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五十七章 孤独的人,茅山捉鬼人第957章 孤独的人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孤独的人
“放开一个口子,道风也就跑了。诛仙剑失去目标,会四处攻击,我们也拦不住。”张无生为难的解释,“到时候伤及无辜,谁来负责?”
  
  “好,好好!算你狠!”
  
  三法王祭出乾坤转轮,硬扛了诛仙四剑一击,被震得吐血。他的法力与叶少阳差不多,如今来到人间,没有了阴气加成,法力又有减低。这诛仙四剑差点连道风都斩杀,他哪里是对手,只好狼狈鼠窜,不时反击一下。
  
  “怎么办?”释信无问。看到三法王被困,他也有点懵比了。
  
  “绝不能放出来,不然诛仙四剑一旦脱困,见人就杀,谁能挡住!”张无生咬了咬牙,冲三法王喊道:“法王,不然你先擒住道风,用他的血来祭剑,诛仙四剑自会消停。”
  
  “我祭你祖宗!”三法王自身都难保,哪有工夫去对付道风。“老牛鼻子,我算是听懂了,你是故意坑我,你们都坑我!本王饶不了你们!”
  
  本来好好的一场清理门户的战斗,转眼间变成了闹剧,众人都是相当无语。
  
  “法王,我来救驾,请闪开!”阵外传来一声大喊,四宝用仙鹤灵灯轰开结界一角,双手拽住吴晓寻和吴嘉伟的肩膀,用力往外拉。
  
  两人本想反抗,一回头看是四宝。
  
  “别死撑了,法王要是挂了,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四宝压低声音说道。
  
  两人一听,明白过来。
  
  “可是我们要是先起来,怕不好说……”吴晓寻有些犹豫。
  
  “你们没我厉害不就行了吗!”四宝眨眨眼睛,将他们用力往外拉。
  
  “哎呀,你偷袭我,我晕了!”吴晓寻眼角一翻,昏了过去。
  
  “贼和尚!”吴嘉伟也晕了。
  
  四宝把二人拖走,冲身后摆了摆手。
  
  由于突然少了两人,结界合不上,三法王见有缺口,没命逃来。道风收起天风雷火旗,跟叶少阳一起逃出。
  
  诛仙四剑,在后面紧紧追赶,眼看着就要冲出阵法。
  
  “法王我来救你了!”老郭站在挖掘机上,大喊一声,“开炮!”
  
  挖掘机吊臂抬起,将一包大粪,当作炸药包丢了出去,正打在其中一把剑上。包裹炸开,大粪狂喷,飞溅在其余三把剑上。
  
  法器最怕污秽,一沾上大粪,诛仙四剑灵力乍泄,光泽消失,掉落在地上。
  
  其余大粪,如一阵雨下过,淋在附近几个法师头上,顿时哇哇大叫,抓耳挠腮,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吴晓寻和吴嘉伟,因为四宝的缘故,逃过一劫。
  
  “法王你没事吧!”老郭从挖掘机上跳下来,对三法王关切的问道。
  
  “好险好险。”三法王回过神来,拍拍老郭的肩膀,“好人啊!你是哪一派的?”
  
  “茅山外门弟子,小人物,不值一提。”
  
  “不,你这个小人物,比那些大人物做的好多了!”三法王转头望着张无生一干人,冷哼一声,咬牙道,“张无生,我认得你,我认得你……”
  
  张无生被他看的浑身发虚,干笑着,搓着手,一句话也说不出。
  
  虽说人间法师,跟轮回司完全两个系统,不用怕他,但得罪一个阴神,还是个当官的,绝对没有好处。而且人家管的是轮回司,自己将来死了,总要走这一趟,总有犯到他手里的时候。
  
  想到这一层,张无生立刻头皮发麻。
  
  “当”的一声,七星龙泉剑落在自己面前。叶少阳弯腰捡起,望着道风逐渐飘远的身影,心情十分复杂。
  
  一个鬼差跑到三法王面前,“禀告法王,道风跑了,追吗?”
  
  “追个鬼啊!”三法王气的一跺脚,“回去!”
  
  狠狠瞪了张无生一眼,就地破开虚空,带着几个手下,狼狈逃回鬼域。
  
  这真是一次不成功的抓捕行动。
  
  叶少阳把七星龙泉剑收好,转头面对几位脸色发绿的宗师,拱手说道:“今天得罪了,道风也不是我放走的,没我什么事,至干什么法术界第一弟子,我不稀罕,更无所谓,随便你们给谁。”
  
  “道风是我放走的。”老郭拍拍胸脯,“我是为了营救三法王,不得已而为之。”
  
  张无生冷哼一声,“你是要放走三法王,还是要放走道风,你比我们更清楚。”
  
  “所以呢,来打我啊,我会报警的。”
  
  老郭很无所谓,反正自己就是一个外门弟子,没人能把自己怎么样。
  
  叶少阳一行人收拾好东西,会同谢雨晴,直接离开。
  
  叶少阳想起什么,回过头,冲张无生等人拱了拱手,说道:“这孤儿院应该还有一些没杀干净的鬼妖,外面有结界,它们逃不出去,肯定还在这里,麻烦你们搜查清理一下吧,告辞。”
  
  “师父,今天可真悬。”
  
  清晨的山路上,道风和孙映月并肩而行。
  
  孙映月想起之前的经历,仍然是心有余悸。
  
  道风没有做声。
  
  两人一路来到山脚下。两座山中间,有一条小河,河水湍急,奔流之下。
  
  道风停在河边,淡淡说道:“你说,我们能走到对岸吗?”
  
  “师父飞过去就行了啊。”
  
  道风轻轻摇头。“有些障碍,你是飞不过去的。”
  
  孙映月歪着头思索着他的话,表情很可爱。
  
  “对了师父,你之前跟小师叔说起一部电影,是什么电影?”
  
  “你想看吗?”
  
  孙映月眼前一亮,摆手道:“好啊,还没人陪我看过电影。”
  
  “自然有人陪你,我没这福气。”道风笑笑,转过头去。
  
  孙映月也跟着看过去,一道人影顺着山路赶来。
  
  “是那臭小子,朱雀。”孙映月冲他大声喊:“你来干什么!”
  
  岳恒一口气跑到她身边,道:“我认识你,我知道你是谁,但有些事情,我记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
  
  孙映月莞尔一笑,“请我看电影,我就告诉你,还有我师父”
  
  转头一看,道风已经不见了。
  
  岳恒手指对面山峰,一道人影走在最险峻的山路上,头上一块岩石遮住阳光,头顶阳光万丈,他却走在最黑暗的地方,一个人,孤独的默默行走。
  
  “因果循环非天理,有缘从来却无份,造化会元多劫难,空向人间历万春……”
  
  道风低声轻吟,望前方崎岖绝壁,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