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八百二十九章 前世的爱人1,茅山捉鬼人第829章 前世的爱人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前世的爱人1
小马和四宝则留在钢城,协助谢雨晴处理古墓的事。
  
  本来叶少阳是想立刻动身,跟芮冷玉一起去峨眉山的,但是谢雨晴打来电话,让他在家养伤,准备好等她忙完之后,去调查上次提起的小区闹鬼事件。
  
  叶少阳只好让芮冷玉再等等。
  
  芮冷玉倒是没什么意见,说是要去附近一个城市拜访一位师叔,几天之内回来,叶少阳还要帮林三生找老婆,只好让她自己去。
  
  瓜瓜、雪琪、橙子,包括陈露,都跟谢雨晴一起下古墓斗尸妖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唯一陪在叶少阳身边的就是鬼军师林三生。
  
  到家之后,叶少阳就把他从灵符里放了出来,也没有追究他骗自己下古墓:林三生在建文帝面前的那些表现,令自己已经原谅了他,而且两人的关系也更进一步。
  
  至于那一对童男童女,叶少阳起初很头疼如何处理,它们是邪灵,但修为不够,还没有资格像鬼魂一样进入六道轮回。
  
  但这对邪灵也没害过人,本性善良,叶少阳也不忍心灭了他们,后来还是林三生出了主意,于是把他们送给老郭。
  
  为他们用骨瓷塑了一对瓷娃娃,让他们住进去,摆在棺材铺里充当一对家神,镇压邪气,积累阴德,将来好入地府轮回。
  
  这对童男童女本来也想认叶少阳为主,被他拒绝了:自己已经有这么多鬼仆妖仆灵仆,没兴趣再收,否则真的可以组建一支阴军了。
  
  “婉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啊,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夜晚,叶少阳在看电视,就听见林三生站在窗外,望着外面叨咕。
  
  现在的他,已经完成了对建文帝的使命,建文帝被叶少阳诛杀,他虽然惋惜,但也不怪叶少阳。现在他********都在寻找昔日的恋人。
  
  “别在那酸了。”叶少阳啃着辣条,看着电视屏幕上三个小学生的组合唱歌跳舞,心不在焉的说道。
  
  “瓜瓜说,萧郎君已经在查生死簿,那玩意比新华字典都厚,你总得给人家点时间吧。”
  
  林三生飘然而来,坐在叶少阳身边,看着电视,道:“有唱戏的吗?”
  
  “谁听那玩意。”
  
  林三生沉默片刻,说道:“叶兄弟,你说倘若我见到婉儿,她也愿意跟我在一起,这可怎么办?”
  
  叶少阳瞥了他一眼:“你想都不要想,我让你见见她就不错了,你要是敢乱来,我不饶你。”
  
  “到时候,我怕由不得我啊,你忍心拆散我们吗?”
  
  “别问我这个,总之人鬼恋,就是不行。”
  
  叶少阳故意不看他,心中却是泛起嘀咕:自己当初违背过一次原则,成全过一对人鬼恋,到时候万一真像林三生说的那种情况,自己真能忍心拆散他们?
  
  突然间,眼前一黑,停电了。
  
  叶少阳一愣,跳闸了?
  
  摸黑站起来,想要去检查开关,窗户突然开了,一阵阴风吹来,带着一股阴司特有的庄严气息。
  
  阴司来了人?
  
  “糟了!”叶少阳一瞬间明白,一定是自己擅杀建文帝的事情败露,阴司派人来拿自己了。
  
  当即摸黑走进卧室,去拿背包。
  
  事情既然做了,就知道顽抗到底,一条路走到黑,否则如此重罪,一旦去了阴司受审,肯定再也回不来了。
  
  “喂,姓叶的,见到我躲什么。”
  
  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叶少阳一愣,回头看去,借着月光一看,却是萧逸云,冲自己不满的瞪着眼。
  
  “参见萧郎君。”林三生唱了一个肥喏,虽然他几百年没下过阴司,但曾经也是轮回过的,魂开天听,认得萧郎君。
  
  萧逸云摆摆手,也没看他,继续瞪着叶少阳。
  
  “你……阎王派你来拿我的?”叶少阳往窗外看了看,没有其余鬼差,心下有些怀疑。
  
  人间不比鬼域,气息完全不同,阴司这些家伙到了人间实力大减,凭一个萧逸云,叶少阳相信绝对拿不住自己。
  
  萧逸云闻言一愣,“拿你干什么,你又闯了什么祸了?”
  
  “没有没有,我靠,吓死宝宝了。”
  
  叶少阳瞬间明白过来,嘻嘻一笑,从背包里摸出一把蜡烛点上,上前搂住他的肩膀,朝林三生努了努嘴,“你是为他的事来的?”
  
  “就是他?”萧逸云看了林三生一眼。
  
  林三生紧张的陪着笑,倒不是害怕他,而是期待听到自己想听的消息。
  
  “三十根香烛,四十刀纸。”
  
  “我靠,你太黑了吧!”叶少阳叫起来,虽然东西对阳间人来说,并不值钱,但不能惯他,不然胃口会越来越大。
  
  “黑?”萧逸云差点跳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泄露生死簿信息,是违反律法的,不看着你面子,给我加三倍好处我也不会干的,不对,四倍。”
  
  “五倍就干了?”叶少阳摆摆手,“别跟我打官腔,你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东西少不了你的。说吧,查到了?”
  
  萧逸云抬起右胳膊,手笼在袖子里。
  
  叶少阳明白规矩,把手伸到他袖子里,接过一张纸。
  
  隔墙有耳,不怕有人看,就怕有人听。人间也好,鬼域也好,鬼魂的听觉都是非常好的。
  
  手中是一张绿色的纸,薄如蝉翼,粗糙的像草纸一样。
  
  叶少阳一看就知道这是阴纸。
  
  上面有两行发着荧光的篆书汉字。
  
  第一行写着刘婉儿的名字和生卒年月,以及死因:自缢而亡。
  
  下面一行则是“刘婉儿”今生的信息:金莹,生于85年9月29生,未曾婚配。
  
  “没错,是婉儿了!金莹,金莹……”林三生手捧阴纸,激动的不能自已,没过一会,那纸张化成了一道烟雾,缓缓消散。
  
  萧逸云绷着脸对林三生说道:“本官查到三生石上有你二人姓名,缘分天定,纠结不开,何止三生,她因你而死,判官怜悯,令她等你三世。
  
  但你流连人间,迟迟不入阴司销帐,因而剥夺你二人缘分,已形同陌路,你也不必去寻她了。”
  
  林三生听完,拜了一拜道:“多谢萧郎君指点,但小生不甘,总要努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