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四十六章 大衍之道,茅山捉鬼人第746章 大衍之道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大衍之道
叶少阳也朝那禅杖瞟了一眼,见九连环迎风摇动,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对付这样的法器,自己也不能空手,当下朝自己肩包抹去,一摸空空如也,心头一沉,坏了,我挎包呢?
  
  这时候林筱贤也来到关帝庙门口看热闹,看见这一幕,会过意来,冲他喊道:“小师叔,你挎包在那小房间里呢,我着急背你,嫌重没拿。”
  
  叶少阳一听就要跪了,这是要害死人啊。
  
  当下心念飞转,有了主意,头也不回的说道:“去把关二爷的大刀请来!”抬头对梁道生说道,“你等一下啊,我找个法器。”
  
  这句话也就是随口一说,用来扰乱对方而已:两人斗法,事关生死,人家还容你找法器?
  
  是以叶少阳说完之后,也是做好了迎接进攻的准备,结果梁道生还真是站住了,嘴角挂着一抹欠抽的微笑,望着叶少阳,“你中了蚀骨蛊毒,为什么没有死?”
  
  叶少阳笑了笑,“我待会可以送你下去问问阎老五,为什么不收我。”
  
  梁道生看着他,没有说话。
  
  “在动手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叶少阳指了指在一旁勇斗痋人的四宝,说道,“那天,你为什么要从紫月手下救他?”
  
  梁道生道:“如果我刚才认真动手,你的两个帮手,至少要死一个。”
  
  叶少阳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等着下文。
  
  梁道生轻轻摇头,说道:“我杀你,只因为你要破坏阵法,一不小心放出尸王,后果不堪设想。我没有必要滥杀无辜。”
  
  叶少阳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随即轻轻一笑,说道:“这么说你还是好人了?”
  
  梁道生两道目光逼视着他,说道:“我所做一切,只为封印尸王,以免生灵涂炭,为此不计后果,哪怕死后魂魄坠入万劫不复之地,也无怨无悔。”
  
  这一瞬间,叶少阳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肃杀的气息,心中感慨不已,缓缓说道:“所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了?”
  
  “牺牲少数人,挽救大多数人,我从不觉得自己有错。”梁道生将禅杖驻地,轻轻一摇,九环之中,出现九张鬼脸,面目狰狞,红外外泄,说明个个修为都不弱。
  
  叶少阳以为他要动手,结果梁道生说道:“我这恶灵法杖中,封印厉鬼无数,半数是我在人间收服的厉鬼,半数是我在鬼域强拘来的恶灵,没有一人是我枉杀,也没用它们枉杀过一人。
  
  我为南系三大巫宗之一的宗主,本宗法术,以炼魂为主,以恶制恶,物尽其用,这一点你们中原所谓的法术正道,可能不屑一顾。”
  
  叶少阳道:“没这回事,我们道家秉承三清,法力天授,没用过你那巫术,但我也没有看不起你,不过炼魂一术,容易走火入魔,遭到反噬,到那一天,你所炼恶鬼反噬而出,荼毒生灵,就是你的罪过,你倒是想过这一点没有。”
  
  “只要足够强,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梁道生轻描淡写的说道。
  
  叶少阳暗忖,这家伙在自信方面,倒是不在自己之下。
  
  梁道生又用法杖指了指痋人,道:“你以为这痋人是我炼制,其实错了,这是我当年闯尸王洞,意外发现的一只痋人,是墓主所炼,用来守墓,被我降服,植入蛊虫,对我俯首帖耳,反而成为我降妖除魔的助力,你说,我做的好事还是坏事?”
  
  他面带微笑,与叶少阳平平对视,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一点虚伪。
  
  叶少阳心中波澜迭起,在最初听到他拥有“九阴痋人”这种邪尸的时候,内心里早已断定,这是一个邪修的黑巫师,然而哪里想到真相会是这样……没有枉杀过一人、以恶制恶、杀少数人,是为了救更多人……
  
  叶少阳本来就是不拘礼法的人,听到这种道理,也很难说有什么问题。
  
  这时芮冷玉与四宝合力夹攻,虽然弄不死痋人,但也略微压制住它,场面缓和,因此叶少阳二人的对话都落在他们的耳中,两人的心中,也开始思考起梁道生的作法,究竟是善是恶。
  
  叶少阳垂头片刻,抬起头来,目光逼视着梁道生,说道:“逼死几十人,打断林攸的的双腿、逼她自杀,对紫月千刀万剐,也是为善?”
  
  梁道生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死的冤枉,但他们的死,换来了此地的和平,也是有价值的。”
  
  “放屁!”叶少阳喝到,“有没有价值,是你来判断的吗?你有什么资格安排别人生死,牺牲的确是伟大的,但你有什么资格逼他们选择,你这么伟大,为什么不牺牲你自己?”
  
  梁道生苦笑道:“我种下这番杀孽,死后定然入血污池下万劫不复之地,这便是我的牺牲,我苟延活命,只是为了镇守此处,好让你这样的自认伟大的法师不至于以除魔卫道为借口、破坏封印,放出尸王。”
  
  停顿了一下,他突然反问道:“假如当年换成你叶天师,发现尸王无法封印,只能用这般邪术压制,我倒想听听,你会怎么做?”
  
  叶少阳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舍身而已。没有人有资格安排别人的生死,天都不可以。”
  
  梁道生惊道:“你身为天师,不信天?”
  
  “我只信道,天若不仁,我一样逆天殉道。”
  
  四宝听见这话,大呼痛快,高叫道:“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道之所向,天若不许,逆天屠神!”
  
  叶少阳淡淡一笑,虽然四宝喊的这句话有点装比,但事实上,就是这么个理。
  
  梁道生当场动容,盯着叶少阳半晌,缓缓点头说道:“我倒是看低了你,不过,你戾气太重,天相生变,恐怕不得善终。”
  
  叶少阳耸耸肩,“大衍之道五十,其一不用,变化无穷,人之命运,在己不在天。”
  
  “好,好,好。”梁道生说了三个好字,抬眼问道:“你是必然要破阵是吧?”
  
  “让一个厉鬼守在那,就是定时炸弹,不管她生前多可悲,现在都是厉鬼,她多次杀死试图破阵的法师,就是戾气不受控制的明证,我先超度她,再灭尸王,一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