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1031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1,茅山捉鬼人第1031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1031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1
使一定范围内的风水变泽为旱,也是有可能。
  
  这在风水术中的学名,叫“移山填海”,需要在风水方面有极强的造诣,在古代几乎就是国师级别的水平。
  
  叶少阳相信,以自己半吊子的风水造诣肯定不行,老郭也不行。
  
  那么问题来了,据自己的了解,苗疆巫师并不怎么懂风水术,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风水大师存在?
  
  猛然间,叶少阳想到一种可能:那块镇海貔貅,镇压的并不是山水,而是别的东西……
  
  越野车的性能很好,一路上经过好几处积水深的地方,都安全度过。
  
  汽车在山间穿梭,最终停在一处山间平地上。
  
  慕清雨家所在的小镇,就在这个地方。
  
  这里是半山腰,地势很高,尤其是中间地段,没有直面山洪的危险。
  
  汽车从镇上经过,叶少阳注意到,沿街的建筑与一般地方没什么区别,超市、医院、学校、移动大厅等等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个小镇,管着十几个村子,有几个村子已经搬到镇上来。”
  
  慕清雨指了指对面的远山,叶少阳定睛看去,山上依山而建着很多房舍,是传说中的吊脚竹楼。
  
  “这些都是熟苗,不过相对不够开化,再往山里去,就是生苗的村子了,他们住在山里,跟外面接触不多,虽然名义上属于镇政府管辖,但一般都是自治,有各自的族长。”
  
  “地方自治,我懂。”
  
  由于下雨的缘故,路上行人稀少,有一些匆匆过路的人,不打伞,穿蓑衣戴斗笠,一看就是少数民族。
  
  汽车开到住宅区,停在一栋两层小楼前。
  
  这里就是慕清雨的家,外面看去,跟一般苗族建筑没什么区别,但进到院子一看,叶少阳有点吃惊:
  
  院子里种满了花,大部分是花盆,靠墙还摆着一些原木掏成的凹槽,里面有土,种着花,看上去很有意思。
  
  院子一角还搭着一个棚架,上面爬满了藤蔓植物。
  
  这些红红绿绿的植物,将院子装点的像是丽江的客栈几年前叶少阳跟青云子去过一次丽江,对那里的客栈印象深刻。
  
  “是不是很吃惊?”慕清雨拉他来到屋檐下避雨,脸上洋溢着自豪。“这全是我一个人种的,第一次进来的人,都会很惊讶。”
  
  “好看,太好看了。你们……苗人家里都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这不是苗人的风格。”慕清雨笑道,“我,有一半汉族血统。”
  
  如她所说,房间里的装修和摆设,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汉人家庭,没有一点苗人的特色。
  
  这一点,实在令叶少阳吃惊,要说现在年轻人被汉化严重,丢了一些民族传统,还情有可原,但慕清雨兄妹毕竟是巫师,按说不该这样啊。
  
  慕清雨沏了一壶普洱茶,跟叶少阳聊起来。
  
  “我妈妈是汉人。”面对叶少阳的询问,慕清雨解释道,“她是杭州人,江南女子,我父亲在我们很小时候就去世了,是我妈妈把我们带大的。
  
  她是汉人,不喜欢也不懂什么苗族文化,我们从小受她的影响,接受的也是汉族教育,而且我妈妈很古典,这方面我受他影响。”
  
  慕清雨指着自己身上的古风素裙,笑了笑。
  
  叶少阳恍然大悟,想到他们兄妹的名字,清风清雨,活脱脱就是汉族古典人名,而且很有江南的感觉,看来也是他们母亲给取的了。
  
  “那你们又是从哪学的巫术呢?”叶少阳感到这件事似乎很矛盾。
  
  慕清雨喝了一口茶,把瓜瓜搂在怀里,揉着他的脸蛋,说道:
  
  “我们这个小镇,叫‘北族十八寨’,从前有十八个苗寨,都是一个大族。我父亲生前是族里的大祭司,也就是巫师中最厉害的一个,地位很高,仅次于族长。
  
  他在我母亲生下我的那一年,去对付一宗灵异事件,死掉了。我母亲一直没有改嫁,自己照顾我们。
  
  因为我父亲特殊的地位,我们家不用做任何事,由村民供养,但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哥哥继承父亲,学习巫术,长大之后继承大祭司的职位,现在,他做到了。”
  
  慕清雨耸了耸肩,“虽然是现代社会,但苗寨还是有一些传统的,像大部分老者,生病是不去医院的,只看巫医。所以我哥平时做的最多的,就是给这些人看病。
  
  我妈不喜欢巫术,但也不得不让我哥哥学习,我父亲有很多巫术的遗物,还有书籍,可以自学。
  
  我妈也是没办法,你想,一个汉人家庭在苗寨里,有多扎眼,而且她还是寡居,所以她只能答应。”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种无奈,自己完全可以想像的到。
  
  慕清雨起身进屋,拿来一个相框,放在茶几上。“这就是我妈,漂亮吧?”
  
  照片上的人有三十多岁,打扮的很朴素,但还是掩饰不住美丽的容颜。
  
  叶少阳本来想随口恭维几句,但是看到相片上的人,忍不住真心称赞起来。“超级美女!”
  
  慕清雨捂嘴一笑,随口摇摇头,叹道:“可惜她一直体弱多病,我十三岁那年,她就去世了。
  
  我爷爷奶奶什么的,死的更早,我爸是单传,没有兄弟姐妹,所以这几年,都是我跟哥哥自己在这里生活。”
  
  言语之中,有些寥落。
  
  叶少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了,你跟芮姐姐,是什么关系?”慕清雨突然问道。
  
  “那是我嫂子。”瓜瓜一句话,让慕清雨当场怔住。
  
  “别听他胡说。”叶少阳狠狠瞪了瓜瓜一眼,“朋友,也是战友,我们都是法师。”
  
  他不敢乱说,免得慕清雨回头告诉芮冷玉,被她怪罪。而且自己内心对芮冷玉的情愫,也不好对别人提起。
  
  慕清雨吃吃笑道:“我就知道,芮姐姐不可能看得上你,不是说你不好,是芮姐姐太优秀,她眼光一定很高。”
  
  叶少阳无语,自尊心再度遭受暴击。
  
  这小丫头,哪里都好,就是说话太不中听。