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八百八十五章 神秘的长发女鬼2,茅山捉鬼人第885章 神秘的长发女鬼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神秘的长发女鬼2
视线被数不清的头发遮挡,叶少阳什么也看不见,几乎无法喘息,痛苦不堪。
  
  突然一张毛茸茸的脸伸了过来,喷出一口浓烈的鬼气,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触到自己额头上,左右移动。
  
  舌头!她在用舌头舔我!
  
  那种滑腻腻的被口水湿润的感觉,十分恶心,叶少阳几乎张口叫了出来。
  
  那舌头一路往下,舔到他的嘴唇,来回****……
  
  妈的,变态啊!
  
  叶少阳在心中大骂,但是还没完,那鬼舌头一个劲的挑起他的嘴唇,试图钻进去。
  
  “姐姐我疼你啊,张嘴啊……”那女鬼不时出言诱惑。
  
  叶少阳心若磐石,女鬼当然不会看上自己,想跟自己接吻,舌头伸进口中,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叶少阳拼命摇头,躲避女鬼的强吻,但是反抗是无谓的,一番拉锯战之后,鬼舌头总算撬开了他的嘴巴。
  
  一条滑腻的舌头在口腔里四处搅动,女鬼发出了满足的声音,身子一抖,舌头往后缩了一下,然后猛然伸出去,试图插进叶少阳的腹腔。
  
  叶少阳冷笑一声,一扫无力反抗的疲态,口中默念咒语,牙齿上下咬合,将舌头紧紧咬住。
  
  女鬼突遭变故,惊了一下,随即哼了一声。
  
  叶少阳感到鬼舌头猛然一挺,鬼气溢出,舌头瞬间变得滑腻不已,牙齿咬不住,向着喉管又伸出了一截。
  
  叶少阳一狠心,咬破舌尖,默念咒语心法,鬼舌头被天师血激发,猛的颤抖起来。
  
  女鬼娇喝一声,想要把鬼舌头缩回去,但是已经晚了。
  
  叶少阳含住一口血,上下颚咬合,将鬼舌头紧紧咬住,罡气运转,一瞬间冲出经脉,压制住鬼舌头的鬼气反噬,用尽吃奶的力气咬下去……
  
  鬼舌头断成两截!
  
  “啊……”女鬼厉声吼叫起来,身形摇晃,状如疯癫。
  
  叶少阳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顿时减轻,闭着眼睛,运气吐纳,打算冲开长发对身体的束缚,哪怕只冲开一只手,能够捏诀画印就行。
  
  女鬼魂体已破,坚持不了太久了。
  
  “小师弟,怎么样了,怎么样!”身后传来老郭的声音,还没开口,就感觉到左侧的一大片鬼头发缩了回去,左手恢复自由,急忙捏起法诀,一掌击中女鬼的面门。
  
  女鬼翻身而倒,缠在叶少阳身上的头发也瞬间收缩回去,将全身保护起来,朝隔壁房间飞去。
  
  叶少阳没有追上去,而是蹲在地上,一只手抠着喉咙,弯腰呕吐起来。
  
  那半条被卡住的鬼舌头,被他吞进了肚子里!卡在喉咙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说不出的难受。
  
  “哇……”
  
  挣扎了半天,鬼舌头连同晚饭吃的大碗刀削面,一起吐了出来。
  
  接过老郭递来的纯净水,漱了漱口,叶少阳心中惦记着那个女鬼,站起来朝隔壁房间走去。
  
  心中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那女鬼用一团污血引自己上钩,趁自己看着地上,突然袭击,这一招倒是聪明的很,可惜自己从头到尾都没看到女鬼的模样,只知道浑身都是头发,心中疑惑不已:
  
  任何鬼魂,都可以模拟出用头发杀人的幻象,但因为是虚化出来的,并不具备什么修为,最多也就是吓吓人。
  
  但刚才那只女鬼的头发,的确是鬼气萦绕,灵性极强,八成是那女鬼的魂器或者身体的一部分。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隔壁是一间卧室,空荡荡的,只有几件旧家具,一张床,看上去像是个懂得节俭的老人的卧室。
  
  老郭手里提着一只三色莲花灯,跟在后面,为叶少阳照亮。
  
  三色莲花灯是在灯火香烛之中,加入了三色香的粉末,点亮之后,照出红绿蓝三种颜色的火光,烛光所见范围之内,能压制住一般鬼魂的变化,并且有一定的驱魔特性。
  
  方才老郭在外面听见打斗声,闯进院子,见叶少阳被一堆头发缠绕,知道是鬼象,急忙做了一个三色莲花灯,烧掉一部分头发,帮叶少阳提前恢复自由。
  
  叶少阳拿出阴阳盘,一边测算屋里的阴气程度,一边来回走动观察。
  
  外墙有自己用茅山灭灵钉镇压着血精符,那女鬼绝对跑不出去,何况是自己看着她进来的,但是不知为何,那女鬼居然不见了。
  
  房间里阴气弥漫,阴阳盘定不出确切位置,只能一点点查找。
  
  叶少阳知道鬼怪擅长变化躲藏,所以搜查的很仔细,跟老郭一起,用朱砂笔蘸着法水,在墙壁和家具上刷了个遍,假如女鬼藏在其中,必然会露馅。
  
  房间不大,东西也少,两人反复检查了几遍,居然没有找到。
  
  “没道理啊……”叶少阳纳闷的闹着后脑勺。
  
  老郭把门关上,看了看门后,什么也没有,正要关上,叶少阳让他等等,走过去,朝门上帖的年画看去。
  
  年画上是财神,手里捧着金元宝,笑容可掬。
  
  叶少阳看了一眼,忍不住失笑,“我当去哪里了,原来在这。”
  
  老郭一愣,上下扫了一眼,道:“哪里呢?”
  
  叶少阳指着财神的双眼说道:“你见过这个样子的财神吗?”
  
  老郭再一看才发现问题:财神的双眼里爬满了头发丝!
  
  女鬼居然附在了财神画像里面。
  
  “它知道你发现它,为什么不出来?”
  
  “她被我重伤,出来就是死,为什么要出来?”话虽如此,叶少阳还是用朱砂笔在画像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由”字,结成封印,让她彻底出不来。
  
  老郭想了一下,缓缓点头,喃喃道:“明白了,她知道我们投鼠忌器,不敢有所作为。”
  
  想要把那女鬼从画像上拉下来,就必须毁坏这张财神年画。
  
  对普通人来说,神像就是神像。所谓不知者不罪,只要不是笃信参拜,任何神像都可以毁坏,像这种年画,直接撕下来就可以。
  
  法师却是不行。
  
  不管出于任何原因,道士绝对不能玷污一切带有道家神祇的图案或塑像,和尚之余佛像也是一样。
  
  因为法术的根本来源,就是神祇,对神像不敬,便会失去神祇的庇佑。
  
  (请大家关注本人的微信公众号:青子V5,能看到很多周边信息,不可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