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1027章 巫师的家,茅山捉鬼人第1027章 巫师的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1027章 巫师的家
妇女开着一辆小车,行驶在街道上,一边开车,一边跟叶少阳聊着,询问他的来历。叶少阳随口敷衍,好在妇女也没有多问。
  
  叶少阳打量着车窗外的街景。
  
  跟中国所有的四线小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街上穿民族服侍的人略多一点。
  
  “这是你儿子吗?”妇女从后视镜里看了瓜瓜一眼,问道。
  
  “我弟弟。”叶少阳随口说道。
  
  “真好,出来旅游还带着弟弟。”
  
  妇女把他们当成了来旅游的。
  
  汽车开过闹市,很快进入山区,上了一条盘山公路。公路边就是几百米高的悬崖,也没有防护栏什么的,还好路灯倒是有。
  
  妇女一边开车一边闲聊,毫不在意,每次遇到急转弯,叶少阳都有一种车要开下悬崖的感觉,很想提醒她慢点,但又不好意思,只能暗中握紧拳头,手心里全是汗。
  
  自己再是什么天师、地仙,毕竟不会飞天遁地,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也只有一个字:死。
  
  好在妇女看似漫不经心,但驾驶技术很好,一路有惊无险,下到山底。
  
  在群山中间,有一座县城,灯火通明,叶少阳从山上俯瞰下去,借着灯光,看到一片楼房和平房,有些造型奇怪,但天色太晚,也看不真切。
  
  妇女把车开到一座带院子的民房前,门廊下亮着一盏灯。
  
  叶少阳抬头看去,乍一看跟汉人的传统民房差不多,只是更为精致,门楼飞檐翘角,修的像一座牌坊,大门两边,修了两个香炉一样的东西,里面有一些香灰。
  
  妇女见叶少阳看的出神,笑道:“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逢年过节,红白喜事,都要在门外点两炷香。”
  
  进入堂屋,叶少阳一眼看到位于对面供桌上的一副神龛,供的不是神,而是一个木制的牌位,上面写着先祖某某。
  
  叶少阳突然想到,曾听说过,苗族人一般不供奉神仙,也不信三教,家里一般供奉自己先人。
  
  妇女热情招待叶少阳和瓜瓜坐下,调了两碗油茶汤,请他们喝。
  
  叶少阳没喝过这玩意,第一次尝,味道还可以。
  
  “小伢子你怎么不喝?尝尝。”妇女好奇的看着瓜瓜。
  
  之前见面比较仓促,叶少阳忘了把瓜瓜收起来,现在也没理由收他,只能继续扮演兄弟。
  
  瓜瓜虽然有鬼身,能吃喝人间的东西,但毕竟不喜欢,跟一般的鬼妖尸灵一样,喜欢元宝蜡烛香。
  
  “我是小孩,不喜欢吃大人的东西,对不起阿姨。”
  
  妇女一想也是,见他这么有礼貌,心中喜欢,去冰箱拿了个巧克力卷筒给他吃。
  
  要是再说自己不喜欢吃冰激凌,就太不像话了,盛情难却,瓜瓜只好装作喜欢的舔了几口,味同嚼蜡。
  
  “阿姨,我能去院子里转转吗?”
  
  得到许可之后,瓜瓜飞快的跑进院子,转到后院,把冰激凌扔掉,在后院转悠起来,到了牛棚里,随手捡起一根棍子,给老黄牛挠痒痒。
  
  牛眼泪能见到鬼,老黄牛看出它的十二年蝉真身,吓的瘫软在地上。
  
  瓜瓜刚要退出牛棚,突然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从头顶上方窜下来,急忙抬头看去。
  
  牛棚是木材搭建的,像过去的瓦房一样,有一个尖顶,中间一道大梁横过。
  
  在一片漆黑中,瓜瓜看到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在望着自己,定睛看去,在大梁上,趴着一个浑身长满绿毛的东西。
  
  它似乎察觉到了瓜瓜身上的鬼气,嘴巴长大,吐出的气息在面前化作一张狰狞的脸。
  
  猛然间,它站起来,浑身绿毛直立,对瓜瓜做出攻击的姿态。
  
  在看清楚它是什么之后,瓜瓜揉了揉鼻子,笑道:“小伙子别这么暴躁,淡定,淡定一点。”
  
  那绿毛动物瞬间扑下来,两个爪子凌空抹出两道寒光。
  
  瓜瓜无奈摇了摇头。
  
  叶少阳并不知道后院发生了什么,与妇女闲聊着,得知她孩子在外地上学,丈夫一边打工一边陪读,她自己在家里务农。
  
  “清雨搭了一辆车赶来,估计十几分钟就到。”妇女挂上电话,解释起来,慕清雨住在离这县城几十里的小镇上,车在半路坏了,只好搭乘进城的车辆过来。
  
  叶少阳道了谢,盯着妇女的眼睛,说道:“阿姨,冒昧问一句,你的左眼怎么回事?”
  
  妇女左眼的眼角处,有一层白膜一样的东西,盖住四分之一眼球,鼓鼓的,有点像是角膜炎,因为没有爬到眼球上,所以不影响看东西。
  
  叶少阳之前就发现这一情况,生怕唐突,一直没问,现在实在有点忍不住。
  
  “我也不知道呢,我前几个月去成都看完儿子和老公,呆了一阵子,回来就起了这个,不疼不痒,就是一直长,去医院也看不出啥。
  
  因为是眼睛,我也不敢乱治,打算等这一季庄稼收了,去省城大医院看看。”
  
  提起这个,妇女立刻表现出担忧,“虽然不疼不痒,但我有点担心长到眼珠子上,眼睛会不好使。”
  
  “这是白眼翳,会一直生长,一旦遮住眼球,后果也很严重。”
  
  妇女本以为他是好奇才问,一听他叫出名字,眼睛立刻放出光。
  
  “你是大夫?”
  
  叶少阳犹豫了一下,如果不说实话,她怕是不放心让自己治,于是说道:
  
  “我是一个道士,这白眼翳不是病,而是你长期住在阴气重的地方,冲撞煞气,在你眼里形成了一个……一个小玩意吧,不是什么大问题。”
  
  妇女愣了一会,一拍大腿:“对啊,我在老公干活的工地上住过几天,听说那里以前是个乱坟岗子,我经常晚上一个人去外头上厕所,感觉身上寒寒的……”
  
  湘西苗人本来就笃信鬼神,再加上叶少阳一语道出结症,妇女对他也是放心,请他立刻动手治疗。
  
  叶少阳问她家里养鸡没有,要来一个最新鲜的鸡蛋,打在碗里,撇去蛋黄,到灶下刮了一点锅底灰是,加在里面,搅拌均匀。
  
  然后让她进屋躺下,画了一道驱邪符,贴在她有问题的那只眼睛上,小心的在灵符背面抹上调配好的法药。
  
  “眼皮有点热……”妇女说道。
  
  “正常的,在拔煞,一会就好。”
  
  灵符上的法药好像被什么东西烘烤着,蛋清一点点凝固。等到没有一丝水分,叶少阳把灵符揭下来,道:“行了,你自己看看。”
  
  妇女看了一眼灵符贴在眼睛上的那一面,浑身一颤,捂着嘴,差点没吐出来。
  
  (三更已毕,因为要考虑进展,这一章发的晚了点,抱歉,请踊跃参与书评区活动,有很多礼品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