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九百七十三章 了却因果2,茅山捉鬼人第973章 了却因果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七十三章 了却因果2
“这事……我可帮不上忙。”萧逸云连连摆手,天子殿和阎王殿虽然都属于“公检法”,但却不是一个系统,就算是崔府君也不能干涉阎罗王拿人,更不要说他了。
  
  叶少阳回头对他们说道:“没事,我去走一趟,你们先溜达溜达,一会在这等我就行。”
  
  因果早晚是要了结的,晚来不如早来,省的心里一直惦记。
  
  说罢冲黑白无常点点头。“劳驾八爷九爷。”
  
  两人在前面引路,叶少阳紧随其后,又进入酆都城,一路走过,所有鬼魂都避让在一旁。
  
  叶少阳想起白无常曾教自己兜转八卦鞭,也算自己半个老师,想找他探探口风,但一想那件事是机密,不好明着开口,还是算了。
  
  不一会来到阎罗殿,叶少阳心中有事,也没细看,一路来到大堂上。
  
  堂上一个人没有,黑白无常也没有停留的意思,叶少阳也不敢问,跟着他们前往后堂去,心中纳闷,阎王断案不都是在大殿吗,去后堂干什么?
  
  “进去吧。”白无常朝一扇门帘怒了努嘴,叶少阳不好多问,掀开门帘进去。
  
  一间小房间里,一个书生打扮、留着八字胡的人转过身来,看上去五十来岁,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叶少阳拱了拱手,“叶天师。”
  
  “李师爷。”叶少阳急忙拱手,对眼前这位,叶少阳还是认识的。
  
  此人是阎罗殿的师爷,也是掌管阴德录的人,生前鼎鼎有名,乃是秦国宰相李斯,写的一手好字,打的一手好算盘,所以死后受封阴神,做了阎罗殿的师爷。
  
  叶少阳没来过阎罗殿,但是见过李斯,算过阴德,不过下山之后还没有来过。
  
  “叶天师下山之后,一路斩妖除魔,辛苦辛苦。”
  
  叶少阳也客套几句。“不是阎罗王找我来对证因果吗,怎么……”
  
  李斯嘿嘿一笑,从袖子里取出阴德录,摊开到某一页,又拿出一副算盘,坐下一边打,一边在阴德录上记录:
  
  “清除阴巢,度化厉鬼冯心雨,尸王邪灵及一干厉鬼,得阴德一万年。”
  
  “收服十二年蝉,又名七姑,与叛逃鬼差一名,得阴德五千年。”
  
  “斩杀修罗鬼母,得阴德一万年,杀上古邪灵,虽事后逃脱,阴德只得一半,乃四千年……”
  
  李斯历数叶少阳下山后所处理的每一宗灵异事件,堆算阴德,叶少阳在一旁默默听着。
  
  “一共是十万零三千八百年。叶天师,可有遗漏?”
  
  “就这么多吧,”叶少阳耸耸肩。自己下山之后处理过那么多事件,除开那些厉鬼大妖,那些小兵喽啰不知道清理过多少,哪里记得清楚。
  
  李斯冲他笑笑,“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好。”
  
  接着又打起算盘,口中念道:“私留鬼魂,配对人类,减阴德一万年……”
  
  叶少阳一愣,猛然想起这件事,那可是自己还在大学的时候,成全了一对人鬼鸳鸯,没想到阴司知道的这么清楚。
  
  “不听阴神劝阻,斩杀建文帝朱允文,造成一些公案无法对证,减阴德三万年……”
  
  算盘一打,接着道:“纵容鬼仆杀死天师玉辰子,减阴德两万年。定计让鬼仆杀死天师凌宇轩,减阴德……四万年……”
  
  叶少阳一听呆住,“怎么杀玉辰子跟杀凌宇轩,差别这么大?”
  
  李斯摸了摸八字胡,“叶天师心知肚明吧。”
  
  叶少阳不敢分辨,毕竟杀玉辰子,最后是小青小白主动动手,凌宇轩,却是自己有意让他们出手……阴司律法,果然疏而不漏,连念头原罪都算进去了。
  
  心中算了一下,无奈说道,“你这三扣两不扣,合着我下山到现在,基本白干了。”
  
  李斯笑道:“那有什么办法,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扣阴德扣的这么凶的人间天师,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还没完呢。”
  
  李斯咳了两声,从袖子里拿出一副黄色卷轴,看上去像是古代的圣旨,打开来念道:
  
  “叶少阳累犯律法,尤其是扑杀凌宇轩,细节已查明,只为争强斗狠,影响恶劣,拟上报三清,革去天师牌位……但天劫降至,正是用人之际,故先留用。”
  
  后面还有一段恩威并施的话。总体来说就是吓唬人,类似人间一些单位的记大过,倒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惩罚。
  
  “服吗?”李斯眯着眼问道。
  
  “就这么着吧。”叶少阳耸了耸肩。
  
  “你还不服,对于下那位被你了结的天师,你就偷着乐吧,凌宇轩因为残害同门,强拘人魂等罪,已被打入畜生道投胎。”
  
  “这么严重!”叶少阳倒真的吃了一惊,仔细一想,就知道所知,凌宇轩也没干什么实际的坏事啊。
  
  “一念心生,他心术不正,原罪累累,也是咎由自取。”
  
  叶少阳缓缓点头,道:“小青小白怎么处理的?”
  
  “青、白二位提辖使,在人间行凶,也是大罪,但事出有因,罪减一等,本来因革职查办,念在最近用人之际,仍居原位,戴罪立功。”
  
  叶少阳听完,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这也就是人间的“开除留用”,算是最轻的惩罚了。自己本来还想走走后门,看来是不需要了。
  
  李斯冲着叶少阳嘿嘿一笑,袖子一甩,“阴德已算清楚,叶天师要是没意见,可以走了。”
  
  这就走了?叶少阳有点不解,派黑白无常把自己找来,就这么简单没事了?
  
  叶少阳直觉感到,这里头绝对有问题!
  
  但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自己也不好多问,毕竟是占了那么大的便宜,当下行礼告辞。
  
  李斯送他出来,将要离开大堂时,李斯拍拍他的肩膀,道:“叶天师,太阴山进犯阴司边界,双方已然开战,你也是听说的了?”
  
  叶少阳心中一紧,知道这看似漫不经心的谈话,才是今天叫自己来的真正目的,随口“哦”了一声,点点头。
  
  “阴司不惧怕太阴山,但是周边黑暗势力太多,甚至人间也有势力蠢蠢欲动,希望叶天师也能尽一份力,戴罪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