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七百五十九章 弥天大祸,茅山捉鬼人第759章 弥天大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弥天大祸
身穿白袍,头戴一顶很高的帽子,上面写着“一见发财”四个字,左手提一根哭丧棒。
  
  右手抓着一串黑漆漆的锁链,锁链一头是个巨大的钩子,看上去跟叶少阳的地狱勾魂索造型相同。
  
  白袍人浑身上下被一道森森绿光包围。
  
  白无常!
  
  叶少阳和芮冷玉本能的都退了一步。
  
  黑白无常乃是阎罗王座下,名义上是勾魂使者,实际上很少来阳间,一般普通人的鬼魂自有那些鬼差来勾,只有遇到重要人物才出场。
  
  例如煞星魔头,身上戾气太重,就算是临死之际,一般鬼差也不敢近身,或者有些法力太深的法师,死后一般鬼差也驾驭不了亡魂,每当这些时候,黑白无常才会出场。
  
  黑白无常只要来阳间,必然是索魂,而且绝不走空,是名副其实的死神。
  
  这两兄弟官位不算高,但由于只向阎罗王一人负责,别人就算是其他九殿阎王也无法差遣,权力很大,一般阴神也不敢得罪他俩。
  
  所以叶少阳一看到白无常露面,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知道事情重大,上前几步,拍了拍袖子,躬身打了一个稽首,道:“茅山弟子叶少阳见过七爷,这厢有礼了。”
  
  白无常俗名谢必安,人称七爷,黑无常叫范无救,人称八爷,生前便是一对结义兄弟。
  
  芮冷玉在后面也简单行礼,表明自己法师的身份。
  
  白无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站在水上,张开嘴,发出尖细但是森严的声音:“奉旨拿魂,余者退散!”
  
  这黑白无常最是正经,比崔府君还难说话,叶少阳是知道的,跟他们没打过什么交道,也不想打交道,但是眼下不想打交道也不行了,当下又是拱手,恭敬的说道:“七爷显灵,所为何事?”
  
  白无常打量了他一眼,冥眼通天,一眼就看出他是天师,倒也不能太不给面子,于是用招魂幡一指瓜瓜:“捉拿游魂。”
  
  叶少阳心下大惊,看了瓜瓜一眼,瓜瓜还坐在草地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显然是受伤不轻,看上去很可怜。
  
  叶少阳眉头一皱,道:“七爷,不是我多话,他又不是阳间之鬼,一向在阴司附近游荡,算是阴司默许,也没做过坏事,七爷捉他干什么?”
  
  白无常哼了一声:“按说本座办事,你也无权过问,但念你是天师,倒可告诉你一些,本座缉拿要犯,返回阴司,途径奈何桥畔,只见这厮领着一对太阴山鬼卒,试图闯过地界。
  
  如此犯戒之事,当然要设法拿问,审个详细,不想这厮居然抗法,我一路追来,才到此地,现欲将其捉拿,你身为天师,当知三戒五律,还不退去。”
  
  瓜瓜不等他说完就喊道:“我冤枉啊,那两个家伙是来抓我的,我走投无路才跑到奈何桥,七爷不去抓他们,反倒来抓我干什么!”
  
  白无常怒喝道:“是与不是,你随本座去森罗殿细说便是,再者就算你是无心,毕竟也犯了戒条,本座拘拿你还有错了?”
  
  瓜瓜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委屈的说道:“你也说了,就算无心也是犯错,我哪敢跟你去森罗殿,随便给我点责罚,我也承受不起。”
  
  “还敢犟嘴!”白无常甩动勾魂索,朝瓜瓜打过来,鬼力之强,瓜瓜知道无法反抗,本能的举起双臂遮挡,突然感到腰间一紧,被人拉走,抬头一看,是叶少阳用勾魂索把他拉到了身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叶少阳见白无常瞪眼望过来,拱手说道:“我也算听明白了,这件事实在是误会,请七爷高抬贵手,放他一马,下次再犯,双倍处罚。”
  
  白无常阴阴一笑,“本来事情倒是不大,但这厮逃跑途中对本座动手,大胆妄为,定要治罪不可,你速速离去,不要耽误本座执法!”
  
  叶少阳皱眉看着他,知道解释是没有了,只好恳求道:“这小子是我的鬼仆,好歹叫我一声老大,七爷看我面子,高抬贵手,回头我给七爷多烧些钱。不胜感谢!”
  
  “不要废话。”白无常把招魂幡往地上一杵,一道庄严鬼气蔓延开来,厉声说道:“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本座跟你说这么多,已给足颜面,此鬼本座必拿不可,你再阻碍本座执法,少不得连你一块带走!”
  
  叶少阳听到这一番话,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瓜瓜,“你惹谁不好,惹到他,真是被你给害死了!”
  
  瓜瓜勉强一笑,站起来说道:“我本来只是想激活魂印,借机会跑到人间,再躲一会,没想到他跟来了。老大别为难,既然他不好说话,我跟他走一趟就是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说完迈步,脚步蹒跚朝白无常那边走去。
  
  既然躲了这么久,他当然不肯跟白无常回去,而且现在还背上袭击阴神的罪名,不过为了叶少阳不难做,他也只能伏法,没有一点怨言。
  
  突然,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令他动弹不得,回头看去,叶少阳有些生气的看着他:“我只是骂你闯祸,什么时候让你走了?”
  
  瓜瓜一怔,瞬间明白,失声道:“老大不可以,他是阴间正神……”
  
  “给我滚回去!”叶少阳一把将他拖到后面,转过身,看着白无常,声音有点冷下来,拱手说道:“七爷,我尊你是正神,一味委曲求全,你可别苦苦相逼。”
  
  白无常神情一冷,道:“逼你又怎么样,你身为天师,敢包庇钦犯?”
  
  叶少阳微微仰头,笑了一下,“七爷别扣帽子,反正这个小鬼,你今天带不走了。”
  
  白无常怒极,反而冷静下来,沉声说道:“你还敢跟本座动手不成?”
  
  “不敢,但如果七爷苦苦相逼,我也只有奉陪,”叶少阳抖开勾魂索,指了指身后的瓜瓜,“他是我鬼仆,我不能看着他被人抓走,谁来都不行,别说是你谢必安,就算是阎罗王亲自来,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