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零八章 枭首,茅山捉鬼人第908章 枭首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零八章 枭首
想要解决心魔,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打败玉辰子。
  
  “这次再败,你们都给我滚蛋!”叶少阳故意恐吓道。
  
  小青兄妹嘿嘿一笑,变化真身,堵住玉辰子,毫无保留的展开了攻击。
  
  叶少阳转身面对凌宇轩。
  
  凌宇轩没有急于进攻,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他也需要喘一口气。
  
  叶少阳有伤在身,靠着煞气觉醒,发动神符,现在煞气退去,体内罡气告罄,几乎快要站也站不稳。
  
  但与凌宇轩之间,是属于自己的战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进行下去。
  
  “你受伤了,不是我对手。”凌宇轩看着他,说道。
  
  “不过你一心求死,我不在乎捡个便宜。”
  
  叶少阳没做声,举起了七星龙泉剑。
  
  凌宇轩看了那边斗成一团的玉辰子和两只蛇妖,叹了口气,道:“我中计了,那狐精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减少你这个对手,而是挑起大战,从中获利。”
  
  叶少阳道:“你是在跟我解释吗?”
  
  凌宇轩大笑:“我会跟你解释吗,就算这是阴谋,我灭了你,一样可以封印妖王!”
  
  说完,伸手把头上的发髻解开,披头散发,划破指尖,在自己额头中间点了一滴血。
  
  解发髻,点眉心,是昆仑山的手段,就像做道场之前最好穿上华服一样,能够提升作法的效果。
  
  叶少阳知道,他这是要全力一战的节奏。当下也是烧了一张灵符,划破指尖,用纸灰掺着血,在七星龙泉剑上画下道纹。
  
  两人对视片刻,正要动手,突然听见一声惨叫,一起转头,看到了一幅惨景:
  
  小青和小白化身成蛇,紧紧的捆住了玉辰子,朝着不同方向扭动身体,好像一对金蛟剪,将玉辰子紧紧缠绕,骨骼被挤碎,发出“咔咔”的声音,口中惨叫连连。
  
  “师父!”
  
  凌宇轩哪还顾得上斗法,飞身冲了过去,怕自己赶不及,念了一道咒语,运功将手中的打神鞭掷出去,化作一道青光,朝小青小白击去。
  
  这二人正在全力对付玉辰子,无法分身。叶少阳飞身追赶,也是来不及了。
  
  就在青光即将击中二人的瞬间,一道白气横着飞来,挡在二人身前,幻化人形,双手托住打神鞭,娇喝一声,后退半步,卸掉打神鞭的灵力,将其震飞,被凌宇轩接住,还要做法,只听一声惨叫。
  
  玉辰子终于受不了妖力压迫,肉身在一瞬间碎裂,无数块碎肉,在一团血雾中落下。
  
  玉辰子……死了。
  
  众人骇然。
  
  小青和小白重新化身成人,有些狼狈的走到叶少阳身边,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叶少阳摸摸他们的脑袋,笑了笑。
  
  对玉辰子之死,他没有一丝怜悯。
  
  身为法师,整天跟鬼妖打交道,见识了太多死亡,人死为大这句话,在他这里并不适用。
  
  如果生前作恶,死了也是咎由自取。
  
  杨宫梓也走了过来。
  
  方才最后一刻化作白气托住打神鞭的,正是这位混沌天魔。
  
  “多谢了。”叶少阳拱了拱手,刚想问她是怎么来的,杨宫梓又化作一道混沌之气,飞快遁走。
  
  那边,凌宇轩总算回过神来,招呼手下弟子收拾玉辰子的残躯。“魂魄呢,魂魄呢!”
  
  凌宇轩运用法术,在附近寻找玉辰子的魂魄,却没有找到。
  
  一个昆仑山弟子抹着眼泪,冲叶少阳吼道:“一定是你们,把我师父打到魂飞魄散了,你们也太狠了吧!”
  
  叶少阳刚要开口,小青抢先说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们只是报仇而已,没必要灭魂,刚我杀他之后,已将他魂魄打入阴司,免得在阳间作乱,现在已经去判官那里销帐了吧。”
  
  小青和小白是阴神,虽然职务不是捉拿游魂,但可以强开阴阳界,将鬼魂迅速打入鬼域,自会有人鬼差前去索拿。
  
  几个昆仑山弟子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只有朝凌宇轩望去。
  
  凌宇轩命人收拾玉辰子的残躯,然后送回昆仑山,办理丧事,自己在地上蹲了一会,站起来,对着众人打了个四方揖,沉声说道:
  
  “叶少阳豢养妖仆,杀害我师父,此事请大家做主。”
  
  叶少阳心中一动,凌宇轩确实聪明,而且冷静,在这个时候还能想到借助各大门派的力量对付自己。
  
  可惜,他的那些小弟慑于两只蛇妖的实力,根本不敢吭声连玉辰子都死在他们手下,这些人深知自己根本不够看。
  
  中立派更不用说,谁也不想趟这浑水,而且不少人都隐隐觉得,玉辰子之死,完全是咎由自取……
  
  凌宇轩见人都不说话,目光落在张无生脸上,“师叔,今日你是主持,难道连你也畏惧茅山,不敢主持公道吗?”
  
  张无生拈须不语,心中十分为难。
  
  “我来主持公道。”这时候又是吴嘉伟跳出来,冲凌宇轩说道:“首先,这两位是妖不假,但度过天劫,受封阴神,并不是邪修的妖精。
  
  其次,他们是正常斗法,玉辰子师叔之前困住他们,也下了杀手,假如不是叶少阳搭救,现在死的就是他们俩。要真是那样,敢问凌师兄,叶少阳又找谁来主持公道?”
  
  吴嘉伟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污,摇摇头,“人死为大,我也不想诋毁玉辰子师叔,但你说叶少阳圈养妖仆……试问,玉辰子师叔外丹里那些精魄,又是怎么一回事?烦请凌师兄给个说法。”
  
  一句话击中要害。
  
  道门天师,羁押鬼魂,炼制外丹,这可比豢养妖仆要严重的多。
  
  凌宇轩脸上阴晴不定,看着吴嘉伟,咬牙说道:“你崂山也是大派,没必要找茅山做靠山吧?”
  
  吴嘉伟冷笑,“凌宇轩,你以为我是你,喜欢拉帮结派?我只是看不惯你颠倒是非而已,你不服可以去崂山找我,随时恭候。不过眼下,还请你解释一下我刚说的问题?”
  
  “好,好,好!”
  
  凌宇轩咬牙说了三个“好”字,沉吟片刻,抬起头,朗声说道:“我师父用鬼魂祭炼外丹,我不知情,他这行为只代表他本人,我昆仑山弟子,一样鄙视这种行为,我回去将如实禀告几位师叔,将其剥夺道籍,逐出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