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零一章 瓜瓜的坚守1,茅山捉鬼人第901章 瓜瓜的坚守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零一章 瓜瓜的坚守1
“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凌宇轩左右看了看,快步来到酒店远门外。那里有一张巨大的遮阳伞,下面是一张沙发,是用来给酒店是客人临时休息的,也是招徕顾客。
  
  大半夜的,沙发上自然没人。凌宇轩把芮冷玉扔到沙发上,自己站在前面,转身面对瓜瓜,左手插进兜里,摸出六道黄色玉牌,用指缝夹住,然后画了一道符,在掌心烧成灰。
  
  用力一吹,纸灰飞起,将一股灵力引到玉牌上。
  
  在他作法的时候,瓜瓜举起鬼刀,凌空挥舞了一下,妖气划过三边,形成一个三角形,这是一个简单而稳固的妖阵。
  
  瓜瓜托着妖阵,朝凌宇轩砸了下去。
  
  凌宇轩二指托住刀光妖阵,瞬间变换了六种印法,将妖阵化解。
  
  “风火水土,定声夺势!疾!”
  
  随着凌宇轩一声大喝。
  
  六枚黄龙玉打造的符牌,瞬间发出灵光,从指缝中飞出。变幻做六道神光,将瓜瓜一瞬间围了起来。
  
  六道神光,乃是青,紫,赤,金,镶黄,绯红,对应风火水土,镶黄为土之定势,绯红为火之夺势,合在一起,便是“四象定夺大阵”,一般得四个道士从不同方向控制玉牌,凌宇轩以一当四,一心四用,天纵奇才。
  
  瓜瓜运气将鬼刀收缩,变成一只手长短,上下挥动,抵挡神光。
  
  玄铁打造的鬼刀,加上瓜瓜的修为,挥舞之下,可以将神光震开。
  
  但神光有根,乃是符牌,一旦落回,被符牌吸住,立刻折返,再度进攻。
  
  瓜瓜也知道这点,试图接近符牌,但每一次都被神光打回来,饶是他身手敏捷,修为浑厚,被六道神光围攻,逐渐的也有点手忙脚乱起来。
  
  “大阵之下,你必死无疑。”
  
  凌宇轩双手结印,控制符牌,饶有兴致的看着瓜瓜疲于奔命的形态,微微笑着,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叶少阳那样的人混,不如你改投我门下,我有办法帮你取回魂晶,别可惜了这一身修为。”
  
  瓜瓜冷笑,“等我杀了你,定然让你魂飞魄散,到时候你就是想认老大做主人,都没有机会的!”
  
  凌宇轩哈哈大笑。“你一心要死,那就……死吧!”
  
  当下画了一张符烧掉,把纸灰吞入口中,然后喝了一口法水,喷在双掌之间,口中厉声念咒,结印不停。
  
  六枚符牌,加速旋转,离瓜瓜越来越近,神光的折返距离得到减少,攻势越来越快。
  
  瓜瓜之前还有进攻符牌的能力,如今只能站住防守,一把鬼刀舞到飞快,仍然挡不住神光的进攻,身上不断被神光划破,献血淋漓,看上去很是可怜。
  
  “服不服?”凌宇轩看着瓜瓜的惨状,非但没有同情,反而生出一丝残忍。
  
  “不如这样,你骂一句,叶少阳是废物败类,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瓜瓜瞟了他一眼,眼神愤怒如火,目眦欲裂。
  
  凌宇轩轻轻摇头,左手五指搭在右手背上,轻轻叩击,分别弹出。
  
  符牌对瓜瓜的包围,愈发紧张。
  
  瓜瓜浑身带伤,血流不止,只能用鬼刀拼命护住经脉要害,尽管如此,场面依然越来越艰难。
  
  万般无奈之下,瓜瓜大吼一声,喷出一口黑色液体,如烟云一般在周身扩散,形成一道结界,那六道神光打在结界上,立刻被震回去,纹丝不动。
  
  那股结界在瓜瓜操控之下,不断扩散,形成一只面目狰狞的独角怪物,朝符牌撞去。如果只是鬼气形成的半透明体,但却无往不利。
  
  六枚符牌在冲击之下,居然摇摇欲坠。
  
  “啊……”瓜瓜浑身皮肤裂开,化作金色液体,顺着浑身流下来。身后那只鬼气形成的半透明的怪物,也回头到身后。
  
  凌宇轩这才吃惊的发现,那怪物一共有三对足,眼睛朝上,分开在脑袋两侧,之前被认为是独角的东西,也化成了一条细长的东西,横在面前,原来是一只口气。
  
  “吱”
  
  一声清脆的蝉鸣响起,妖气四射,将六枚符牌瞬间震落。
  
  凌宇轩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鬼力,朝自己扑面而来,凌空捏诀,挡住来势,抽身后退,厉声喝道:“蝉!你是黑暗佛虫,十二年蝉!”
  
  瓜瓜大吼一声,将蝉虫幻象吸入体内,浑身皮肤变成一种明亮的银色,上面横七竖八的盘踞着一些血色纹路,看上去恐怖而又怪异。
  
  “你是十二年蝉,可惜蜕皮不超过三次,还未成形!”
  
  凌宇轩邪邪一笑,倒也无惧,重新摸出打神鞭,左手划破指尖,按在打神鞭上,在最前面的一截上飞快的画着符文。
  
  “天道昭然若,化道三气分,一鞭诛邪灵,灵台定乾坤!太清姜尚急急如律令!”
  
  用力将打神鞭掷出,化作青、绿、蓝三道灵气,围住瓜瓜,以三清之力狂攻不停。
  
  瓜瓜幻出蝉虫魔相,奋力反击。
  
  三色清光,与瓜瓜身上的妖气打成一片,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
  
  “轰……”
  
  一道庄严钟声,仿佛从远古传来,瓜瓜立刻感到一股灵力,自头顶威压下来,抬头看去,却是一道巨大的金钟,兜头罩下来。
  
  瓜瓜立刻全力抵挡,但还是挡不住金钟的降落势头。
  
  “噗!”
  
  在三道清光和金钟的夹击之下,瓜瓜再也支持不住我,喷出一口血,蝉虫魔相瞬间破碎,跌在地上。
  
  一个老道士,出现在酒店门口,看向瓜瓜,冷笑道:
  
  “十二年蝉,念你是叶少阳鬼仆,今日不灭你,速度逃命去吧!”
  
  凌宇轩一看,是师父玉辰子来了,急忙奔过去,低声道:“师父,应该收了它……”
  
  玉辰子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懂什么,它在我们手上,叶少阳会来兴师问罪。让它回去,我们再逼上门去,反告他妄收恶鬼为仆,让他毁掉这只蝉虫,他必然不肯,到时候便有借口……”
  
  凌宇轩一愣,笑逐颜开,道:“是了。”
  
  当下不看瓜瓜,朝芮冷玉走过去,刚来到沙发前,一道人影闪过来,挡在前面,还是瓜瓜。
  
  他浑身血肉模糊,站都站不稳,提到的手也在发抖,眼神中射出决然的光,盯着凌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