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六十九章 羞涩的萧郎君,茅山捉鬼人第969章 羞涩的萧郎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羞涩的萧郎君
叶少阳叹了口气,道:“三伯,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回的,一朝走尽鬼门关,就与前世没有瓜葛了,三婶那边,我会让我二叔多照应点,你一生行好,来世必有福报,你安心去吧。”
  
  三伯叹了口气,点点头,无奈的跟着鬼差离去。
  
  叶少阳望着他的背影,暗暗叹息。
  
  一路飞行了有二十分钟,听见前面一阵哭声和叹息声,抬头看去,尽头处一座白玉拱桥,旁边有一个是石台。
  
  所有亡魂走到那里,都被呵斥站住,然后轮流上去站一会,朝远处张望一番。
  
  这便是望乡台了。人生尽头,看故乡最后一眼,没有人不叹息流泪,然后在鬼差的催促下,走到奈何桥边,但并不上桥。
  
  桥边有一道石阶小路,中间也有一个牌坊,上面写着“幽冥道”三字,有两排鬼差把守。
  
  这些新到地府的亡魂,都会被先送到枉死城住下,然后等崔府君看过生死簿,安排投胎轮回,或是下地狱,或是去当鬼役。等鬼魂投胎之前,才要来喝一碗孟婆汤,忘掉前世。
  
  叶少阳三人也跟着众多亡魂一起,走上幽冥道,一路把天师牌拿在手中,也没有鬼差阻拦。一路走下去,远处出现一座城池。
  
  三人绕过城墙,来到正门外,高大的门楼,彰显着森严气度,上书“酆都城”三个大字,边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一行大字,橙子是第一次见到,小声朗读道:
  
  “无为大道,天知人情;无为窈冥,鬼见人形,心言意语,鬼闻人声,犯禁满盈,地收人魂……老大,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走吧。”
  
  叶少阳一心惦记正事,带他们来到城门下。与上一回下来、没人把守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城门两边各自站着一排三个鬼差,对每一个进城的都要检查鬼牌。
  
  叶少阳走过去,把天师牌奉上,一个鬼差检查后望着老郭和橙子,道:“这二人呢?”
  
  “他俩是随我一起办事的。”叶少阳拱了拱手,“请差爷行个方便。”
  
  老郭立刻上前,撒出厚厚一把纸钱,笑道:“杨老三,别来无恙。”
  
  “原来是郭道长。”那鬼差点点头,做了个放行的手势。
  
  三人进城之后,那名鬼差摊开双手,衣袖飞舞,平地生出一股阴风,将地上散落的纸钱都吸到手中,然后分给几个同伴。几个鬼差都喜滋滋的。
  
  酆都城中,宫殿林立,像是进了故宫一般。
  
  所有鬼差、亡魂进城之后,都顺着城墙往右边走,叶少阳却选择了左边那条路。
  
  “右边是往枉死城去,我们去天子殿。”面对橙子的询问,叶少阳解释道,“天子殿就是判官府。”
  
  绕过两座有鬼差把守的宫门,来到一座飞檐翘角的宫殿前,门前有十几层台阶,有两名身穿白衣的鬼差把守。
  
  叶少阳上去之后,不等对方发问,先亮出天师牌,求见萧逸云。
  
  “萧郎君现在府中,等天师进大堂稍等。”
  
  一个鬼差前去通报,另一个引他们进入大堂,在一张红木方桌前坐下。
  
  橙子环顾四周,见这大堂的摆设很是简单,靠内侧墙上挂着一幅画卷,画着一群鬼魂走在奈何桥上的景象,两边挂着一幅对联,写着:
  
  善报恶报迟报祈报终须有报,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为不知。
  
  “老大,这是……”
  
  叶少阳瞪了她一眼,低声道:“在天子殿中可不能乱说话。”
  
  橙子有点不满,道:“就这么干等着吗,连茶都不给喝一口。”
  
  老郭笑道:“鬼茶可不能乱喝。”
  
  等了没一会,一道白影转过屏风,一身白衣,丰神俊逸,正是萧逸云,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看上去很像古时候附庸风雅的书生。
  
  见到叶少阳,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走上前来,突然想起什么,让一旁的鬼差离去,这才亲热的拍了拍叶少阳的肩膀:“你小子怎么想起到这里来!”
  
  “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萧逸云冷笑,“哼哼,看我?你小子可没这么好心。”
  
  叶少阳吐了吐舌头:“实际上是有事。”
  
  “判官哥哥,你挺帅的啊。”
  
  橙子盯着萧逸云,两眼放光。
  
  萧逸云一愣,“这是谁?”
  
  “我是老大的妖仆,我叫橙子,是一个鲛人。”
  
  “橙子啊。”萧逸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笑道:“我可不是判官,只是判官一随从而已。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橙子刚要开口,叶少阳抢在前面说道:“别说没用的,我还有正事!”
  
  萧逸云有些不快,皱眉道:“什么正事!”
  
  叶少阳把来这里的目的讲了一遍。萧逸云一听,合上折扇,点着他说道:“就这一点私事,你也赶来求见崔府君,你不知道府君每天有多忙!”
  
  “我知道事情不好办,”叶少阳耸耸肩,“这不是有你吗?”
  
  萧逸云连连摇头,“没戏没戏,为你这点小事,我要是去求府君,也是一通骂。”
  
  “三十刀上好黄纸。”
  
  “一百刀都没用!这不是钱的事。”
  
  萧逸云义正言辞,慷慨激昂:“你身为天师,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事坏了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每个法师都像你这样,求看生死簿,那阴司岂不是乱了套了?”
  
  叶少阳无语。
  
  “帅哥哥,你就通融一次嘛。”橙子走上去,挽着他的胳膊,轻轻摇动,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萧逸云在阴司几百年,平时接触的都是幽鬼亡魂,出于职责,就算是美女也绝不敢亲近,哪里经历过这阵势,顿时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全身僵硬,张口结舌,一句话说不出。
  
  “姑娘,喂,我说……”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橙子说着咬紧下唇,眼睛泛红。
  
  “喂喂,别哭别哭,我答应就是了,试试看,嗯……能不能成功我不保证。”
  
  叶少阳与老郭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极力忍住笑,这萧逸云看着酷酷的,对妹子的免疫力居然这么差。
  
  “帅哥哥真好。”橙子开心的笑起来,上去抱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