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四十章 天之道2,茅山捉鬼人第940章 天之道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四十章 天之道2
那些宗师和各门派的第一弟子,还在作法,蓄积阵法之力,将十三凶星阵再度轰开一个缺口。
  
  那些在后面捞不到菜的法师立刻冲上去。
  
  “还是要老祖我出马!”
  
  黄衣道人飘身而上,堵住缺口,几张灵符打出来,几个法师就抗不住,掉入血池,有两个立刻翻身上岸,一个却是没能上来,在一片惨叫声中被骷髅吃了个干净。
  
  “你过去!”孙映娇对叶少阳使了个眼色,蚊语一般说道,“别人都不是对手。”
  
  叶少阳无法,只好抽身退出去,把孙映娇交给小青小白,自己拨开众人,去斗黄衣道人。
  
  黄衣道人见叶少阳来到,也不用别的法器,抽出桃木剑,作法斩来。
  
  叶少阳挥剑抵挡,感觉桃木剑异常沉重,在一股强大的灵力中间,还带有一股妖气,猛然想到之前道风的话:眼前这个道士,真身是一只上古混沌时期的白蝙蝠精……
  
  妖精修道或者修佛,自古以来都是有的,一般都是机缘巧合,听道法或佛法之后开悟,成人形之后,修道或修佛。
  
  虽然困难重重,速度也比人类修炼慢的多,好在妖精寿命长久,修炼个几百年甚至千年,悟性高的,也能与天师比肩,不过这样的妖精因为受佛法或道法影响,一般都是正修,叶少阳还是第一次见到妖精修道,却选择邪修的。
  
  “小子,我之前跟你说的,有关道心修炼,你牢记没有?”黄衣道人一边斗法,一边悠哉悠哉的说道。
  
  叶少阳哼了一声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一个邪修妖精,是怎么样得道的?”
  
  黄衣道人袖子一抖,打出八枚五帝钱,在半空悬停,形成一个“八卦金钱课”,有纯粹的灵力释放出来。
  
  “你看这一招,邪修可以做到?”
  
  叶少阳一剑轰破金钱课,眉头皱起来,挺剑而上。
  
  黄衣道人不慌不忙,左手抬起,涅成一个兰花指,作拈花状,轻轻一弹,打出一道佛光,撞击在叶少阳的七星龙泉剑上,爆发出一道庄严佛音。
  
  “你看这一手,又岂是邪修能够做到的?”
  
  黄衣道人笑笑,“老祖我是以妖之体,道佛双休,老祖我与你有缘分,再教你一句,听好了:修道之人,只需诚于道,不需诚于人。”
  
  只需诚于道,不需诚于人……叶少阳咀嚼这两句话,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什么是善?”黄衣道人问。
  
  叶少阳怔住。
  
  “什么是恶?”
  
  “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叶少阳铿然答道。
  
  黄衣道人摇摇头:“如果世上没有恶,善还是善吗?”
  
  叶少阳心中一震,不由想到,如果没有了恶,大家都行善事,自然稀松平常,也就不算是善事了……只顾思考,一时却忘了进攻。
  
  黄衣道人也不动手,接着说道:“一念心头起,善恶百感生,无善又无恶,道心永不堕。我杀千千万人,救千千万人,心头无善恶之念,自然所行非善非恶,若世人皆恶,以恶为善,恶不也成了善吗?”
  
  叶少阳一个字一个字的品着这番话,明知道不对,却又隐隐觉得,有一定道理。
  
  心中念头飞转,眼前流光闪烁,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内心若干观念集中,互相碰撞,浑身微微颤抖,双眉紧锁,额头上沁出一层汗珠,显得非常的痛苦。
  
  黄衣道人双手合十,念了一道咒语,猛然张开手,一股清纯罡气爆体而出,形成结界,封锁住所有法师的攻击,缓缓走到叶少阳面前,伸出一指,悬停在叶少阳前额,只等他开悟,就立刻点上去。
  
  “你是有慧根的,我今点化与你,修我清静道,以证混元……”
  
  那边树梢上,杨宫梓扯了道风一把,道:“你还不出手!”
  
  “出手干什么?”道风有些吃惊。
  
  “你再不出手,叶少阳可能要入魔了,你不救他,我可不能看他毁掉!”说罢就要飘身前去,被道风一把拉住。
  
  “这算是一次考验,一旦度过,他可能会悟道,道心会更加稳定。”道风神态仍然悠闲,“人总要经历几次考验,才能成长,我当时也是这样。”
  
  杨宫梓听他这么一说,放下心来,喃喃道:“那妖道说的明明不对,我怎么听着又有点道理呢,若是不对,他依靠这番道心,又是怎么修成正果的呢?”
  
  “是白菜好吃,还是肉好吃?”
  
  “什么!”杨宫梓一愣,完全摸不着头绪,见道风冲自己点头,知道他不会随便乱问。道风虽然也有奇葩的一面,但没有叶少阳那么无厘头,于是老实回答:“肉好吃。”
  
  道风一笑:“那我要觉得是白菜好吃,算是错了?”
  
  杨宫梓讷讷道:“个人口味不同,哪有对错之分。”
  
  “那就是了,修道也是如此。天下哪有什么混元大道。”道风提高嗓门,对着叶少阳的方向,缓缓说道,“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道心坚定,万法皆空,存乎一心。修道,其实修的是自己。”
  
  他的话,声声飘入叶少阳耳中,也飘入所有法师耳中,语言虽然浅显,但很多人不明所以,无法领悟。
  
  几大宗师,却是似有所悟,沉吟不语。
  
  “罪过罪过,这思想可怕到极点!”释信无双手合十,摇头说道。
  
  叶少阳额头一道明光闪过,猛然睁开眼睛,冲黄衣道人笑道:“多谢大师点化。”
  
  黄衣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朝他眉心点去。
  
  叶少阳伸出二指,夹住他的手指,缓缓摇头。
  
  “你让我更加坚定了道心,但你的道,却不是我的道,你以邪修证道,是你的信仰,我还是信仰我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有什么资格点化我?”
  
  黄衣道人愣住。
  
  “就算世上没了善,恶还是恶,就算天下人皆恶,以恶为善,我依然坚持自我。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说完二指用力,罡气透射,将黄衣道人震开。
  
  道风脸上露出微笑。
  
  “叶少阳证道了!”杨宫梓的语气,很罕见的透出一丝激动。
  
  陈露则更加兴奋,脱口而出:“小叔子了不起啊!”突然想到道风就在身边,红着脸捂住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