到的那样,柔若无骨,四肢如同蛇身一般,再结合芮冷玉的话,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忍不住一口凉气从脚底板升了起来。
  
  芮冷玉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人是活剐死的,这金缕尸衣里包的,不是尸体,而是碎肉,只是按照金缕衣拼凑成人的形状而已……”
  
  人的碎肉……叶少阳看着舞动的怪尸,感到浑身发冷,心想幸好谢雨晴等人不在,不然此刻怕是要两腿发软,倒地呕吐了。
  
  猛然,叶少阳想到了第一次与紫月斗时,紫月最终便是化成了一滩血肉,当下吸气说道:“没错,是她,这肉是紫月的!”
  
  芮冷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稍微后退,也不敢再看那具尸体。
  
  “千刀万剐,每一刀下去,都会形成怨气,为阵法所吸收,我不知道她被剐了多少刀,我听说古代受刑时间最长的是大太监刘瑾,被剐了三千六百刀……
  
  可能是夸张,但如果刽子手水平高的话,一千刀是可以的。也只有这么惨的死法,才可以压制住其余四十八道怨气。”
  
  叶少阳做了几个深呼吸,说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这种巫术在南洋古代就有,虽然极少,但是那时候酋长之类的首领,可以随便杀人,所以才发明了这种献祭术。”芮冷玉摇了摇头,“我没想到现代社会,居然还有人施展这么惨绝人寰的巫术……”
  
  叶少阳喃喃道:“千刀万剐,紫月她……怎么受得了来着,就算是再硬气的人,也受不了那种痛苦吧?”
  
  “受刑开始之后,一切就由不得她了。”
  
  这倒也是,叶少阳缓缓点头,心想说不定紫月都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死,不然的话,哪怕是信念再坚强的人,也没有胆量选择这么惨的死法吧?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梁巫师!
  
  叶少阳两个拳头握的咯吱响,咬紧牙关,恨恨说道:“梁道生,光是这件事,就足够杀你一百回了!”
  
  为了不破坏整个阵法,两人一起把棺盖又盖好,离开了解剖楼,从楼里出来,用了好一会才缓和情绪,继续讨论。
  
  千刀万剐而死的鬼,怨气极深,再加上阵法加持,十分不好对付,芮冷玉也是建议先找那个梁道生算账。
  
  “那个吴乐意,应该知道他在哪吧?”芮冷玉说道。
  
  “他儿子跟梁道生在一起,他当然知道。”叶少阳道,“但是不好去找他,毕竟这件事牵涉到巫术,而且三十年过去了,没有证据,你又不能拷问他,再说刑事追诉期都过了。”
  
  之前他跟谢雨晴也讨论过,最后还是决定不找他。
  
  “法律走不通,那就用法术界的办法。”芮冷玉淡淡说道,“去找他,拘魂拷问!”
  
  叶少阳耸了耸肩,“好吧,你比我狠,走吧。”
  
  (今天还有一章,先坐车回家再拼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