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师兄的身世2,茅山捉鬼人第565章 大师兄的身世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师兄的身世2
    这时,被青云子捧在手中的阴阳镜镜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青云子看了一眼道:“小姑娘挺俊的啊,少阳,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姑娘吗,咦,她怎么出来了?”
  
      陈露一落地,便对叶少阳骂道,“兔崽子,居然往镜面上加了封印,害我不能出来玩!”
  
      叶少阳不理她,对青云子解释道:“不是她,她是……”
  
      “我是她大嫂,”陈露自己介绍道,“大伯你是谁?”
  
      叶少阳耸了耸肩,“你公公。”
  
      陈露一愣,明白过来,立刻下跪行礼。“师父,我是你徒儿媳妇。”
  
      青云子吓得浑身一哆嗦,蹭的一下站起来,举掌朝叶少阳打来:“你给我找了个鬼媳妇!”
  
      叶少阳急忙躲开,“不不,她是道风媳妇……不对,是自称的,道风没承认。”
  
      当下把陈露的身世来历讲了一遍。
  
      青云子听到她说一定要嫁给道风的时候,整张脸都绿了。
  
      叶少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之前还说来着,我只是道风的师弟,我承认没用,得我师父承认才行……”
  
      成功把皮球踢给青云子,叶少阳心中那个开心,可算找到个苦主了,嘿嘿,老爷子,您自个儿决断吧。
  
      还坏坏的给陈露使了个眼色。
  
      陈露心领神会,立刻跪地,言辞恳切的说了一大段自己对道风是真心的、恳求老爷子做主之类的话。
  
      叶少阳看青云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绿,叶少阳心中那个畅快,自己被缠了那么久,也该让老头子也体会一下这种感觉了。
  
  
      “这……等道风回来再说,咳咳,等他回来再说。”
  
      青云子想要敷衍,陈露哪里肯听,不断哀求,说到恳切处,还抱着青云子的腿,可怜巴巴的直叫师父。
  
      青云子彻底凌乱,最后只得服软,“得得,等他回来,我让他娶你就是了。”
  
      陈露心花怒放,但一想不对,皱眉道:“师父,他是人,我是鬼,他怎么娶我啊。”
  
      “那你说咋办?”
  
      “我……不知道啊,师父你神通广大,一定帮我做主,想想办法啊。”
  
      青云子摆摆手,“这还不简单,我把他打死,跟你做一对鬼夫妻不就得了。”
  
      陈露一惊,直说不可以。
  
      “师父,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并不想他死啊,师父你再想别的办法,求你了师父。”
  
      “你还算有理智,没有泯灭善根,”青云子微微点头,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件事让我慢慢想,你且回去,我还有正事要跟少阳谈。”
  
      陈露目的达到,也不多磨蹭,得意的看了叶少阳一眼,化作青烟钻入阴阳镜中。
  
      青云子坐在地上,一只手扶着额头,好像很累的样子,不断摇头,“冤孽,冤孽……”
  
      叶少阳拼命忍住笑。他就知道师父耳根子软,会答应下来,这老头跟自己一样,也不是什么坚守规则的人。
  
      如果真是法术界中的卫道士,看到陈露,就算不一掌拍死,也会立刻送入阴司发落。
  
      过了一会,青云子抬起头来,找叶少阳要太乙拂尘。
  
  
      叶少阳虽然舍不得,也只好从腰带里抽出来给他。
  
      青云子接过去,一手托着,一只手轻轻抚摸,眼神中露出唏嘘之情。
  
      这种表情和眼神,是不应该出现在物件上的,叶少阳心中一动,知道他是想到了道风。毕竟这是道风曾用过的东西,算是他的象征,就想龙泉剑对于自己一样。
  
      “你们俩都是命苦,但是他跟你不一样,”
  
      青云子手捧太乙拂尘,苍老的声音悠悠说道,
  
      “你虽然深中尸毒,但却是先天罡体,遇到我,是冥冥中有注定,我那时候就知道,你会延续茅山的道统,但是他跟你恰恰相反。
  
      我是在一个古墓里发现他的,一两岁大的孩子,那个古墓里闹女魃,我受人之托下去捉鬼,在女魃的阴巢里见到累累白骨,一看便知是被女魃抓去炼魂而死的人。
  
      当时,道风就在白骨堆里,一两岁大的孩子,白白胖胖,手里抓着个骷髅头在玩,也不哭,一看到我就咧嘴笑,让我抱……”
  
      叶少阳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从来只知道,道风从小是个孤儿,被师父养大,却不知道他居然有这么离奇的身世。
  
      “一个两岁大的孩子,被女魃掳到古墓……就算那女魃被你遇到,没来及把孩子吃了,可那阴巢里鬼气和尸气蔓延,别说是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就是身强体壮的汉子也扛不住啊!”
  
      青云子点点头,“我把他抱起来检查的时候,发现他体内没有一丝鬼气和尸气,与普通人无二,觉得惊奇,所以才带回来收养,没有送给任何人,想着将来慢慢探查他身体的秘密,但是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这个秘密的根源。
  
      你是先天罡体,修道奇才,十五岁拜天师牌位,为师说句不怕你膨胀的话,除了你老祖叶法善,道门历史上有记载的,从未听说过第二号你这样的人物。
  
  
      但是道风不一样,他修炼的速度也是奇快,但是施展法术的时候,除了罡气之外,总是带有一股神秘的气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问过他,他自己也不清楚……
  
      从那时候起,我就隐约知道,他不是一般人,道门绝对留不住他,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境地,我虽然看不透,但一点也不奇怪。”
  
      青云子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住叶少阳的手,脸上带着一种怪异的无可奈何的笑容,低声叹道:“我怎么就收了你们这一对奇葩做徒弟,我看不到他的归宿,我也看不到你的归宿。”
  
      叶少阳怔怔的看着他,动容说道:“师父,我一定把道风抓来送给你,到时候你好好拷问。”
  
      “他回不来了。”青云子轻轻摇头,神情带有几分伤感,突然问了他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假如有一天,你必须跟道风决斗,必须杀死他,你能做到吗?”
  
      叶少阳愣了几秒钟,惊声道:“师父——”
  
      “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