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四十二章 坠入陷阱2,茅山捉鬼人第742章 坠入陷阱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坠入陷阱2
三人跟着他来到外面,林筱贤让他们等着,自己去把车开过来。等车开来一看,三人顿时傻眼:
  
  这是一辆小面包车,破旧程度不亚于老郭的普桑。
  
  “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叶少阳无奈摇头。
  
  “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四宝也跟着摇头。
  
  车开到跟前,叶少阳几人前去上车,拉车门的时候才发现车门上印着“小林棺材铺”五个字。
  
  叶少阳无语的说道:“你往车上印这几个字,多晦气。”
  
  “这可是活广告啊,”林筱贤眉飞色舞的说道,“你们看我这面包车的形状,是不是也像一口棺材,这可是我特别挑的一款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末了又补充一句“这还是我师父教我的。”
  
  叶少阳差点一口血喷上来,棺材形状的汽车,上车就等于进了棺材,这还让不让人坐了。
  
  “大吉大利,百无禁忌。”四宝摸出一枚菩提子,在车门上绕了几下,这才无奈的钻进汽车。
  
  一路上,林筱贤不断向叶少阳询问一些道法上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在叶少阳看来,是基础中的基础,但也可以知道老郭除了造棺材之外,也是教了他一些道法的,一问才知,这家伙果然跟老郭一样,开着棺材店,却做着帮人开光驱邪的勾当,怪不得老郭会派他来接自己,也算是自己人了。
  
  林筱贤很谨慎,并没有太多询问今晚的行动,这一点让叶少阳很满意,不是不想让他知道,而是不想让他平白被卷进来。
  
  下了高速,接近吴乐意宅邸的时候,叶少阳让林筱贤把车灯关上,放慢车速,把车开到路边草丛里,然后一行人摸黑前往白天去过的那间小屋。
  
  林筱贤非要跟着,兴致勃勃的想要见识一下正宗的茅山拘魂令,叶少阳想到也没什么危险,也就带着他了,毕竟人家开车接送,让人家在车里干等着也不合适。
  
  一行人来到那座荒宅里,叶少阳也不耽误,直接作法拘魂,其余三人在旁边看着。
  
  叶少阳将写有吴乐意名字和生辰的灵符烧掉,念咒完毕,等了片刻,一阵阴风吹来,叶少阳突然双眼暴睁,两只眼睛变得血红。
  
  “怎么回事!”芮冷玉看出不对,凑到他耳边问道。
  
  “找到他魂魄了,但有人在他体内下了禁制,比较麻烦。”
  
  “肯定是那个巫师,”四宝说道,“想到你会拘魂,所以提前做了准备。”
  
  叶少阳冷笑一声,“比正宗道法,他还真不是菜。”当下从腰带里拔出一把桃木剑,挑了几只纸钱,插到法坛上,挑动香火,口中厉声念道:“赵公黑虎,六丁六甲,听我号令,强拘生魂,不得有误!”
  
  念毕,从法坛上拔下香烛,插进自己口中,咬了一口香灰出来,然后拿出一瓶法水,喝了一口,喷在桃木剑上,桃木剑上立刻亮起一道金光。
  
  叶少阳手持桃木剑,凌空挥舞几下,左手捏诀,食中二指按住剑锋,向前一撸到底,大叫道:“给我出来!”
  
  一道清光,随着他的手势,从剑锋处滚落下来,化成人形,正是吴乐意,坐在地上,迷茫的看着叶少阳,随后很快明白过来,眼神中不再有平时那股长者的威临风范,瑟瑟发抖起来,这跟他本人无关,是魂魄对于法师的一种本能的敬畏。
  
  更何况叶少阳是茅山天师,作法之时,天下鬼物莫敢仰视。
  
  “吴乐意!本天师拘你魂魄,只问几个问题,如实回答,之后放还,梁道生现在什么地方?”
  
  “在、在我家。”魂魄形态的吴乐意,与所有鬼魂一样,面对神祇一般的叶少阳,畏畏缩缩,如实回答。
  
  果然在那里!叶少阳看了芮冷玉一眼,又问道:“他有什么打算?”
  
  吴乐意刚要回答,叶少阳突然惨叫一声,向前喷出一口血来,身体晃了两晃,用桃木剑拄着地,接着跪在地上。
  
  这突发的一幕,令芮冷玉等人措手不及,赶紧上前查看,烛光下,叶少阳全身泛着青光,一股股冷气冒出,触手冰冷。
  
  只几秒钟的工夫,身上就结起了一层寒霜。
  
  芮冷玉翻开他的眼皮,立刻有一滩青色的粘液流出来,失声叫道:“好厉害的阴毒!少阳你怎么样!”
  
  叶少阳咬破舌尖,咽了一口血下肚,护住心脉,勉强盘膝坐下,开始吐纳调息。
  
  “中计了!”四宝猛拍大腿,“法师在拘魂的时候,体内六识开通,与被拘魂魄形成一道灵桥,这王八蛋肯定是利用老家伙的魂魄,给少阳下了蛊!”
  
  芮冷玉一听也慌了,看着叶少阳全身越来越多的寒霜,喃喃说道:“什么蛊毒这么厉害!”
  
  “九阴痋人的尸毒,一定是了,普通人沾着必死,全无防备之下,就算是法师也抗不住,而且少阳又是从奇经八脉的内部中毒……”
  
  芮冷玉蹲下去,将一片金叶子塞到他嘴里,然后取出一只口红形状的朱砂笔,在他脸上画了几笔,念咒帮他驱除尸毒。
  
  “噗!”叶少阳又喷出一口血,这次却是黑血,其中还有一些微小的多足虫子,在污血里爬行着,芮冷玉一看便知,这就是蛊。能通过拆解对方的法术、利用鬼魂来下蛊,这巫师的修为,也真是强到极点。
  
  “少阳,少阳,你怎么样!”芮冷玉握着他的双手,失声说道。
  
  叶少阳睁开眼,双眼之中已经起了一层白色的障翳,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又喷出了一口污血,感觉到体内似乎有无数虫子顺着经脉乱钻,他用小周天之法吐纳,只能勉强守住心脉,不被攻陷,情知这样下去,早晚要完蛋。
  
  难道,就要这么死了?不甘,不甘啊。
  
  天师血击杀了一批又一批的蛊虫,但这些虫子似乎无穷无尽,在前赴后继的进攻下,叶少阳体内的罡气逐渐告罄,心脉眼看着就要失守。
  
  小周天吐纳,还是对付不了如此恶毒的蛊术……
  
  叶少阳不断呕血,神识也一点点模糊起来。就在这时,他的内心响起一个声音:
  
  道之真命,有生无相,难易相成……
  
  /28/28902/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