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六十六章 邪灵的长发,茅山捉鬼人第966章 邪灵的长发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六十六章 邪灵的长发
等了一会,只见香灰一点点沉下去,附在铜钱上,接着散发出一股黑气,很快将橙黄色透明的香油染成了黑色,发出一股强烈的腥臭味。
  
  叶少阳缓缓点头,道:“她身体里有东西。”
  
  “那怎么办?”小马立刻问道。
  
  如果用法术把那邪物逼出来,恐怕是要损伤王平的尸体,叶少阳想了想,找王平父亲要来一个干净碗,盛满清水,然后掺入红硝粉和雄黄粉,再倒了点法水,掺在一起,然后灌入王平口中。
  
  拿来一个枕头,把她上半身垫起来,让水能顺利流到胃里,接着把一张黄裱纸弄湿,贴在王平脸上,把一只碗倒扣在嘴巴上。
  
  然后在一旁等待。
  
  “这是在干什么?”小马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忍不住问道。
  
  他刚开口,只见王平的喉咙突然动了一下,发出奇怪的声音。
  
  众亲戚呼啦一下向后退去,神情悚然,只有王平的父母和小马凑得更近,十分激动。
  
  “她要活过来了吗?”小马激动万分。
  
  “人死了怎么能活。”叶少阳回答道。
  
  刚说完,王平的双眼猛然睁开,眼中布满了血丝,样子极为骇然。
  
  王平父母和小马三人顿时激动的不行,但知道叶少阳在做法,不敢上前。
  
  只见王平上半身抽动的越来越厉害,仿佛咳嗽一般,最后用力一声“咳嗽”,身体软软的躺下去,再也不动了。
  
  叶少阳拿出朱砂笔,在碗底画了一道符,然后把碗拿起来,连同黄裱纸一起带了起来。
  
  众人一窝蜂围上来,朝王平脸上看去,只见嘴巴张的老大,两只眼睛圆圆瞪着,一动不动。
  
  “情况在这里呢。”叶少阳把碗口调转过来,众人看去,顿时惊叫起来:
  
  碗底有一大团黑头发,像水里的海藻一样蠕动着,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从她身体里吸出来的东西。”
  
  叶少阳点燃一张灵符,扔进去之后,蓝色火焰腾地一下烧起来,头发卷曲萎缩,碗里突然发出一声类似孩子的哭叫声。
  
  头发眼看着被烧干净,化作一滩污血,浓浓的黏在碗底。
  
  叶少阳让王平的父母把亲戚都遣散出去,只留了他们夫妻和小马在场,把那只碗交给老郭。
  
  老郭会意,从包里拿出一块红绸,把碗包起来,先放进包里收好,打算回去找地方埋起来。
  
  “王平是被一种水里的精怪杀死的,也就是邪灵。”
  
  叶少阳解释道,“刚那团头发,就是邪灵,大概是一种污秽怨气所化,只能在水里生存,想要借助她的身体完成一次进阶,来到地面上……”
  
  小马才不管这邪灵什么来头,望着王平的尸体,失望的说道:“这么说王平没有活过来。”
  
  叶少阳叹了口气说道:“她已经死了,死人怎么能活过来。我刚才只是做法把这邪灵诛杀,免得它继续害人。”
  
  小马一把抓住他的手,不住摇头,声泪俱下。
  
  “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是天师啊,你只要把她的魂魄寻来,送回她身体里不就行了!”
  
  叶少阳缓缓摇头,“哪有这么简单!人的寿命是注定的,死了就死了,我就算是法师,也不能把一个鬼魂从阴司带回来,死鬼还阳,这是强逆天理循环,我就算有十万年阴德也不够扣的,到时候她还没活,我就先死了!”
  
  小马怔住,眼中现出绝望,猛然间想到什么,一把揪住叶少阳的领子,道:“不对,你有办法的!有一次雨晴死了,你就是去找到她的魂魄,把她送回身体,然后复活的!”
  
  “那是她命不该死,寿限未到!”
  
  “你怎么知道王平寿限已到,没准她寿限也没到呢,你试试啊。”
  
  叶少阳无语,世上哪有这么多寿限没到惨遭横死的,而且王平死了至少有大半天了,魂魄百分百已进入阴司。
  
  就算她是横死、命不该绝,死亡已成事实,阴司也会让她轮回或者住在枉死城中,等待阴司捉拿凶手,前去对证因果。
  
  “我先招魂问一下吧。”
  
  叶少阳把背包打开,让老郭帮忙,很快布置成一个法坛,让王平父母拿来一件王平生前穿过的衣服,摆在引魂圈内。
  
  然后把门窗关好,窗帘拉紧,点好香烛。
  
  将王平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在灵符上,烧掉,叶少阳开始作法招魂。
  
  “日落沙明,天地倒开,茅山神法,阴阳交泰,四方鬼神,奉吾敕令,所拘冤魂,即刻放行!太上三清急急如律令!王平,三魂七魄归吾坛,速来报道!”
  
  有阴风平地而起,从引魂圈中掠过。
  
  小马和王平父母眼巴巴看着,紧张的汗水都快掉下来,然而一直等到阴风消失,王平的魂魄也没出现。
  
  “三魂七魄归吾坛,王平!王平!王平!”
  
  叶少阳双手交握,托住手臂,少阳一只脚用力跺向地面,每跺一下,就喊一声王平的名字,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反应。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招呼老郭把东西收起来,对小马和王平父母摇了摇头。“对不起,没用了,王平回不来了。”
  
  王平父母心中刚刚升起来的一念希望彻底破碎,相拥在一起,大声嚎哭起来。
  
  小马上前抓住叶少阳的手,质问道:“怎么回事,平平的魂魄呢?”
  
  “没召来魂魄。”叶少阳也有些失落,“肯定是已经去轮回了,不然有她准确的生辰八字,我没有道理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小马一屁股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老郭收拾法器。
  
  “节哀。”老郭劝道,也叹了口气。
  
  小马突然爬起来,道:“有没有别的可能,没准她的魂魄距离比较远什么的呢?”
  
  “除非她魂魄在荫水河北岸,只要是南岸的阴司范围内,我没有理由察觉不到。”
  
  “那没准呢?”
  
  叶少阳看着他,大声说道:“你死心吧,王平已经死了,死了!人死了是不能复活的!”
  
  “我不死心!”小马比他叫得还大声,“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我不想让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